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848

项目编号:SCP-2848

项目等级: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SPC-2848被保存于其被发现时存放的容器内,其及其容器被存放在SIte-19安保侧翼的标准1级收容单元内。

SCP-2848的收容室配备了基础音响系统和收音机、电视机,以及供采访人员使用的桌椅。应使用标准录音设备记录所有采访。

更新:经O5会议批准,SCP-2848的遗骸已按照其意愿进行处理。

描述:SCP-2848是一个1989年从田纳西州██████████的Fiesta Mexicana Grande餐馆回收的玉米饼,由油炸的玉米饼皮、碎牛肉、生菜、西红柿、美式白奶酪和各种配料组成。

SCP-2848具备完整的知觉,具备理解和使用英语口语沟通的能力。调查显示,SCP-2848的外壳发生通常被形容为“非常轻微”的轻微振动,发出与人类语言无法区分的声音。SCP-2848可以通过尚不明了的组织感受触觉和气味。尽管SCP-2848无法描述其周围的物体或人群,但其确实声称能够“看到”周围的东西,由于其目前处于不明状态,因此无法确定这是其被蒙蔽的真实感觉或是其想象出的感觉。

SCP-2848对其如何成为SCP-2848一无所知,但它可以想起以前的很多事情和状况。虽然SCP-2848对过去数十年的时事、个人生活的信息和大量股票市场数据有着广泛的了解,但它不记得自己或任何其他人的名字。

在被收容后不久,SCP-2848被确诊重度抑郁,Site-19的首席心理学家Dr. Glass保持每两周与SCP-2848进行私人访谈。在此期间,Dr. Glass建议SCP-2848团队的所有成员以自愿为前提定期与SCP-2848交流并“保持陪伴”。

检索了大量的日志以试图缩小当天在餐馆中出现的人员名单,但信息仍然很少。SCP-2848被发现时处于一个白色的聚苯乙烯泡沫塑料盒中,很显然SCP-2848本应被装在其中带走但却被忘在了桌上。当店员听到垃圾桶里发出声音时,他以为发现了恶魔并联系了当地的一个牧师进行驱魔。这触发了全球超自然联盟的警报,随后他们将SCP-2848交给基金会进行研究。

采访记录

采访资料非常详尽,还包括十几年中的一些日常对话。下面是由SCP-2848收容团队在其被重新分类为Neutralzed后挑选出的,被认为可以向读者明确展现出SCP-2848的态度、感觉、思想、和个性。

项目主管Dr. James Kapera

回收后初次谈话摘录(1989年8月14日)

Dr. Kapera:SCP-2848,你能告诉我在你变成现在这样前发生了什么,或者你怎么变成这样的吗?

SCP-2848:我还记得以前事情是多么简单,我曾可以和人们聊天。我有朋友,有邻居。现在谁都不在了,只有你们,坐在这问我一些胡话。

Dr. Kapera:别这样,SCP-2848,我们不想让你难过,我们只是想要搞明白。

SCP-2848:明白?我告诉你些你能明白的事。你老了,你独身一人,那些你能告诉他们自己感觉的人都不在了,因为人都不在了,就这样。

Dr. Kapera:别这样,SCP-2848。回答我的问题,你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你变成现在这样的?

SCP-2848:我不记得了。

Dr. Kapera:你还记得什么?最开始的事情。

SCP-2848:我被一片白色包围着,我想我是死了。然后光都暗了下来,再然后他们打开盒盖,于是我尖叫起来。

Dr. Kapera:你还记得在那之前你在做什么吗?

SCP-2848:不记得了

Dr. Kapera:2848?

SCP-2848保持沉默并不再回答更多问题。


1990年,SCP-2848被确认在7月的反应性变差,Dr.Kapera进行的一次谈话确定对SCP-2848来说那是“每年的艰难时间”。在此时间内的谈话应保持简短以使SCP-2848保持配合。

谈话91-288(1991年7月12日)

Dr. Kapera:早上好,2848。

SCP-2848:早上好,Jim。

Dr. Kapera:昨晚过得好吗?

SCP-2848:很好。你们新来的姑娘人很好,是个好的倾听者。

Dr. Kapera:她在努力,你感觉怎么样?

SCP-2848:不是很好,现在是每年的那时候,你懂的。

Dr. Kapera:我知道。我能为你做什么?放点音乐或是别的?

SCP-2848:不用了,我想我待着就好。你不介意我们取消今天的采访吧?

Dr. Kapera:没问题,我明天再来和你聊天,行吗?

SCP-2848:谢谢。


采访92-221(1992年7月16日)

Dr. Kapera:刚看了一下,2848,休息室里有部新的电影,是关于爱情的故事。如果你感兴趣的话,我可以带你过去。

SCP-2848:谢谢,但是不必了,也许下周吧。

Dr. Kapera:好吧,到时候再说。


谈话93-11(1993年1月5日)

Dr. Kapera:2848,为什么你从不谈论你的家庭?

SCP-2848:有什么好谈的?儿子们都不跟我说话,老婆死了……她的家族完全都不理我。

Dr. Kapera:你的儿子?

SCP-2848:我……对不起,讨论这个的话我不是很舒服。

Dr. Kapera:这可能可以帮我们判断怎么帮你变成原来的你的,2848。你能给我们提供任何信息都好。

SCP-2848:对不起,我就是不想说这些。

Dr. Kapera:好吧,希望你能重新考虑一下,我们不知道你能像这样保持多久。

SCP-2848:我猜能到我死吧。


采访99-335(1999年9月10日)

SCP-2848:Jim?

Dr. Kapera:怎么了,2848?

SCP-2848:我死的时候会发生什么?

Dr. Kapera:啥?

SCP-2848:我刚在想……我知道这发生之前我已经是个老人了,但是……我是说,我现在是个食物,我死的时候会发生什么?

Dr. Kapera:嗯,自从你被收容以来,你看起来一点也没变坏,你的菜叶都还是绿色的。

SCP-2848:所以说……我会永远保持这样?

Dr. Kapera:我们也不知道,2848。没有足够的信息去进行猜想。

SCP-2848:我已经死了吗?

Dr. Kapera:我们觉得不是。至少目前我们知道事情发生那天进入餐馆的人都没有被报告死亡的。

SCP-2848:所以……我还在外面行走,同时也在这里?

Dr. Kapera:就像我说的,我们不知道,2848。如果你可以告诉我们任何能帮我们识别你的事情……

SCP-2848:不不不,不用了。我想我在这挺好的。我在这挺好的,我猜是这样的。

Dr. Kapera:你还好吗,2848?

SCP-2848:我已经不好很久了,Jim。

Dr. Kapera:2848?

SCP-2848不再回应。


SCP-2848无效化记录

2001年1月14日,SCP-2848停止回应。尝试使SCP-2848苏醒,但SCP-2848自被回收以来从未改变的外观开始急剧变化。接下来的一周内,SCP-2848的生菜叶变成了棕色,然后西红柿变干。如同对其他食品一般持续观察了SCP-2848的降解和腐烂。

随后发现了SCP-2848可能的原购买者之一Manfred Tanish于2001年1月14日去世。曾有建议对Tanish先生的一生与SCP-2848的事件有多少相符进行调查,但结论是这是对资源的不必要开支。Dr.Kapera之后对此决定进行申诉,他的发现——后来他自己花时间收集的——被保留在最后作为《SCP-2848:最终调查》(见附件)。

SCP-2848的遗骸在O5会议批准后按其遗愿进行焚烧,灰烬被洒在科德角的海滩上。


SCP-2848:最终调查

在SCP-2848第一次以它目前的形态被察觉的那天,Manfred Tanish正在那个餐厅用餐,这一点可被当地银行记录中找到的开给餐厅的个人支票证明。Tanish先生与几个同事一起就餐并买了单。

与其他雇员的谈话并未提供与当天有关的其他信息,但是,很多接受谈话的人提供了有关Tanish先生的重要信息,这些信息已被整理到此报告中。根据本次调查进行时遵守的低等级调查程序,仍活着的对象的名字将在其死前保持被编辑。

对象 信息
Mary Bolton(死于2007年7月7日 确认M.Tanish是个鳏夫,他的妻子在80年代初死于车祸(后来确定时间为1981年7月14日),又确认M.Tanish有至少两个孩子。
Carson Gearin (死于2002年8月30日 提到M.Tanish每年都为多个慈善目的捐出数千美元。为确认这一信息获取了目标的税务记录,但发现这些捐款——如果存在的话——从未被扣除1。与此信息唯一可能的关联是一张儿童的带相框照片,此前被发现与联合慈善2有关。
Leslie Major(死于2010年12月23日 提供了列于M. Tanish紧急联系记录上的他的近亲的联系信息。尝试联系近亲但失败了,号码已无法接通。进一步调查显示该人的名字为Lawrence Tanish,但未查到在哪。
[已编辑] 提到M.Tanish在妻子死后就与两个儿子疏远了,拒绝提供更多信息。
John Whitehead(死于2004年3月4日 提供了目标工作生活的有用信息,包括数次高度赞扬目标作为雇主时的职业道德、公平和稳定。最初不记得M. Tanish曾失去爱人,但在提醒后记起他“处理得很好”“从未影响工作”。
[已编辑] 在最终接受采访前拒绝了三次。声称想要避免传播关于某个死者的“坏感觉”。

基于我在SCP-2848被收容的十多年里对他进行的广泛访谈,我的结论是SCP-2848几乎肯定与Manfred Tanish.有关。

SCP-2848被创造的机制目前未知。这些材料为单独记录而保留在此,同时SCP-2848团队要求条目保留在项目的核心列表中且不被撤销。

Dr. James Kapera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