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714

项目编号: SCP-2714

项目等级: Safe

特殊收容措施: SCP-2714收容于Site-88中的低级收容保险柜中。除非是临时获得批准的实验,不应打开书的第20与21页。第57与58页每天都要打开并记录内容。为避免在此过程中打开20与21页,基金会在这两页中插入了一个标准的收容用书签。所有相关文件储存在保险柜旁边的低级收容物体补充材料文件架以供研究员研究。

所有SCP-2714-1都被收容在Site-88中的生物收容隔间中。因为外观上并无差别,为方便研究起见,SCP-2714-1被分成-A,-B,-C三种。出于喂食需要,收容间中的空气由通风口维持5%的微生物质。

如果有临时的实验需求,20与21页只能在SCP-2714-1的生物收容隔间中打开。

描述: SSCP-2714是一本1968年版的比利时画家乔治·雷米(以笔名埃尔热闻名)创作的图像小说《丁丁历险记:714航班》,英译者Leslie Lonsdale-Cooper 与 Michael Turner ,由Methuen儿童出版社出版。SCP-2714显露着岁月的痕迹,有着轻微破损,但整体状况良好。

SCP-2714有两页显露出不同的异常性质。完全展开20-21页会使三个类似藤壶的固着生物——被标记为SCP-2714-1——出现于SCP-2714周围的不同距离之外1在书合上前,这种现象会每十分钟出现一次。尽管尺寸在变化,但每个SCP-2714-1个体都平均高1米,基部周长10米。(参阅文件2714-35FN察看更多统计数据)SCP-2714-1有三种明显的尺寸,被称为SCP-2714-1A, SCP-2714-1B与SCP-2714-1C;每种类型的SCP-2714-1在基因上都是完全相同的。

每一个SCP-2714-1的壳板都由活体骨骼组成;由像毛发一样生长的组织构成的类似于布料的补丁也出现在这上面。遗传分析表明骨骼属于一只家犬(Canis familiaris)——尤其类似于刚毛梗犬2——而且明显属于同一只个体。三种颜色的毛发(白、橙、黑)和布料(绿、浅蓝与深蓝)都出现了。白色毛发出现在所有SCP-2714-1上;对毛囊进行的遗传分析表明它们属于犬类,与壳板上的骨骼属于同一个体。

与由犬类组成的甲壳不同,在SCP-2714-1 –A、-B、-C触须与内部器官中的采样都表明他们大部分由人类的DNA组成。SCP-2714-1使用触须过滤空气,并以其中的生物质为食,缺乏生殖器官。每个个体都内藏有少量腐蚀性液体,研究表明其由68%的乙醇组成,被描述为类似威士忌一样带有木头味。部分肌肉组织中包含了复杂的人类脑组织。该组织中未发现任何脑电活动——就好像退化了一样——这些组织目前在藤壶中没有任何功能。SCP-2714-1个体具有一个微小活跃的脑部:一簇控制身体机能的神经元。

第二处异常出现于第58页。所有对话框中的话被一个或一群未知实体发表的一串冗长而又语无伦次的对话取代。对话在重新翻开此页后会发生改变。对话内容通常包括对炼狱、存在的本质以及艺术家之死的思辨。其他的丁丁故事中的内容也很常见,尽管这些内容看上去与对话的主题没有关系。

19██年█月█日观察到的样本。角色的行为也记录在案以供参考。

阿道克船长: 我看到我的同志们从已知艺术的边界无畏地穿越进字母艺术3的大陆,进入了未知。

(阿道克船长被爱兹丹尼多夫催眠.)

阿道克船长:是的,但真是这样吗?我们不知道什么才是邪恶。

爱兹丹尼多夫: 如果世界像是牡蛎,我们即是珍珠周围的烂泥,形成了珍珠。我们让喜剧角色穿过树林,获得我们不知道的荣耀。丛林战士4天打雷劈5

(爱兹丹尼多夫命令其他角色顺梯子爬上太空船。火山爆发。)

爱兹丹尼多夫: 他们是理想。我们支持那些毁灭世界的年迈又被遗忘的欧洲人跨过种族主义的思想与无定形的混乱。你见过肉做成的墨汁吗?你见过血做成的纸张吗?玩偶眼睛6与华丽国王的世界。

拉兹罗·卡雷达: 一切都只是过眼烟云。我形体不定,盘绕在虚空之中,等待成为血肉。这毫无意义。只有词语。最初只有词语。

爱兹丹尼多夫: 词语与神同在。

舒特: 是的。没有人怀疑这一点。但图片是什么?这些可怕的概念。他们不再收到消息了。

(爱兹丹尼多夫认出了坏人们划着的橡皮艇。)

爱兹丹尼多夫: 我是卡斯塔菲尔,米兰的夜莺,7我遭受了无法忍受的力量。按照最古老的祭司的规定,有人用一瓶威士忌把我的灵魂从我的墨水中撕开。真是胡扯!这对我有什么用?我还在等着。

阿兰8: 艺术已死。喜剧已死。冒险已死。种族主义已死。9

(拉斯泰波波罗斯对太空船开火10)

拉斯泰波波罗斯: 我们是否该拥抱地狱?来自他人不受约束的暴力?我怀疑即使那样我也活得下来。

附录-1: SCP-2714是在一名三周前自杀身亡的蒙特利尔画师兼诗人Pierre Escoffier手中重新寻获的。Escoffier的财产中也有着大量的丁丁相关的纪念品,他的熟人向警方证证明,他是一名收藏家与乔治·雷米的狂热崇拜者。在自杀身亡前,Escoffier就被报道变得非常古怪,经常谈论一些“上古之神,阿道克那张画里的,失败了”的话。值得注意的是,他的父亲,富商Guillaume Escoffier与一个遍布加拿大与美国北部的名为新欲肉教的邪教有不少联系。

SCP-2714的异常性质在第21页被打开时引起了基金会的注意,当时警方正在清空Escoffier住宅。第二天早晨,宅邸被不同尺寸的SCP-2714-1占据。魁北克警方中的基金会特工开始警惕起来,并收容了项目。所有SCP-2714-1都被移交给基金会监管。如果不合上第20页,SCP-2714-1将以指数形式生长。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