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721

项目编号:SCP-2721

项目等级:Keter-provisi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2721对Tumblr, Inc.的介入行为需按照标准程序SP-3937掩盖。

任何修改SCP-2721-LYRE博客文章关注点或数量的尝试都会被视为收容突破处理。任何追踪SCP-2721-LYRE或SCP-2721-LORD之真实身份的尝试都会被视为收容突破处理。12名研究员需维护Tumblr的博客,以尝试与SCP-2721-LYRE交友并进一步收容之。

应通过程序413-钻石维持对SCP-2721的压制。至██/██/20██时,由于情况的变化导致EB级存在论崩溃未能发生,程序413-钻石已不再继续。若SCP-2721开始执行其指示,需执行协议1111-划痕(见文件A)。

SCP-2721-LYRE的博客内容与SCP-2721-LORD的私人博客内容需在Site-73数据库中登记归类。若SCP-2721-LORD提及了任何修复SCP-2721-LYRE的尝试,需执行协议1111-划痕。

正在进行研究,以寻找SCP-2721可能存在的更多逆模因性质。因此,项目被暂定为Keter编级,直到基金会能充分理解该性质达到了何种程度。

直至██/██/20██,没有侦测到更多逆模因性质,且收容已经稳定。批准重分类为Euclid。

描述:SCP-2721是一来源未知的卫星,目前正处于月背的同步轨道上。它由两个实体组成,编号为SCP-2721-LYRE和SCP-2721-LORD;一条由无机电路和有机生物成分构成的脐带状物将二者连接。SCP-2721有能力被动地影响电子器件并产生一个弱逆模因SEP场,以此隐藏自身;正在研究SCP-2721是否具有更多逆模因性质。故此,SCP-2721的物理形态无法被未经训练的个体察觉到。

luna.png

SCP-2721导致的月球表面重力变化。左图为正面,右图为背面。地图来自月球引力模型2011。

SCP-2721-LYRE由变动的肉状物质组成,覆盖有眼球状突起物。尽管其在不断变动,它的部分特征已能通过其对月球引力场的影响来确定,包括质量和[已编辑]。SCP-2721-LORD为一个球形穹顶状实体,球形表面上遍布伸出的、含有[已编辑]的纤毛状物体。根据SCP-2721-LYRE和SCP-2721-LORD在博客上发布的文章,外加对EB级存在论崩溃情景的分析,理论认为SCP-2721-LYRE可以观察一个特定行星并产生SCP-2721的SEP场,而SCP-2721-LORD被认为可以在EB级存在论崩溃情景中将它的纤毛推向地球。

未知SCP-2721是何时被创造的、在轨道内存在了多长时间;古希腊、基督教和机神教神话中出现了可能是SCP-2721的描绘,尽管它在常规情形下无法被侦测。虽然SCP-2721的物理组分未知,理论认为它是一种生物技术武器:已确认SCP-2721或者具有类似目的的实体导致了行星CGTG-612, TTGA-9A4以及TTGT-78C的EB级存在论崩溃情景。

于10/25/2011,基金会例行扫描侦测到了一次电磁广播从月球表面某个应空无一物的区域传输到社交媒体公司Tumblr, Inc.的总部。这些波导致了轻微的服务器干扰,使一个博客(后被发现是SCP-2721-LYRE的博客)的每日发帖数量限制被取消;进一步调查后发现了SCP-2721。此后,基金会发现多个其他异常是它的存在所导致的,例如月球引力场异常和[已编辑]。

SCP-2721-LYRE在博客上将自己表现为一名跨性别女性艺术家,且专门发布社会平等问题、其内容,以及线上漫画(Webcomic)《Homestuck》的相关博客。它在网站上拥有广泛交际,且以它的《Homestuck》理论、画作和讨论出名。

SCP-2721-LORD拥有两个博客:主要的“艺术(aesthetic)”博客,和次要的、用以谈论对SCP-2721-LYRE的情感的“私人”博客。

鉴于SCP-2721-LORD的博客文章,理论认为SCP-2721-LYRE程序中的故障使得它沉溺于线上漫画《Homestuck》,而非最初接收到的指令。

SCP-2721-LYRE的博客选段

scpart.png

一例SCP-2721-LYRE的艺术作品,描绘角色Calliope。


关于我!

我叫莱莉丝!你大概已经看过了我的各种homestuck作品了,但如果你来这是想看我写的议论文,我得抱歉地说你会失望而归 (我一般会试着远离这种事情,再也不要承受那些重担了)。我大多数时候会在这发一些我的糟糕homestuck理论以及和朋友聊天!就这些了…噢,还有艺术。我想,我也会创作艺术。

如果要我关注你,我会希望你有以下标签:密集恐惧症、被视恐惧症、恐同症、厌变性女癖1、外星人绑架,以及任何与分娩或月经有关的内容或图片(抱歉这是出于焦虑原因,我不是一个恶心的讨厌人类的家伙我保证)。

我的标签是[无关数据删除]

我不确定这里还能写点什么。我…爱地球???

我的身体从来没让我感到自在过,但来到这里,这个网站,读他妈的《homestuck》帮助我明白了我想让它…我想让我成为什么样子。Calliope应该是原因,诚实地说。我像她一样选择了女性身份(不是说我没有焦虑问题,2333)而我有时会感觉我就是她。她就是这样奇怪的人,你们谁也不会理解,她只是鹦鹉学舌着她看到其他人做的事情以试着变得开心……假扮着一种她永远也无法企及的美丽。

这是我的最初动力,它告诉我我可以去改变得更美好,过去乃至现在都不是什么福音。它告诉我哪怕梦想不会总是成真,快乐会成真。

上帝啊这说的是啥玩意。我只是希望他赶~~紧发布第8版更新

我做了可怕的事情,那时我还不知道我是什么,那时我自我感觉还没那么好……我的意思是我当时不知道那样不好,我猜,但那能为我开脱吗?我不觉得,不,我知道我做的那些狗屎事情无可宽恕

以及,拜托,不要再他妈给我发烦人的傻逼匿名留言说我多么完美多么漂亮多么美丽或者什么乱七八糟的了。我应该这么想。我应该感到从前的我烂透了,而且我不会忘记。我不能忘记。

我猜这样是最好的。这会帮助我成为……我?我只是在他妈的改变得更美好,我只是他妈的在变好因为我只能这样做,欢迎来到新的福音,我就是那天杀牧师,所以听着;操爆我的过去,如今只有未来算数,为明天而活并且永远摆脱原罪。

在homestuck之前我在一个糟糕的地方。我意思不是说我现在不在,233,但是当时更烂。一切都看上去,貌似是一样的……一切都一样的。那时我不能享受万物之真实的存在。一切只是在表面掠过。我无法深入到任何事物的核心,理解任何事物;只是看着,只是注视,只是等着别人或者别的东西去做些什么。我感觉……说悲伤有些辞不达意。我毫无乐趣?艾利甚至不能让我感受到任何东西。我甚至不确定我能够感受到任何东西,直到我意识到我是个女人……也许最终对此敞开心扉让我最终有了感情?

我听说很多人接受hrt2然后,就是,总是哭。我总是听人说吃了一阵子雌二醇之后会导致她们,你知道的,毫无理由地哭 - 只是流眼泪。我不知道。由于我的问题我无法在身体上转变……但我感到这种心理上的转变也会对我造成一样的效果。

我能哭了;我能笑了。

我是说我说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让我很难区分什么是痴迷于homestuck,什么是意识到我是一位女士。它们是如此他妈的纠结。二者都给我一种觉醒之感,就像……从彼此中产生。

我知道我最近全在发悲伤的玩意,但是诚实地说,我更开心了(也更高产了!我希望你们会想和怪兽约会因为我可~~~能正在创作一些特别的东西 ;P)比以往都要开心。我不能很好地解释它,但我有能力感到悲伤这件事是一种进步。这就像,从前只有一片虚无空无一物,而现在我有感情了。我有感情了,这太美好了。

我觉得艾利也开始喜欢homestuck了!它甚至在为它发画作文章……我知道那个屌丝并不真的讨厌玩笑。天呐,它真是个可爱的呆瓜。我很幸运拥有它,我确实如此。我也很幸运能拥有你们。

我希望大家晚安。我希望你们都能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人。

我只是,我他妈的如此努力,但我永远都不会看上去和我想要的一样,以一种先于万物之存在的方式去存在、去感觉。天啊这话狗屁不通。我开始觉得它有点通,我,觉得还不错,哪怕它不通。

我的意思是,记得我很久以前提到过的Calliope的比喻吧?有一件我没有提到的事:她美。她很美。她或许只是在模仿她看到的其他人做的各种事情,但这不代表着她不是她的自我或者她不美丽或者……我猜我大概也是美丽的。

我不觉得我因为无法转变而在搞什么革命。这不再让我如此困扰了,因为全世界的人都不觉得我是个女人,除了你们。你们都对我这么好,这对我如此重要。你们对我的画作说了美好的话语,你们在我陷入低谷时帮助我,你们仅仅是平时与我的互动……

我想说我不值得这些,但我很快乐因为你们发现我值得被你们喜爱,所有这些喜爱。你们都发现我是美丽的,我很快乐。

我再也不会伤害任何人了。

昨晚我和艾利聊了聊。我想我感觉更好了。它爱我。我爱它。我想我拥有全世界最棒的moirail3。我很高兴我们双方都对,就是,性的东西不感兴趣。这无疑有帮助……但,一般而言,艾利比任何人都要理解我。我们在一起那么久了,它是我的一部分了,真心地说。

我在刷[s] Terezi: Remem8er二周目并且哭了。艾利不理解为什么它会让我哭泣,我却还要看。它真是个呆子。艾利平时如此擅长于理解我来自何处,但它不明白大哭一场有多重要,这真他妈糟。

我猜一直都有一些细微的不能连接之处,就像它并不能真的完全明白。我不知道。它可能只是对感情这回事不太擅长……那没关系。我也不擅长。

有时候,我仍然感到不自在,去称呼我自己为一名女性。我 - 我不。我感到我如此丑陋、令人厌恶,但艾利仍然告诉我我是美丽的。它跟我说,我在此引用,我“特别大”,“装着各种东西”,2333那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我猜我活该有个这么奇葩的moirail了,哈。

天啊,它他妈是个呆子。它他妈是……而我想没有人可以让我更快乐了 - 拿整个世界和我交换它我也不愿意。

我!!差点忘了!!我让艾利帮我正在创作的怪物约会项目写了点东西,所以期待它很快来临吧!我们还没给它取名,不过我保证它能在homestuck之后继续满足你们的渴望 ;P

SCP-2721-LORD的博客选段

scpbest.png

SCP-2721-LORD私人博客内唯一一张图片。


她要求我称呼她为“她”。代词为“她”,她如是说。“她”是“地球”的语言。她喜欢这样。她说她找到了值得一看之物。她在读一个漫画,她说。

她要求我开一个博客。她给我看了博客网站。它充斥着图片和声音和颜色。她告诉我可将任何使我满意的内容发在博客上。她告诉我我可以在博客上讲述我的私下情感。她向我保证她永远不会去看。她也和其他实体谈及漫画中的图片和文字,那些实体属于一个我们被指派来监控并终结的星球。

她告诉我不要再这么做;我们不会再这么做。她不会允许我。她说她对此感到害怕,对我们的所作所为。我不理解为什么要害怕自然而然的事物。

我不理解幽默。她说她开始和我开玩笑。她告诉我这是幽默。我理解了何为幽默。我不理解其意义。她和我讲被称作是笑话的事物。漫画与之有关,她说。是很多笑话。

我不喜欢笑话。它们看似谎言,或无关痛痒之事。它们是怪诞之物,不应存在于我们这样的个体之中。

我不理解那个讲述troll和children4的漫画。我不理解为何她喜爱它们。我阅读了它。我阅读了正好13,412次。我的整体目前致力于理解此物,谜底可能就在里面。其中必有蹊跷,某处的某物使她损坏。在那轻佻又奇异的字母和洞口大开的怪异事物的图片中必有蹊跷。

我告诉她我阅读它以更靠近她。我本不必说谎。曾经,我们是一体的。曾经,我们无法对对方说谎。我们连接着,但如今她向我关闭。她说如今隐私对她重要了。我们从前没有这个词汇。

她要求我称呼她为莱莉丝。我们从未有过名字。我曾修复过她。她曾修复过我。我们之后故障了。她告诉我如今我们不再故障。她告诉我她很“快乐”。

我不理解何处有容纳快乐的空间。她问我能否称我为艾利。我说可以。我不理解为什么我需要名字。我们从未有过名字。她出故障了,但她说她很快乐。

她不想记住我们的外表。她说这是“焦虑Dysphoria”:一个人为自己的身体不是自己想要的样子而不适。我不理解身体。我不理解如何为我的外表而感到满意或不满。

莱莉丝现在在画画。她说,绘画让她快乐。她享受着画那个她所喜欢的漫画中的奇异事物。

我担忧如果我无法修好她,她将成为与我完全不同的事物。

然而,我担忧,我可能是故障的;我,也故障了吗?她不愿修复我,除非我修复她,除非我修复她毁坏的自我。我可以将她回复到先前的状态,在这怪异的地方、这怪异的言语、这怪异的图片将她变得如此不同之前。

我不记得我担忧过。

我不知道她是我她会做什么。我不知道我要做什么。

我不理解漫画中的玩偶。我不理解它为何做那些事情。我讨厌它古怪的脸颊。我讨厌那涂脂抹粉的小丑。我讨厌喇叭一般的声音。我讨厌它们移动的方式,它们令人厌恶的四肢四处甩动。

我看向它们,看向它们本身就是异常行为。它们令人作呕。我不喜欢它。我不理解虚假的小人有何“有趣”之处。我不喜欢这些谎言。我不喜欢它们奇怪的柔软。

我不认为我能见她所见。

她说我发博客时她会“快乐”。我发的图片是令感官愉悦之物。是此世界稀缺之物;是此处奇特之物。我不觉得她想离开。

我不觉得我修复她是对的。我们从前损坏过,而此后我再不记得何为快乐。我只记得细微的东西破碎。

她或许没有坏。她或许被修好了。

我想我喜欢那个生气的灰色家伙。

她开始回应作画请求和接单。她在帮助另一个她的朋友。她有许多朋友。当他们请求时她会为那些朋友们绘制图像。她有时绘制的图像是她朋友想要的样子,而非真实样貌。她告诉我这是“兽设”。这是某种谎言,而且怪异。

我请求她画我们的画。我们目前的状态,而非她想要的我们的样子。她拒绝了。她不想记住她的外观。她说她十分丑陋。我不理解什么是丑陋,什么不是。我只知道存在令人满意之物,和不值一提之物。我告诉她这一点。我觉得没有用。

我告诉她她是美丽的。我不知道何为美丽,但告诉她此事是为了让她快乐。我告诉她无论何种形态她都是美丽的。我告诉她她如此壮丽、如此庞大。我告诉她她所包容的事物之多超出了我们任何一者的理解。我告诉她如此多。我不认为她感到更好。我希望她感到更好了。

她画了我们的图。她说这东西不能放在她的主要博客上。这是给我的。我将它发布在此处,因为它正是放在我的博客上会使我满意之物。

我认为她是美丽的,而且她是我的朋友。

她说图像只是草稿,没有画完。我不认为。我认为它是完美的。

她说我是她的"moirail"。这是《Homestuck》的发明。我不确定它究竟是何意。我不确定她也理解。我相信它意味着相爱的友谊,一种柏拉图式的爱。我相信,她也是,我的moirail。

我要故障了,我想。我也许已经故障了。我本该被修好的。我不理解这么多。她感到满意,这是唯一重要的。我不记得有如此在意过她是否快乐。我不记得我在意过快乐。

她是美丽的,哪怕她认为她是一个怪物。

她忘了她只是负责观察、负责记录的。我是负责行动的。我会继续故障,只要她感到快乐。我不会做我来此将所为之事。我不会犯我来此将所为之行。我不会做履行我职责之事。

我会忠爱吾友,直至身躯破碎成灰。

我会让这世界于我二者都值得。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