SCP-2680

欢迎来到SCiPNET直接访问终端。请输入指令

ssh pcs.noitadnuof|iaseda#pcs.noitadnuof|iaseda Bh4raDvaja!anG!rasa?barh.45patya

用户名:Arvind Desai
职位:主管,Site-42
权限接受。请输入指令

访问2680 -r -m 4

显示SCP-2680,仅限重大修订,权限4级

项目编号:SCP-2680

项目等级:Keter Euclid

收容协议:一名感染者被隔离在Site-75的拘留间48中,全天由守卫看守,留有一个送入每日三次食物的槽。守卫人员应尽一切可能避免与之发生物理接触,若其尝试逃脱应做好射杀并焚烧其尸体的准备。所有人员若要与SCP-2680或SCP-2680-1接触必须穿着完好的一体化蜡棉雨衣和Hurd防毒面具;被SCP-2680-1的体液及爆炸污染的衣物必须焚化处置。

 应使用长距离武器应对感染者,其尸体将被火化,严禁近距离与其发生搏斗,不得尝试物理接触感染者。收容工作的关键部分是对感染人员及遭SCP-2680瘟疫大面积扩散的社群进行定位和摧毁,调查队I-3(“瘟疫医生”)已被指派该任务,佩戴的攻击装备包括0.56口径科尔特1855旋转式卡宾枪,1英尺口径1861格林机枪、硝化炸药及炸药爆破武器。

 若社群超出四分之一的成员被感染,必须对其全体居民进行隔离,爆破摧毁该社群,安乐死一切幸存者并按照上述要求处置尸体。

Nota Bene 16/07/1900:

调查队K-3(“禁酒者”)已开始推进在美国大陆地区所有商业酒品贸易中每蒲式耳加入1茶匙的Jenner配方,在SCP-2680频繁复发的地区比率则提升一倍;因美国部分推行禁酒或其他禁欲主义地区的居民不饮酒、不接种,应将Jenner配方以每瓶3滴的比率混入天花疫苗内,以激进疫苗宣传活动加以推广,此行动由调查队K-4(“巫医”)监督。

Jenner配方对SCP-2680的治疗效果须每三月监控一次,若其疗效减退,须开发新药物并依照文件2680-1的协议展开接种工作。

正在对SCP-2680及GoI #001 (“芝加哥鬼灵”)间的关联展开调查。

Nota Bene 08/09/1906
Jenner配方已在美国的居民和城市市民间普遍流传,不再需要继续在美国对其进行传播,监督者指挥部宣布暂停生产,并将SCP-2680收容的资源和工作重心转向追踪、消灭剩余感染者,由调查队I-3负责监督。

smallpox.jpg

第一例SCP-2680-1,拍摄于死亡前

描述:SCP-2680是一种类似天花的病毒性疾病,有包括不规则脓疮、红肿半点、精神萎靡、谵妄等类似症状,但有三个关键不同:第一,对SCP-2680没有已知的治疗方法,任何预防接种都不能避免感染此异常疾病;第二,不规则脓疮不仅出现在病人的体表,也会出现在肺脏、肠道等体内空腔中。第三,脓疮中含有的混合物不仅为脓液,还有酒精,可供人类食用。接触此种液体是SCP-2680人际传播的主要途径;有理论认为病原体也可通过空气传播,仅有三分之一的感染者感染了疾病,其余则是普通的天花。

SCP-2680产生的脓疮不会慢慢消退,而是持续肿胀液体直至爆裂,将液体喷洒到其周围3米范围内;为促进此过程,病人被观察到会强迫性地啃咬患处直至其破裂,并吞吃部分液体作为奖励。p病人没有意愿停下自己啃食自己的举动,报告称是出于自己的意愿如此做,且一般描述称这是应对病痛的慰藉方式。

SCP-2680的致死率高于百分之九十,但感染者至少要在30到50天后才会死亡,一般的天花病人则是在10到16天内就会死亡。死因为体内外所有脓疮和患处同时爆裂,使其身体爆炸性撕裂。

首次接触
本文件抄录自Eustace Bagge(I-3队长)的遭遇后报告总结,进行于他的队伍遭遇SCP-2680的两周后

当然我们有听说传言;无法接种疫苗的天花,让七窍流啤酒,让人像胀破的气球一样炸开。我们是基金会;我们经常听说这种传言,诸如让人变成食尸鬼的鼠疫、让人融化在水里的霍乱等等。当然我们也调查了,更理所当然地是平均下来,每二十条传言才有一则是真异常。所以,就像那所谓的霍乱鼠疫,我们原以为这也只是一些闭塞农民在乱传恐慌而已。

当然我们也对异常做了准备;我们进行了接种预防;带上了Hurd面罩穿上了一体化雨衣和兜帽,这些厚重憋气的衣服,保护你的同时又像是要憋死你。我们武装到牙齿。所以我们就在七月中遭遇了这该死的瘟疫,在密苏里中部的某个闭塞小村里。我们抵达时快到日中,又饿又累,驮着行李汗流如猪。但正是日中整座村子却是荒废了,一堆破败的房屋棚户,没有人影。我们连着敲了一座旅店的门整整十五分钟,终于有人开门了。

我们花了一个小时解释为何到来,然后又一个小时劝他们相信我们。我们问镇上的医生呢?死了。旅店老板说,像个灌水的气球一样炸了。尸体呢?当然是烧掉了。其他病人呢?有个女孩,隔离在诊所。她的家人已经跑了。我们又问,肯定还有别人吧?他们都跟着自家房子化为青烟了。

我们走进诊所-剩下的废墟,那就是个空壳子,被烧到只剩地基了。还有地下室,暗门是锁着的。我们只有砸开。里面……到处是骨头,枯焦到难以置信。空气被化脓和酒味搞得非常厚重。一排又一排的床,都炸成了碎片。还有些尸体-臌胀、腐烂、化脓的躯壳,就像气球一样臌。很恐怖。那个女孩……那女孩在房间最远的角落里。好几天没人接近她了。他们就这么让她自己烂掉!她全身都是伤口、脓疮和疹子。而且她还在咬自己!脓水,酒还有血从她身上流出来,她就像只狗一样舔着。我们靠近了些-小心不碰到她的伤口-想和她说话。问她问题。然而她只是不停地啃着自己。我们把她的手拉开,几分钟不到她又开始啃自己肩膀上的脓疮了。她就是不会-解释不了自己发生了什么,是怎么染上病的,那些可怜人又是发生了什么,或者她的家人跑到哪里去了。当然这是最可怕的-她的家人跑到哪去了?有没有感染?如果这种疹能像野火一样传开……

我们有试图记录,三小时里能从这孩子里套到的任何有用信息,直到她撕掉。她想说话但突然肿了起来。我立即下令所有人撤出房间。逃跑时我回头看了看,她眼里都是恐惧……然后听着就像加特林扫射,整个房间炸开了。等爆炸过去,房间里只剩血、脓还有酒精到处都是。我们把尸体的残余包了起来,烧掉了房子,离开了。

两周后Campbell病倒了。我们不知道他是怎么感染的-也许是Mack有裂缝-但发生了什么毫无疑问。感谢上帝我们都处在隔离中。之后他被拉去单独隔离,我们还能看到他自己啃自己。两周后他也炸了。

Nota Bene 18/02/1891:当前,估计有百分之三十的天花病人正感染着SCP-2680,监督者宣布紧急状态,并批准以对SCP-2680-1个体实施安乐死作为主要收容方法。

Nota Bene 16/06/1896:以[已编辑]分泌物加上微量铅与汞,混合酒精,被证实对99%的测试对象能消灭并预防SCP-2680感染。正在进行大规模生产和发放。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