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70
scp270.jpg

A model similar to SCP-270.

项目编号:SCP-270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SCP-270无法移动的属性,一间今后被称为哨站Delta的大型农舍在周围建起用来对项目进行收容。哨站Delta需要保持最少███训练有素的人员。
大部分关于SCP-270暗号的记录存放于Site-11。这些暗号的解码在█-███, ██████中可查阅。

如果哨站Delta的安全受到威胁,SCP-270应当被摧毁,然后所有已分析或者未分析的积累在站的记录,以及概述手稿应当用加密SCP-270的手段来加密。

描述:SCP-270是一个类似于生产与二十世纪中期的黑色电话。

项目的发现地半径█████内,人类的密度不超过████平方米██人,且SCP-270本身被完全隐藏在周边植被中。SCP-270的异常特性是在项目底下一根非常明显的,直接接入土壤的电源延长线,其长度无法测量,尽管如此,稳定的声音依然可以通过项目的听筒发出。关于电源延长线的长度目前已经正式停止(见附录270-A)。
目前对SCP-270保持研究的内容是来监听来自项目听筒的音频流,其中包含有对基金会有价值的加密信息。加密算法见SCP-270-1。

大多数情况下,SCP-270-1是由一个中性但失真的人类女性发出的稳定单调的语音(见附录270-B),其内容包括名字、意义难懂的短语、有规律的数字、引述、错位的引述、字符串、【数据删除】、难以理解的单词、听起来不是又任何已知动物可以产生的,持续很长时间的声音(迄今为止已经发现███种未识别的语言,其中██种经常出现)、独白、童谣、因【绝密】而导致叙述者是否是真实存在的人类的猜测等等。

以下的内容页已经记录,包括:旋律、持续一段时间的沉默(见附录270-C)、金属刮擦发出的噪音,其中,金属刮擦噪音被重复和校正,使其能够大致按照几首普通音乐的节拍和一部分【数据删除】、莫尔斯电码、【绝密】的尖叫声、多种计算机程序语言、所有地球上已知的语言(包括,比如说回文黑化)、【数据删除】种可能的生物的起源,充满优越感的笑声、音乐、倒放的音乐、【绝密】音乐、内容明显介于【数据删除】的政治意义和一个很有可能是普通家庭的的大范围保护区的对话记录、有关超市后勤保障的讨论、背景噪音、背景配乐等等。

你可以在这里查看一段SCP-270-1的范例样本。

另外,SCP-270是一部完整的普通电话,当遭到破坏时,会受到和类似电话一样的损伤。通过拆解SCP-270,没有发现项目异常性质的来源。

通过SCP-270与SCP-270-1进行通话是无效的。目前有争议,参见【数据删除】中的事故-270-█。

解码SCP-270-1的尝试目前已经取得了部分的阶段性成功。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一条极为复杂的,与描述SCP-███马上准备尝试突破收容紧密相关的信息。其中,相当多的证据在SCP-███的收容地【绝密】处找到。随后突破收容得到了阻止。解码得到的这一小部分已经被证明对基金会有着令人吃惊的巨大作用,不过这另一方面却让与SCP-270-1相关的人员和基金会官员们遭受了很大的挫折。例如,一个持续██小时的关于将似乎是一个将一个很明显的暗号证明并翻译成一串又长又精确的非常不正式的关于人类█████的同义词。

同样的,从SCP-270-1处获得的信息同时【数据删除】阻止可能的XK级世界末日的发生,还列出了Dr.R█████广受欢迎樱桃派的“秘密成分”。不过,由于确定SCP-270-1有用的部分可能会是什么,建议相关人员选出他们认为最有可能的任何段落。不过,即使是我们最好的解码人员也可能会遇到加密太过复杂的部分,或者确实就是没有任何意义的部分。

目前,关于SCP-270-1的解码工作在持续进行中(见附录270-D和270-E)。

附录270-A:一个探测器在沿着线伸展了█████却仍然没有到达线的另一端。这个问题目前已经认为是没有继续探究的意义。

附录270-B:在████军方时间█/██/██,SCP-270-1中身份不明的女声突然结巴了█秒,随后陷入了被研究人员称为“惆怅的呜咽”中,并向研究人员央求【数据删除】。这一现象持续了██秒,随后音频突然切入一段██分钟的SCP-270-1于██/█/██的节选。在这之后,SCP-270-1立刻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唯一不同的是,SCP-270-1中的叙述音频变成了男性。

附录270-C:进一步的实验揭示了其实那一段并不是沉默的,实际上是音频的震动频率太高或者太低而超出了人类的听觉范围。通过哨站Delta支援的音频识别设备,在其中又发现了███种的无法确认的语言。

附录270-D:在这之后,我们发现SCP-270-1的解码难度提升了。原因是项目使用了更多令人费解的加密模式、在解说员说话时故意添加巨大的背景噪音、多重声源同时发出声音,以及,只有一次的,巨大的【数据删除】于Dr. A████的极端详细的私人【数据删除】,导致其个人受到了明显的打击。在应力水平大幅提升的同时,士气则大幅降低。

目前,已经设计了一个用来自动解码SCP-270-1的电脑程序。同时在哨站Delta中也增加了娱乐项目。

附录270-E:SCP-270-1的数据处理器已经停用。目前有所处理SCP-270-1的电子化方法均不可用。

.
.
.

需要5级安保权限

在这之后,对SCP-270相关工作的人员的心理健康我越发担心起来。

我现在所说的,是当你处在这种情况下自然会遇到的问题。换句话说,就像是把一大堆聪明的,有干劲儿和恒心的人聚在一起然后命令他们去完成一个也许有,也许没有结果的拼图一样。然后告诉他们我们的生存与否就全看他们是否能顺利完成任务。

目前,Dr. █████取得了一些超人的成绩,从被广泛共识认为是“无用”的数据中破解出了长达██分钟有价值的暗码并【数据删除】致使回避了一个██的世界末日景象。这对于许多人员的心理稳定可不是件好事,因为他们认为的每一个“无用”,都有可能包含着阻止一个灾难发生的信息。在这之后,出现了急速增长的偏执症和。部分人员开始坚持认为在编码流的某些琐碎细节中包含有重要的信息,其他一些人则沉迷在他们的追求中不眠不食,一次就是好几天,同时,还有一部分则一直在承受着心理崩溃的影响。
哨站Delta现在已经得到了更多的人力资源来减轻工作压力。不过,短短几天努力工作的影响最终都会化为乌有,我在强调一次,这对士气,甚至有时候对精神,都是绝对是沉重的打击。目前。我们只有能够解码大约██%数据的资源。

目前为止。哨站Delta会每██个月轮换一次人员,并且会对这些人员进行A级记忆清除,然后这批人在舒服地经过██个月的低强度工作之后再度回来面对SCP-270-1,以此作为一个临时的解决办法。不过,这样需要有相当多的人才能维持哨站Delta能够较好的解码来自SCP-270片段的最低运作人数的循环。

此外,哨站Delta中长期循环的人员表现出了A级记忆清除也不能消除的某些顽固的偏执症和强迫症习惯。

SCP-270有着【数据删除】的性质,如果某些人相信了【数据删除】然后慌张地告诉了05成员,这将会是它希望得到的结果。原先的假设中,【绝密】并不是一个和未知实体进行交流的安全方法,而【数据删除】才是。

我请求能够在该问题上进行更加深入的讨论。

-Dr.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