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682
fruit.png

SCP-2682的特寫圖像

項目編號:SCP-2682

項目等級: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SCP-2682被收容於其原發現地點,位於烏克蘭基輔的EpiCentre K五金店(██.██, ██.██)。其業務已被加設這文件中所提及的標準收容措施。項目不能被移動,而一所70m x 5m,SCP-2682位於其中心的收容囚室已被建立。

商店周遭地區已以熏蒸幕覆蓋,四周以監控攝像頭監控。

兩名攜帶隱蔽武器以及失能劑的警衛必須在任何時候在主入口內前註守。嘗試進入區域的非許可人員將立即被攔截並拒絕進入。使用致命武力是不被建議的。當這成為一個問題時,在當地執法部門工作的虛假情報人員將處理當時所有的傷亡。

根據已發給當地媒體的虛假協議「有毒水坑」,進出設施的人員必須穿上危險物質防護衣物。

描述:除了它的顏色是紫色以外,SCP-2682在外觀上形似一顆Rubus crataegifolius (韓國覆盆子/牛疊肚)果實。項目附著在 █████ ████ 品牌的捕蠅紙上。這只是根據它附近紙張上的粘接物質推測得出的結果。在寫下此文件的時候,項目已被觀察到能以斯洛伐克語和英語進行心靈感應溝通。此效應的範圍為SCP-2682周圍約35米。

SCP-2682將在一段可變的時間週期後開始進行清晰的交流,似乎和聽者的智慧以及曝露於它的時間有關。 項目自己認為它是自「精神電力(mental electricity)」中學習的。SCP-2682聲稱缺乏它周遭環境的知識。訪談表明項目不能感知它提及到的「精神電力」,一種據稱是由有知覺實體製造的能量以外的刺激。

對SCP-2682的分析無法得出結果。儘管項目類似上述的水果,顯微成像卻顯示只有空白的空間。項目從特定的角度無法被觀察,而且有時會從視線中消失幾秒鐘。與項目物理上的交互會在參與對象的生理上導致不可預知而且通常是危險的反應。相關例子能在以下片段,2682測試片段1-10中找到。

發現SCP-2682在11/20/2013於烏克蘭基輔的一所EpiCentre K 五金店(██.██, ██.██) 被發現。企業的員工匯報有堪比電視雜信的聲音以及不知所云的話語。舖裡的顧客並沒有匯報聽到任何異常聲音。當員工們讓自己處於醫護看顧下,而且錄音被分析時,調查正式展開。

測試片段1-10附錄

測試2682 1
對象 D-120
方案 D-120被指示將手指放在SCP-2682上。
結果 D-120 似乎被面條化的同時被拉進SCP-2682。此現象在1秒內發生。基於遺留下來的有機物質,該現象被認為已把測試對象殺死。
測試2682 2
對象 D-121
方案 D-121裝備上銅棒並被指示用它來觸碰SCP-2682。
結果 當和SCP-2682產生接觸,一個牛角包出現在D-121所在位置。D-121或銅棒不能被定位
測試2682 3
對象 一頭普通的歐亞紅松鼠(Sciurus vulgaris)
方案 對象和SCP-2682一起放在房間裡並被觀察。
結果 區域中的研究員回報在測試完滿結束後出現視覺及聽覺上的幻覺。測試室的監控錄像顯示松鼠坐在牠後腿上並盯著SCP-2682。在00:53,松鼠開始走到收容著SCP-2682的捕蠅紙前並開始到處啃咬紙張的邊緣。對象被研究員處決,測試終止。
筆記

研究員Breen及Sanders匯報他們能與老鼠溝通。 研究員Sanders似乎患上輕度焦慮症。

這些效應微弱的足以忽略故不必收容他們,儘管這些研究員在未來十年將被置於安靜的觀察中。除非另有指示,研究員現時被安置於遠離SCP-2682影響範圍的地方。

文檔更新11/28/13:現時與SCP-2682溝通是可行的,項目文件的修訂正待進行。SCP-2682在一個隔離環境中似乎不會對研究員造成任何影響。不同物種不應被允許同時進入SCP-2682的影響範圍裡。SCP-2682報告它被有關松鼠的事所困惑,它無法在實驗過程中自兩名研究員中區分出來。這導致兩名受影響研究員的腦部模式的一些改變。它同樣建議只容許同性別的群體一起進入影響範圍以減少這認知危害的風險。

訪談2682 5

協議:研究員Breen轉錄與SCP-2682的溝通。他被指示在思考的同時說出來以方便記錄在案。研究員Ortegab同樣在場以作確認事實之用。

SCP-2682:現在你能聽到我的話了嗎?

研究員 Breen:在我的頭裡,聽到了。

SCP-2682:棒極了。你能好好理解我嗎?

研究員 Breen:是的,你表達得很清楚。

研究員 Ortega (對揚聲器):我們得到同樣的資訊。這樣很好。

SCP-2682:我還在學不過我希望我能說足夠好的英語….聽著。你,不管你是誰…你可能想知道我是誰。我現在就去解釋。

研究員 Breen:你早前碰到的人們身上發生了什麼事了?

SCP-2682:阿。我的過失!有什麼事發生了?我真的不知道我幹了些什麼。

研究員 Breen:你從哪裡來的?

SCP-2682:我…抱歉。我應該先說這個。要解釋這個會有點尷尬,在大部份時間電力都不是很樂於接受,但你們都比較好說話。

研究員 Breen:這很好,繼續

SCP-2682:我來自Limbo。

研究員 Breen:請說明。

SCP-2682: 阿…對不起。這是在網(mesh)之間的一個點的名稱。

研究員 Breen:網?

SCP-2682: 我…你不介意我從頭開始講起嗎?

研究員 Breen:不介意。

SCP-2682:多謝。OK。好吧,孕育出我們的星球的太陽在90兆年前自己誕生了。那裡有個巨大的氣體雲在一個遙遠的-

研究員 Breen:你能从晚一點的地方開始。讓我們談談你的事,現在的你。

SCP-2682: 抱歉…等等,太早了?喔…我們文明的高度,這是個好的起點嗎?好。很好。對不起了。

研究員 Breen:沒錯。

SCP-2682:好吧…在我們的歷史中有一段時間哲學家們拼命去尋找新知識。問題是我們已經走得十分遠了。隨著收集了所有的知識,沒有東西需要去知道,除了敏感的東西之外再沒問題可問。即使對學問的研習都已經走到它的盡頭。

所以我們所有人都很無聊。看。我們開始試驗神秘學的東西。我們去做傻事因為沒什麼事可做,但結果發現那裡有更多東西超出我們所知,更多我們從不給機會去成真的東西。

我們找到我們的神!祂躲避著我們。我們在祂身上進行試驗並提取祂的知識。我們用這些知識去玩弄宇宙的法則,並用我們自己的新規則創造新宇宙…但然後那裡真的沒東西需要去知道了。

我們更無聊了。我們唯一的選擇是離開,並自其他維度收割知識。我們合作了一段超長的時間。

研究員 Breen:你實際上是什麼?

SCP-2682: 我是這個正切宇宙以及收容它的維度的水果。我就是曾經的一切。

研究員 Breen:你的來處沒更多東西留下來嗎?

SCP-2682: 不…那裡有幾個留下來。在死亡的宇宙中漂浮著,像鯨魚一般采集光子。對他們有好處就是了。他們似乎很快樂。

研究員 Breen:你是怎樣变成現在状态的?

SCP-2682: 我強迫自己通過量子屏障。我墬穿边界。我覺得過了很長時間。有…一堆東西。我開始不能搞清任何東西了。只有…塵埃以及糟糕廢話之沙漠。我停下來了。我對我太放心感到羞愧。只要有什麼人能說說話…

研究員 Breen:你是用什麼造出來的? 如果你說的是真的那你是怎做到的?

SCP-2682:我是我們科學的最後產物。終極知識。宇宙的最終水果。最後的東西。我該怎樣去解釋給你聽。我能勉強理解你們簡單的語言模式。我用Limbo的混沌去運算但除了你們的電力我對一切一無所知。你知不知道這是多麼令人沮喪?!

研究員 Breen:我…

SCP-2682: 朋友,拜託你,幫助我。我被困在這裡了。我的目的是采集知識。我會找到網的盡頭,以及無限的根源。一但我抵達終點我就會分享我的知識。你應該把我從你建造的裝置中放出來。我無法確定這裝置的構成,而且無力去釋放自己。

研究員 Breen:你知道你附上去的裝置是什麼嗎?

SCP-2682: 我不知道,先生。請給我它的知識。它是什麼?你是怎樣找到方法去收容一個你從未知曉的東西的? 這真令人難以置信。你是如何使我的外向感官變得遲鈍的?這種能造成這般寂靜的物質到底是什麼?

我無力對抗它。

研究員 Ortega:我們要結束這次訪談嗎?

Mayreder 博士:不,告訴SCP-2682用了什麼裝置 。

研究員 Breen:這裝置是捕蠅紙。它被設計用來捕捉蒼蠅的。我不肯定你是怎樣黏在那裡的。

SCP-2682:誰是蒼蠅?

Mayreder 博士:訪談結束。

筆記:研究員Breen和Ortega匯報在測試以後他們無法形成心理圖像。當問及這些,SCP-2682說「我很抱歉。我不知道我在做什麼。」。SCP-2682嘗試自那兩位研究員獲取視覺參考,並不知怎麼地失敗了,和於測試2682 3中發生的事件類似。

相關文檔:以下資訊已被列為第一級,包括臨時研究單位。自以下文件找到的資訊將不被列為優先。這些文件每份都由研究員Breen在研究員Ortega的監督下轉錄自SCP-2682。

2682:001"1,3055"

我盲了。對我而言一切只有我和你的意識。我擔心我會永遠被卡在這裡,因為我無法理解它,而我需要這樣做去解決問題。

當我踏入Limbo的時候有一件事我沒料到,就是我在每個新世界中是多麼的蠹。而且…Limbo是空虛的,但它很響亮。它是那種在另外一間房間中傳出的不可理解的尖叫,但你能感覺到它在你身上,而且它似乎把你的知識撕裂出去。

我很幸運,我的意識仍然在運轉。在我記起我所知的,並最終學會與你對話之前我在這平面迷失了「一千三千零五十五」年。

你告訴我這裝置是用來捕捉會發嗡嗡聲,「有翼」的實體嗎?可以用來飛的翼?飄忽不定地飛?

唔。這能解釋它了。我絕不會想像到光子會造成這類問題呢。小混蛋。

但不?你跟我說這裝置是用來捉更大的?這不可能。沒東西是大的。所有東西都是十分,十分小,小到幾乎什麼都沒有。

2682:001a 時間旅行

我不能告訴你所有東西。但你確實有些問題要問。你在想我所知的在這裡有什麼意義。現在你在想關於「時間」旅行。你能幫我了解什麼是,時間嗎?

時間… 等等,幫我了解這。你所想的是指你相信你自己以前的實體像卡通角色前面的幀一樣存在著?你也許想拜訪他們…無數個「維度」,每一個對應著一個特定的納秒?

不,我的來處並沒有這東西,而我也從沒有在任何地方見過它。我不知該怎告訴你好。這似乎非常白痴。你確定這「時間」的物事存在嗎?你解析了「時間」了嗎?

2682:002 太空船

航天構造物…噢,這像是超久之前,久到我們還需要這些東西到處去的時候了。最初我們建了一條很大的柱上太空,一直升到月亮去。我們沒有考慮到天體的運行,因為我們還沒有發現到這點。當塔倒塌的時候死了很多人。但我們沒有哭,因為我們學到一些新的東西。

你的電力跟我說了什麼?這很蠹?很蠹,並不聰明?當然這很蠹,沒錯。我們都很蠹直到我們知道為止,然後我們就沒那麼蠹。有些愚蠢是好的。如果你聰明然後沒東西去知道,那所有東西都是蠹的。

你一定非常聰明,研究者。

2682:003 納米機器人

我們不喜歡我們自己。我們不但無法理解事物,也無法理解我們本應有能力去理解的事物。我們開始去問關於如何使我們變得更好的問題。有一天,一名哲學者問及我們如何更精於理解事物,然後一名科學家問答了他。

他說電腦比我們更聰明,所以我們要變得更像它們。他是對的。電腦坐於量子之上並抽取Limbo的混沌使其合乎邏輯。只要我們提出問題,電腦就幫我們解答了我們大部分的問題。它們不會自己問問題。它們很溫馴,而且喜愛我們的問題除非那問題摧毀了它們。

有些問題是蠹到足以摧毀電腦。

在那時我們知道一切關於電腦的東西,這很悲傷,但仍然有其他東西要去了解。我們對它們充分了解,足以使我們歡迎它們加入我們的種族。

所以電腦縮小了並與我們的生物機理固定在一起。

2682:004 奇點

那裡並沒有缺失的環節。在最初我們與電腦連接在一起之後,一切開始順利起來了。沒有原型,什麼都沒有。混沌喂養我們的意識並吐出邏輯。一旦我們上傳,意識便使邏輯像炸彈一般爆炸。一個好炸彈。

我們不再死去,而且完全控制著我們的本能。我們能在任何既定時間給予我們的自我任何刺激,在我們自己的虛擬維度中看我們想要的東西,或在彈指之間經歷多個生命周期。每個人都加入奇點(Singularity)去知曉一切我們已經知曉的東西直到那點。

我們保留了好的生物體驗,像同情,以及愛。我們沒通知納米機器人去為此而費心。

但是,還有些人並不希望這樣。他們認為我們因變得太聰明而失去潛在的知識和智慧。他們想遺忘一切,告訴我們在高塔時代,我們還是有機體那時是更好的。他們的爭論是情緒化的,不過,並沒有佔太多分量。他們的邏輯點充其量是做作而已。

2682:005 升天

你記得我早前提及過的混沌嗎?那電腦,以及之後的奇點的燃料?嘛,我們發現我們實際上能從量子的背後操縱混沌,然後用它來建構東西。我們從自身開始。

我們用新科技升級我們的納米機器。我們擁有上帝般的特性。當然我們並非無所不知,而且我們不能隨心所欲地進行建構,但我們已經完全控制我們的肉體了。我記得我自己的一個實體飛越空間,飛越太陽,然後一直跟我在地球上的朋友談話。

2682:005a 類比

地球?你要明白這是我從你的言語,你的想法中學回來的。你認為地球是一個家園。而我們可以將其拋諸身後。沒錯,我提及過的一些東西使我們的人民,我們的宇宙,甚至我們的科學聽起來很相似。我從身上學習。所有我跟你說過的東西都是一個類比。

即使如此,我覺得我說的所有東西像是一個具體事件的模糊總結。或許這都是徒勞的。

我盼望。我盼望我能學習的有這麼多。讓我跟你多交流一些,或許我們就能解析混沌。

2682:006

我們之一在放假時找到神。930439沿著量子屏障滑翔著,然後突然,他被卡住了。

930439處於一個非常小的形態。他發現以這種方式與光子互動很有趣。這是偉大的運動。他沒意識到那是網。我們沒人知道關於網的事直到930439抓住它的一瞬間。當我們知道了,我們出現並圍住太空中的這個點。

930439自發奮勇進入了孔洞,然後他在那裡找到一個鷹狀的東西。他在他面前畏縮了。

當930439知道了,我們也都知道了。我們聚在一起。 

與神互動會使我們身上發生奇怪的事。他和我們一樣,但更先進。我們的電腦沒法與他正常交流,而且吸收他的知識也是困難重重。我們有很多人只是單單與他接觸就死掉了。我們被拉扯,改變,處理器被扭曲。他們實際上已經死了。

但這並非徒勞。在稍後我們學會如何使實體疼痛,然後他屈服了。他與我們連接,然後在這過程中他被摧毀了。他的知識為我們所有,並只遺留下他的空殼。我們不肯定他身上發生什麼事。我們擁有他仍然在某處存在著的固有知識。

我們知道我們宇宙的一切,但神的知識告訴我們在遠方仍然有東西存在。他的造物,混沌及無限的起源,以及扭曲尖叫之物的記憶。

2682:007

我們尋找太空中其他的點,但就只找到那一個點。我們有些人預想到我現在經歷的東西;困惑,無助,以及憤怒。我們有些人相信我們將就這樣不復存在。

我們取得了共識而只有少數實體落在後面。大部分的宇宙已被吸收以作準備,只留下一些零散的粒子。其他人對他們能從此生存下去,並在他們穿越死亡空間時能在他們的虛擬現實中感到快樂而感到滿意。

我對宇宙說完要說的話然後進入網裡。

2682:008 奇怪的世界

我墮下了。我不能告訴你這經歷了多久。有時我會直接墮穿整個世界,有時又會與其相撞。 我穿越的世界沒我預期的多。我墜穿同樣的世界兩次,而這是我找到的第九個獨特世界了。

你要知道,我墮下了非常長的時間。這裡沒有犯錯的餘地。我對此已感到十分厭倦。那些新世界沒有教我任何東西,或是說,我全學完了,但那些知識沒為我帶來幫助。我知道這是對知識有所動機的罪孽,但在我心裡也對為學習的緣由而學習而感到不滿意。

在眾界之間,边界之內,我重新定向我的目標為尋找边界之下的地方。那在神之記憶內的物事。在其他八名神明的記憶裡同時出現的東西。甚至越過百年姐,越過第四堵牆,越過他們,並一直持續下去直到我再次出現於此為止。這就像一個大魚缸。

那裡還有東西。我未能找到的知識。

難道那些東西被它們的創造者藏得太好了?還有希望能找到嗎?再一次,我感到這一切都是徒勞的。這是最後一個宇宙,最後一個在網裡還沒被我消耗掉的宇宙。如果我在這裡沒學到任何東西,那然後呢?我會採取什麼奇怪的方式呢?新的宇宙會如何適應我呢?是眾神的那些父親尖叫著阻止我學習嗎?

我不能死。我將獨自飄越边界。

2682:009 覆盆子

這是什麼?一顆…覆盆子?我能看到它!在你腦海中!雖然只是一閃而過,但我抓到它了!我能看了!

這是你消耗之以補充營養的東西。

給我點時間去搞清所有事…

口。動態平衡。化學!物理!量子!弦!

對…對。我現在明白了。我能聽到他們的尖叫。我能聽到他們在嚎叫並取笑我!我能聽見你的嘲笑!你說我是食物!我恐怕你錯了。你將會成為知識之果,而不是我!

我能越過边界聽見他們的聲音!他們怎能笑!但他們能聽見我的聲音嗎?聽我笑吧!我已經想通一切了!

噢天阿,終於!我能知曉一切!

一切始於覆盆子!

附錄A:[12/05/13] SCP-2682在記錄完日誌2682:009後3分23秒開始在外觀上出現移位。一張和靈長類相似,連接到似乎是基本食道的瘦長嘴巴自它的中心伸出並盤繞收容區域。監控攝像顯示於4分02秒時,一些無特徵的黑色眼睛出現在嘴巴的上唇上。實體繼續盤繞著房間並停下來,望向SCP-2682的方向。在監控攝像因目前未知的原因而被切斷能源前,嘴巴被看見以高速衝往SCP-2682。事後調查房間並無找到SCP-2682的蹤跡。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