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815

项目编号:SCP-2815

威胁级别:绿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2815 需由MTF Epsilon-6 “乡里愚人”1的成员24小时监控。特遣队在周期性访问该村庄时应广泛性地伪装成国家与州官员、执法人员、旅客、研究者、机构员工与城外服务个人。特工Balogh通过与一名SCP-2815-1(指定为SCP-2815-1-A)开始一段恋爱关系潜入SCP-2815,以试图嫁娶进其家庭、诞育后代以及(除非显露出对收容的显著危害)被正式地引入到该社群中。特工Balogh随后记录和/或归档任何异常或可疑活动并以可能的任何手段将数据传递至基金会研究员以供分析研究。特工Hegedüs、Kolompár与Lakatos需与当地的罗姆人社群保持接触并维持互信,以此合作达成监视。

修订 (24/06/2016):由于SCP-2815被证明是高度自我收容的,关注点总体而言将转移到对███村及赫维什州中GOI-03852的任何活动的监控及对其影响的限制。由于其已建立用于监视的对GOI-0385的渗透措施,该任务委派给MTF Psi-13“女巫猎人”3。新的首要目标是防止GOI-0385激化SCP-2815。为了促进收容的相关Epsilon-6与Psi-13分遣队间的资料共享已被O5议会批准授权。

修订 (13/12/2016):以下资料获取自探险队Ψ13-2815-1612-1,MTF Epsilon-6需查看SCP-2815制的所有收获以及追踪源自███的所有产品与医学补给的货运。对样本的研究用申请可由首席研究员Dr. Hidegkúti Lajos或上位彼岸计划人员通过。样品需由Epsilon-6的便衣作业员伪装成普通顾客获取。额外的基金、材料及人力将提供给当地的Epsilon-6分遣队以达成上述目标。

Tree%20of%20Life%20-%20Ivád%20entrance%20-%20by%20Rakás%2C%20from%20Wikicommons.jpg

███村的入口,SCP-2815的家乡。

描述:SCP-2815是指一带有异常性质的同族通婚社群,由匈牙利赫维什州███村的大多数居民组成。村庄的367名居民 (95% 匈牙利人,5% 罗姆人) 中,约80%有血缘关系且属于拥有“████”或“████”的姓氏的一大型家族。仅当地的罗姆人社群和少数其它匈牙利家庭与████家族没有血缘关系。SCP-2815内的一致性与其有着共同祖先有极深的关联。据其信仰,血脉纽带通过使SCP-2815的成员与远亲繁衍加固,以维持一个更紧密联系的社群。外族通婚受到严格的限制,在任一世系的每五代中仅有一例可被允许。社群成员 (此后记为SCP-2815-1) 间拥有直觉地准确判断他人的亲交程度的能力,并以察觉出的血统纯度界定社会地位。

极少SCP-2815-1(少于3%) 带有无关痛痒的身体畸形。但这些个体在SCP-2815的精神生活中似乎扮演着重要的一角。虽然他们表面上饰演成一个中等虔诚度的罗姆天主教徒,但调查表明该社群的信仰衍自高度融合多种欲肉教4异端思想的匈牙利异教。 这少数有着身体畸形 (通常为多指、重度多牙症、尾部附肢、虹膜异色症、白化病) 的成员被给予táltos5 (此后记为SCP-2815-2) 的地位,并依匈牙利异教徒的传统在早达五岁或六岁时开始受训。

对法术仪式有效性的信念被广泛传播并被SCP-2815-2的异常能力仪式展示加固,这些异常能力在许多仪式中起核心作用。这些能力,包括千里眼、回知过去、有限预知、身体变形、异常治愈能力、感知与情绪投射、转换身体的流体为气态或固态以及远程操纵马匹,被SCP-2815广泛认为是直接与其身体畸形相关的。这些能力的应用形式似乎以替代疗法为主。宗教活动混合了匈牙利异教与普通欲肉教的仪式,且虽然从未被观察过,其中包含了凌迟6

其中的成人仪式值得一提,它将在女性个体23岁或男性个体26岁时进行,而双性人则因为属于SCP-2815-2而会在其青春期开始时进行。其围绕对一被教徒称为“aklóca”、被圣职者称为“akolossz”12的外来器官或生物组织的消耗 (读作吞咽) 或植入。该种物质被基金会专家分类为SK-BIO类型Z13。据推测正是这一器官使能一名SCP-2815-1能感应并判断另一个体的“血统纯度”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