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82

项目编号:SCP-282

安全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282应被保存在一个配有对爆炸、化学品、生物及模因高度防御的标准收容柜中。进入SCP-282收容区域的人员需经过视网膜验证,且任何长于三小时的实验均不会被批准。

描述:SCP-282是从密克罗尼西亚的特鲁克环礁上回收到的儿童玩具。SCP-282有着一组魔棒或杂耍棒的外形,明显是由当地可得到的材料制成的。
历史/文化资料显示SCP-282最初是被该岛的土著在一个每年一次的复杂仪式(被称为█████ ██████,直译为“他动了”)中使用以给下一年带来好运。该岛上大量的异常现象使基金会注意到SCP-282的存在,这些异常现象包括特别漫长的收获季节,数种在当地生长的不明品种的水果,以及传教士们所报告的奇怪的光和噪音,还有数对长得一模一样的儿童。对SCP-282的性质的全面研究仍待批准。

附录 282-A
在特鲁克环礁进行的清查行动中获得了大量信息,包括一套近乎完整的SCP-282的使用指南。在该环礁采取的行动将减少,针对异常现象能否重现的全面试验仍将继续,尽管协助回收SCP-282的队伍对此感到不安。

附录 282-B
4级以上人员可以阅读事故報告事故报告 282-CB。自██/██/████以后,任何尝试重现SCP-282效果的人员均将被处决。所有剩余信息仍处于保密状态。
[数据删除]

附录 282-C
从特鲁克环礁的一个居民处没收的材料像是一个SCP-282的不完整的复制品。由于复制品(似乎正处于制造过程中)未表现出异常性质,它已被放到SCP-282的收容室中直到我们可以确认它的性质。基金会采取的逼问并未得到关于如何或为何制造它方面的消息,但确实显示出回收地点的许多居民或许知道如何制作或对制作类似的复制品带有兴趣。
回收到的复制品是否与SCP-282一致尚未明了。


事故报告282-CB

J██████ Garrison博士的个人日志,██/██/████
重现文件 282-14至17中描述的仪式的尝试进展缓慢,主要是由于使用SCP-282的那些令人筋疲力尽的要求。首先,我们花了半周才找到站点内能够耍杂耍棒的人。

[作为参考:研究者M███ Munoz,一个医学技术分析师,最终被选为测试对象。]

其次,SCP-282显然相对于普通杂耍棒而言更加难用,所以他不得不花了几周来练习。

最后,也是最顽固最恼人的,我们手头上的指南要求对象用SCP-282不间断地杂耍,36个小时,要求低错误率且棒子不能落地。才是让我们目前为止已经花费了两个月的原因。他们可以说敬业精神啦,项目经费啦,结果啦,但它要求的耐力才是最他妈近乎非人的。有人建议我们可以通过静脉点滴咖啡因和电解质来保持清醒,我还挺愿意试试的。

第0小时
对象站在一个10米 x 10米,按照回收到的指南布置好的防爆室中。其余的准备如下,对象站在一个半径1.5米的圆的中心,圆周用当地的花标示,一个山羊头放在圆内(译注:原文为anterior point,疑为interior point)。该圆外是一个半径3米,用以木质工具亲手捣碎的山羊和鸡内脏的混合物标示的另一圆周。这之外是最后一个半径3.5米的圆周,用鸡的羽毛,带有鸡和山羊脚印的灰,以及数种草药和人血混合成的膏状物标示。一套鸡骨架和一套山羊骨架摆在房间四周,并处于最后一个圆的圆周外。对象,即医师M███ Munoz,与点滴相连,站在中间,拿着SCP-282。对象开始使用SCP-282。

第1小时
对象持续着杂耍,没有大错误,也没有异常报告。生命体征正常。

已经6个小时了。他依旧没让它掉下来。我觉得这次很有希望。我透过厚板玻璃观察,每一次他出岔子我都会紧张。每一次。这开始有点荒唐了。我担心这可能是这SCP的效果,所以我告诉了那些警卫,但我觉得这在心理上的压力大于推动力。打算去叫另一个人来看着,然后在这里的小床上睡一觉。

醒了,他还在继续。

注:试验室中的仪器显示对象的心率在此时略有升高。

第18小时
对象报告说听到了试验室内部的笑声,试验室外的观察者报告没有异常。

第23小时
对象开始逐渐变得偏执,称该试验不会奏效并询问他是否可以停下。鼓励他继续杂耍,且任何情况下都不应扔下棒子。猜想这是因为紧张的反应。

第26小时
对象称感觉到室内有股微风。强风的迹象十分明显,圈外的动物骨架的移动像被吹走一样;但是,第一个圈上的花均未被影响,对象的杂耍也如此。

第27小时
所有室内的照明突然变得模糊。此外,最外的圆似乎突然完全从视野中消失。尽管防爆室被密封且处于地下,起风的迹象增加了。对象被鼓励继续杂耍。

注:随后的记录表明室内的照明没有电力上的问题。猜想这是该SCP的效果之一。

第30小时
对象报告感到寒冷,感应器确认室内的温度已经降了20度。继续杂耍。

我几乎不敢相信他坚持了这么久。很明显的,错误率应该会随着时间增长,但他依旧没掉过一次,而且错误率似乎还减小了,就像是技巧在他心里逐渐根深蒂固一样。最后的挑战来了。他看上去很累,不过我不怪他。

第32小时
第二个圆周似乎被往内吹了,然后完全消失。对象并未对此报告。

在十分钟后,在试验室四周的骨架立了起来,尽管缺乏肌肉或用以连接的组织。对象不再作出反应,只是小声地咕哝。

第33小时
最内的圆周消失了,光线再次变得模糊,直到试验室内完全暗下来。观察者注意到一个声音喊着,“他动了”,随后杂耍的声音消失,可以听到咔哒的响声。已经下令执行等级2封锁。

注:通过红外摄像头进一步的分析表明在33:14时,对象的膝盖发软,随后开始大声说着什么,直到摄像被数次明显只能在红外感应器上观察到的耀眼闪光中断。此时,对象完全消失,SCP-282落到了地上。

第34小时
试验室内又出现了杂耍的声音。

注:红外摄像头表明试验室中出现了一个与M████ Munoz不相符的人形,它捡起了地上的SCP-282,并低声笑着继续杂耍。

第35小时
又出现了数次红外闪光,其中一些已经进入了可见光区段。收容室中非常暗。在35:28时,收容室的一侧被一个突如其来的████摄氏度以上的高温破坏。

摄像头影像显示该未知的力量继续彻底抹消着其前进路线上的障碍物一直移动到一个紧急楼梯通道(楼道已受损,但结构未受破坏)。到达地表后它继续在设施中破出一条道路直到到达Site-██的边界,此时不再能看到对象。以上所有事件发生在4.7秒之内。附近的人员报告仅看到一道灼热的亮光。

注:摄像头影像显示在即将突破设施边界时,该力量暂停了数微秒,然后消失了,而不是离开设施。红外影像显示当时试验室是空的。

在数秒后,试验室中的光线恢复正常。对象回到了试验室,瘫倒在地上,身边是SCP-282,就像是掉在那里一样。此外,一层平整的灰覆盖着整个试验室的地板。急救队伍进入。

对象目前正接受创伤后应激障碍治疗,预期可在短时间内回到一般行动中。


行动后报告

来自对测试对象M████ Munoz的采访

我……我在杂耍,对吗?就像我在最近的,那操蛋的,一整天里都在做的一样。然后,所有东西都被吹起来,就好像我站在[已编辑]龙卷风里一样,然后我感到这……东西……我连它是什么都根本不明白,不过它就在那里而且我能……基督啊。一切都落入黑暗中,而且我知道我移动了,我在其它什么地方,因为我知道那里没有什么地板天花板也没有那些操蛋的棒子。只有……什么都没有,真的,除了黑暗之外。
然后就到了那里。妈的。我知道的,那里还有别的什么东西,即使我看不到听不到也感觉不到因为根本没有可给我看给我听给我感觉的。它就在那里等着,把我留在那儿,等着我做什么……我蜷成一团,试着不让它注意到我,但它就在那儿紧紧盯着我。最后,我只是告诉它我想离开。就这些了。

附加资料:
超过██████的资产损失是由事故-282-CB造成的,且三个不同SCP的收容被突破了。因此,当前对SCP-282实验的限制开始实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