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802
Black-cheeked_Woodpecker.jpg

外观类似于黑颊啄木鸟(Melanerpes pucherani)的SCP-2802个体。拍摄于2008年9月18日。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SCP-2802的数量众多且分布广泛,完全将其收容是不可能的。因此基金会决定将对于该项目的重点放在观察、跟踪以及销毁上。目前已指定一支基金会全球外派特工队伍对属于啄木鸟亚科的鸟类进行捕捉,同时对捕获的标本进行体检和扫描以确定其否为异常个体。

捕获标本中的非异常鸟类个体都会被释放,同时被捕获的SCP-2802个体都将被销毁。任何被捕获的且具有非标准样本特征的SCP-2802个体都应使用微型GPS跟踪器进行标记。 所有被标记的SCP-2802个体应始终从Area-22进行监测,并且应立即向当前项目管理员报告样本在已建立的标准范围之外出现的行为或生理变化。

SCP-2802的部分圈养个体被收容在Area-22的大型自由飞行鸟舍中,应观察这些个体是否存在与SCP-2802种群中已确定的行为或生理特征不符的变化。所有由SCP-2802圈养个体产生的卵都要被没收,同时孵化的所有幼鸟都要由经过适当培训的人员手工饲养。非异常的啄木鸟将在成年时被释放到野外,而SCP-2802的幼体将被收容。

在事故2802-1之后,所有负责直接处理SCP-2802个体的人员都应穿戴具有一定酸性化学药剂抗性的全身防护设备,详见2802-Alpha文件。

描述: SCP-2802是一种异常的生命形式,它与啄木鸟亚科(包括啄木鸟,姬啄木鸟和歪脖啄木鸟)的鸟类外观完全相同。但是它们的内部解剖结构与任何已知的脊椎动物生命形式却相差极大。

SCP-2802拥有和棘皮动物(海百合,海参,海星等)类似的流体静力骨架,而不是任何脊椎动物所拥有的骨骼或内骨骼。 其在颈部、躯干、翅膀和腿部内有几个充满液体的腔体,这些腔体被“肌肉”包围,“肌肉”根据流体压力的变化改变形状和排列以达到运动的目的。这些“肌肉”组织是由软骨细胞组成的,并能在个体缺少骨骼结构的情况下起到支撑身体的作用。尽管存在骨骼和肌肉结构的巨大差异,SCP-2802的运动模式却与正常啄木鸟无法区分。

SCP-2802体腔几乎完全由一个坚固而柔韧的软管系统占据,管内含有酸性黄色液体,这些酸性液体主要由氟硼酸(H3OBF4),硫酸(H2SO4)和三氟化溴(BrF3)组成。 这种被称做“单血管系统”的单一器官系统似乎有多种用途,其用途类似于普通脊椎动物的心血管、消化系统、神经系统和呼吸系统。在十个位于躯干内各个部位的腔状小型“酸泵”的辅助下,该系统能够在SCP-2802的体内传输营养和电脉冲信号。单血管系统似乎比传统的脊椎动物器官系统更有效,其可以更快地传递电脉冲并且不产生任何消化废物。同时SCP-2802体内的酸产生的异味以及强烈的腐蚀性可以阻止捕食者攻击或猎捕受伤的SCP-2802个体。

Celeus_brachyurus.jpg

外观类似于栗啄木鸟(Micropternus brachyurus)的SCP-2802个体。拍摄于2014年5月20日

SCP-2802的生殖系统与类似啄木鸟的生殖系统难以区分。SCP-2802个体能够与其类似的啄木鸟的非异常个体或与SCP-2802的任何其他个体一起繁殖。例如类似于拉美啄木鸟(Melanerpes striatus)的SCP-2802样本可以与类似于小金背啄木鸟(Dinopium benghalense)的SCP-2802个体或与普通的拉美啄木鸟的个体正常繁殖,但是其无法和普通小金背啄木鸟的个体繁殖。产下的卵可以孵化成SCP-2802或非异常亲本物种的标本,每种后代产生的概率大致相等。

在行为上,SCP-2802与普通的啄木鸟大致相同。它们以相同的方式进行喂食、筑巢、迁徙和繁殖。然而SCP-2802经常表现出对自己幼崽的敌意,比如忽视喂养幼崽或偶尔将它们推出巢穴。对受到敌对的幼崽进行的检查表明,SCP-2802个体只能以这种方式对待它们的非异常后代并正常饲养SCP-2802个体幼崽。

目前的观察结果表明,在撰写本文时SCP-2802约占地球上啄木鸟、姬啄木鸟和歪脖啄木鸟种群数量的██%。

Ivory-bill_pair.jpg

两个外观类似于象牙喙啄木鸟(Campephilus principalis)的SCP-2802个体。照片拍摄于1935年4月10日。

发现记录:SCP-2802,由自然学家███████████于18██年发现,当时其发现为标本采集目而射杀的象牙喙啄木鸟(Campephilus principalis)显示出了异常的内部解剖结构。在此初步发现后,由基金会代理人收集的所有象牙喙啄木鸟标本均显示相同的解剖结构。 在收集了几个活体标本之后,由于担心SCP-2802会对自然生态系统或人类构成威胁,因此基金会开展了协同努力以达到使野生SCP-2802群体灭绝的目的。

让SCP-2802灭绝的努力被认为是成功的,因为在1948年之后所有象牙喙啄木鸟的目击都没有证据证明其为SCP-2802。 在1985年之前SCP-2802被分级为Neutralized,当时其他的啄木鸟开始表现出与异常象牙喙啄木鸟标本相同的异常内部解剖结构。由于目前无法证明SCP-2802的存在对自然生态系统或人类健康没有任何负面影响,基金会启动了当前的无线电追踪计划,以确定SCP-2802与非异常啄木鸟的运动模式以及它们对环境的影响(如果存在)。

附录:事故2802-1
在████年8月14日,一个被捕获的SCP-2802标本通过类似泪管的专门心室喷射体内的酸来攻击收容人员。 事故未导致人员死亡,但是有三名工作人员受到了化学灼伤。 该SCP-2802标本被放入隔离的容器中进行测试。同时对于圈养的SCP-2802标本的检查显示其他个体并没有这种防御器官。

在事件2802-1后,████的SCP-2802被发现拥有某种类型的防御器官,同时在过去的█年中拥有防御器官的个体数量增加到██%。目前已经对收容程序进行了相应的更新,以便对SCP-2802可能的出现防御行为提供适当的保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