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817

项目编号:SCP-2817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2817-1在各种意义上将被视作一名标准基金会D级人员看待,在执行程序-453-Palmyra的间隔期间可被用于测试没有表现出有害性质的Safe级项目。每月末,SCP-2817-1将由一名武装守卫护送到Wing-3的东区完成程序-453-Palmyra。这期间SCP-2817-1将依照协议被视作一个SCP项目,并相应改变应对和称呼方式。SCP-2817-1被允许每周接受复杂性创伤后应激障碍相关心理咨询,特别针对通称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SCP-2817-2将以基金会对SCP-2817的批准版本程序-453-Palmyra进行收容,由SCP-2817-1执行。守卫或其他人员不得干涉程序-453-Palmyra。在程序结束后SCP-2817-1将被询问,给予心理咨询,之后送回D级宿舍。

正在尝试于程序-453-palmyra的进行间隔期定位并抓获SCP-2817-2。SCP-2817提供的情报表明SCP-2817-2可能作为一跨星际实体常住地外,因而无法收容。

描述:SCP-2817是一由SCP-2817-1及SCP-2817-2创造并定期执行的复杂仪式。

SCP-2817-1是William Simon Higly,一名混血男性人类,曾经为D-77810。SCP-2817-1此前因与其兄弟Thomas Michael Higly涉及一起双尸命案被判终身监禁,两人在████年被基金会招募为D级人员。SCP-2817-1的兄弟曾被编号为D-113,但现已死亡。基于由SCP-2817-1提供的信息,推测D-113在被基金会招募前的██年内也是SCP-2817的参与者。在D-113死亡前, SCP-2817-1每月与其轮流参与SCP-2817。SCP-2817-1与SCP-2817-2有极其密切的关系,甚至可通过非言辞交流理解彼此的复杂心理构想。

SCP-2817-2是一3米高无毛发人形个体,肤色为淡紫色,发出低度紫光。其穿戴一个王冠和华丽长袍,持有一类似权杖的粗糙物体,似乎是以骨骼和木制法锤制成。该实体具有任意出现消失的能力,会主动出现参加SCP-2817。SCP-2817-2被SCP-2817-1称作“地毯王”,宣称其执行SCP-2817是“忏悔罪行,寻求裁决”。SCP-2817-2的人格被SCP-2817-1描述为极度激动、内向,且“相当缠人”,并对观察SCP-2817的守卫表现出持续的敌意。由此,关于SCP-2817-2的已知实证数据及大部分信息均由SCP-2817-1提供。

据SCP-2817-1所言,SCP-2817是能将SCP-2817-2大略收容的方法。在SCP-2817期间,SCP-2817-1会穿着一身僧侣长袍、手持短柄斧1去往SCP-2817-2以未知方式事前指定的地点。SCP-2817-2会出现并跪在SCP-2817-1面前。接着它会以某种未知语言念出一段话,SCP-2817-1同时回应以将手以仪式化姿态轻柔地放在SCP-2817-2肩膀上。之后,SCP-2817-2会低下头,SCP-2817-1将其斩首。尸体随后会消失,仪式会在下个月内重复进行,SCP-2817-2则会完好地重新出现。在仪式后,SCP-2817-1会告知基金会人员SCP-2817-2要求赦免的罪行,一般为宇宙级的种族灭绝或黩武行为。
SCP-2817是SCP-2817-2的自我惩罚,使其能保持继续行动。其效力如何未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