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776
washington.jpg

被纳入永久收容前的SCP-2776

项目编号:SCP-2776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2776收容于Area 11的高安保铅衬人形居所内。居所外须有不少于4名重武装安保人员看守。

若出现突破收容尝试,安保人员将首先启动居所下方的维斯-牛顿电磁铁。若SCP-2776破坏该设备或是逃出了其影响范围,安保人员将尝试以III级非致命休克电击制服SCP-2776。若 SCP-2776逃出主收容建筑范围,批准安保人员动用致命武力以防止发生彻底的收容突破。

为避免其作出收容突破尝试,必须令SCP-2776相信下列信息,无论其是否为真:

  • 美利坚合众国以自由民主国存在。
  • 大不列颠、其国民、以及任何发源于其境内的党派对美国及美国资产不构成威胁。
  • 法兰西共和国仍然存在且不受联合王国威胁。

若未能保证SCP-2776不暴露于同以上信息相悖的事物,它将进入活跃状态并可能导致收容突破。

描述:SCP-2776是一人形机器人,外观为老年的已故美国总统(1789年4月30日~1797年3月4日在任)、前英国高级军官乔治·华盛顿。关于SCP-2776起源之详情,参见附录2776.3

SCP-2776的多个特征符合其被制造年代的技术水平,包括粗糙的铁制骨架、木质支撑杆、玻璃眼和16世纪中期的假牙。然而SCP-2776上也有一些高度先进于同世代的特征,包括光滑的碳基皮肤层、安置于胸口内的可动防护装甲版、用作能源的小型聚变反应堆、以及一个以石墨烯制成、位于头部的未知信息处理单元。SCP-2776的外层血肉及毛发均为有机物且不会腐烂。

SCP-2776的主要机械驱动器是一位于胸腔内的电马达,但能量可以从核能核心沿SCP-2776内某种以未知原理连接的高热电线传递到任何部分。这被认为是SCP-2776大部分异常能力的主要驱动源,但从SCP-2776在活跃状态下所能进行的最大输出判断,确信在SCP-2776之内还有其他能量源。正在进行研究。

SCP-2776有两种运行模式。第一种是“低能耗”待机模式,这时SCP-2776仅消耗极少能量,展现出智能和感知力。 SCP-2776相信自己是乔治·华盛顿,出生于英属美利坚殖民地的维吉尼亚州,曾经是联合军总司令,后来成为合众国总统。 SCP-2776不能解释自己的机器构造,宣称它一直如此。

第二种运行模式是“高能”模式,这种模式仅在SCP-2776接触到与前述三条信息不符的信息时启动。在这种模式下,SCP-2776 [数据删除–参见附录2776.4获取详情]

附录2776.1:发现

SCP-2776首次被发现于2007年对维吉尼亚州罗阿诺克的Marshall, Carter和Dark批发商进行的突袭中。这次突袭中找到了数份文件,其中记载有一危险异常物品被放置于维吉尼亚州费尔费克斯郡。机动特遣队Beta-24 “拓荒者”被派出确认该物品,确认其位置在乔治梅森大学费尔费克斯校区的地下。

下面是MTF行动报告摘录:

在设施建筑背后我们发现了一个被盖住的通道口,不宽于半米。我们测量出其深度约10米,一直向下。通道足够我们不弯腰通过,但宽度不足以让人并肩站。在尽头Thomas发现有几个已经坍塌的隧道支路。此处似乎安装有煤气灯系统,但已经不能使用。

大厅尽头有一扇门和三根手臂粗的滑动栓锁。门是铁制的,锁生了锈但确实是拴上的。我们只有等着拿个焊枪下来切断它。弄开锁之后,我们打开门,他就在里面。里面不比标准收容间大,也需要高些。陈设很简陋,但很居家。墙壁上嵌有木头和纸,地板是硬木。一张地毯、一个小书架和床头桌、几盏煤油灯,还有他躺在床上。可能已经死了,我们进去时动也不动。

一堆黄铜管子把他和机器连在一起。真的很蒸汽朋克,和房里其他部分完全不搭。我们点亮了房间,这时Avery碰松了一根管子。他醒了过来。
我们一开始都没认出来他,你知道的,因为他和画里看起来不太一样。他介绍了自己,我们都觉得他完全在扯淡。我一直不相信,直到看到了他们从突袭里找到的东西,就是现在我也不敢确定。但不管他是什么,他已经在这里很长时间了。

在迅速确认状态解释一番后,我们把他搬到了安全车上运回Site-23。他全程保持配合,没说什么。似乎对汽车不太放心,但我们向他保证他很安全。

附录2776.2:采访

下列采访在SCP-2776接受Site-23收容专家检查后进行。


Dr. Richards: 下午好,先生。

SCP-2776: 你也是。

Dr. Richards: 你知道你在哪吗?

SCP-2776: 不,但今天看了这么多东西,我发现我肯定有很多不知道的。

Dr. Richards: 早先和你说话的人提到过这里是做什么的吗?

SCP-2776: 他们用了“收容”这个词。我猜这是监狱?

Dr. Richards: 不,不,不是监狱,更像是实验室。做研究的。

SCP-2776: 而我是研究对象?

Dr. Richards: 现在,确实是。你知道这是几几年吗?

SCP-2776: 我… 我确定是12月。对的。我生了病,还有医生—我确定玛莎也在那,她在哪?

Dr. Richards: 我恐怕得说,距你被宣告死亡已经过了很长时间。两百多年了。

SCP-2776: (没有回应)

Dr. Richards: 你还好吗?

SCP-2776: 主本该带走我的。我记得我的生命在离开躯体。我说出最后的话之后就堕入黑暗… 我不明白。

Dr. Richards: 在最初检查里,我们发现你的生理结构有些反常。有些特征不是…人类的。可能你的能量源是某种紧急备用能源系统,给你的内部机械时间等待修—

SCP-2776: 什么? 供能?机械?说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Dr. Richards: 你是,呃,至少我们可以说,机器人。一台机器。

SCP-2776: 这…但是玛莎1,她决不会…

(SCP-2776没有继续回应问题。SCP-2776在整个检查进行过程中都不再做出回应,被送到Site-70收容后才重新开始说话。)

附录2776.3:回收到的文件

下列文件在对美国维吉尼亚州罗阿诺克的Marshall, Carter和Dark批发商进行突袭时发现。

T,

我明白你的担心,我波士顿的部下也是如此。我们只是缺少火力加强进攻,国内的或国外的,完全没有机会成功。这很确定。

之前的通信里我提到过,在和EH的交流中我得知,有位同事的熟人可以为我们的事业提供难以估量的帮助。他是位科学教授,正在研究一些真正神奇的项目。我已建议我的同事马上去找他咨询,如果我们达成共识我们可以同他一起讨论。

等待你的回复。

J



Mr. Tolliver,

如我们之前讨论过,给我找一个最合适的人披上你们为机器挑选的外壳,这对最终产品是否可信赖至关重要。这是最重要的步骤,在此失足会彻底毁掉最终成品的可靠性。

当然最后做决定的是你们。机器可以随你们的要求进行修正。但是,如果要我推荐,维吉尼亚有位在莫农加希拉的战斗中染病的年轻军官。如果我没搞错,他可能看不到月底了。无疑是个悲剧,但一位有着反帝国立场的年轻军官会是个好的开始。

这位乔治·华盛顿军官效力于俄亥俄郡的布拉德克将军。你们得在他去之前找到他,确保他喝下我之前寄给你们的茶,这会减缓他的逝去,保证他的关键部分仍然完好。得到尸体后,把它悄悄带走,不能有人知道他已经去了。把他按我说的包装好,放到下一班去法国的船上送到我这来。我会完成剩余工作。

返回之后他会需要个妻子。要有个信得过的人维护他。伤口不会让他疼痛,但确实很明显。她要了解内部原理,并能适时进行调整。我的雇员里就有这样一位女士,也很愿意陪他回到维吉尼亚。

他还需要一处房产可以独处。他会成为你们的指挥官,在队伍里激起士气,但他不能太公众,要是被人近距离打量,我们的魔术就可能穿帮。最好是在河边找个房产,出于某些机械上的原因最好如此。

我会陪着他一起回来。看起来准备工作已经完成,你们很快就能得到指挥官了。

你忠实的,

杜兰



T,

我亲眼看到他了,太妙了。和我见过的真人比起来丝毫不差,就是近距离检查也是如此。那个杜兰没有说谎,这就是我们的将军,有必要的话还能是我们的王。

他现在住在维农山的房子里2,和他的妻子一起,那个陪着杜兰从法国归来的女人。她自己就是个奇迹,我从未见过哪个女子和她一样能如此老练地处理复杂的机械。我想她一定是陪着杜兰一起组装了我们的华盛顿先生。

开战的时刻就要来临。我已经和本杰明说了,他支持我们继续推进。联系费城,我们要开始转动车轮了。

J



Mr. Tolliver,

你的恐惧是没有根据的,我很高兴向你如此报告。我知道这些起步的失败很难接受,但这对达成一个可信的结果很重要。对,一次压倒性的胜利能少死几个美利坚人,但这不可信,这才是最重要的。不要忘了这点。3

若战役的形势对你们不利,不必害怕。华盛顿先生不会输掉战争,你们必将赢得独立。

你忠实的,
杜兰

附录2776.4: 事故报告

附录2776.5:采访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