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80-FR
SCP-280-FR-2.jpg

拍摄的其中一个实体最古老的照片,应该属于某个曾拥有SCP-280-FR的贵族。

项目编号: SCP-280-FR

威胁等级 :

项目等级: Euclide

特殊收容措施: SCP-280-FR在任何情况下都必须保持囚禁状态。用于囚禁的房屋为基金会的财产,由5名特工负责看守监视路人的往来,并向上级报告可疑的行为。任何干预行动皆由其自行决定,并自由地了解情况。必须尽快劝阻企图接近SCP-280-FR的任何平民,强制进入的明显企图必须立即采取相应措施,极端情况极端处理。

描述: SCP-280-FR是一个颠倒放置的橡木门,长2.15米,宽0.9米,位于爱尔兰都柏林的一条小巷内。其表面涂鸦有代表维特鲁威人的模型灵长类动物的图案1,以及一系列铭文:

世界栖居于此,它已经老去
幕布缓缓揭开,它正在蜕变

当SCP-280-FR被发现时,其处于半开掩状态,钥匙仍留于锁上。随后一名名为██████████████的平民被证实患上精神病,基金会注意到其向提出的异常言论,即其在进入SCP-280-FR时所见。

穿越SCP-280-FR可以进入一个非常接近已知世界的平行宇宙,除了其所存在的文明完全不同与当前世界。矿物,动物和植物物种与地球上发现的完全相同,但拥有大量未知物种及已灭绝的物种2。这种替代当前现实的地理范围现象——今后被命名为SCP-280-FR-1,目前仍未被充分探索。

SCP-280-FR-4.jpg

机动特遣队在针对的SCP-280-FR-1第二次干预期间发现的三个“惊喜”。

在SCP-280-FR-1中,所有动物都扮演优势物种的角色,而人类则为被统治的角色。首先,所有个体虽然头部为动物,但却像灵长类动物一样移动。这些动物的实体(以下称为SCP-280-FR-2)被赋予了强大的语言能力,能够以完美的英语交流,并且有数学,化学,冶金和农业等各种活动的领域。实体也根据自己的身体和认知能力行使不同的职业。例如,猴子的工作需要占据一定地方,而需要耐力的工作就由狗来负责。SCP-280-FR-2开发和处理的科学技术与现实世界中的十九世纪相似。与SCP-280-FR-2不同的是,人类只是用咕噜声或呻吟表达,其智慧似乎一直处于原始阶段。值得注意的是,人类穿着总是近乎赤裸。

SCP-280-FR-2首先使用人类作为营养资源。 事实上,前者似乎更倾向于杂食性饮食,但无论何种动物,饮食中都包括有大量的肉类。已发现奶牛,猪与狮子以人肉为食,但从来没有进食过彼此。人类同样作为被SCP-280-FR-2圈养的交换物品,通常以电池供电,使其在16至20岁之间进行繁殖,哺乳期的女人将会服用[删除数据]。一旦幼儿年龄增大至8个月,其将与被迫与将会前往屠宰场的父母分离出来。在屠宰场,人类的肉将准备好,然后分发至各地。屠宰后的人类皮肤,骨骼和器官也被用于制作日常生活中的衣服,家具,仪器和各种配件。

同时人类也被SCP-280-FR-2用作宠物。虽然大多数人类实体都是由所有表现出关心的动物实体所养,但一些观察到的病例表明另外一些人类患有营养不良的症状,并处于令人担忧的卫生状况。 SCP-280-FR-2通常会谴责这种行为,少数人类则似乎因为自身的受伤而死亡。其他人类则在马戏团进行演出,或者如果他们呈现出非典型的身体或心理特征,则被放置于在动物园内。SCP-280-FR-2也经常用其作为支架使用。最后,死去的人类的尸体有时会被放入其主人的居室中,或者出现在自然历史博物馆里。

SCP-280-FR-3.jpg

在被俘人员的救援任务期间,在手术室附近拍摄的实体。

首次进入SCP-280-FR时,发现存在一个与SCP基金会非常相似的机构,该基金会的成员,即所有的动物实体,都曾进行过攻击,大部分是熊,猩猩和狮子,其所拥有的力量和耐力都远远优于特工。 由于强大的防御和火力,特工不得不撤退。令人遗憾的是损失了3名特工与6名D级人员。 随后的研究确定他们被SCP-280-FR-2设立的综合设施和配备的实验室监禁,最近的探索报告已经发现其开始用类似于没有事先麻醉的解剖对已囚禁的人类进行研究。

基金会一再试图协助SCP-280-FR-1囚禁的人类逃脱,但是这些实体被要求俘获所有基金会工作人员,并拒绝对话,随后系统地开始进行处决。 只有2名D级人员和1名特工能及时获救,还有两个人类实体,尽管没有对他们进行采访。SCP-280-FR-2从来没有试图用SCP-280-FR释放出SCP-280-FR-1。

在SCP-280-FR的另一侧同样纂刻有铭文,只能从SCP-280-FR-1所处一侧观看:

来个角色换位吧。

Are We Cool Yet?3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