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 Molte Voci

没人有意见的话就分到 SCP-2052 了。- Russo Jr.

这是昨天做的。暂时分到未使用位置,直到我们弄明白如何制作正式编号签。- Russo Sr.

老的标题每次刷新都要变。我猜它有什么能干扰到这东西对信息的影响? - Kingham

是的。这大概可作为此异常性质的样本。我建议就这么留着不动,直到它基本上无害为止。- Scranton

没意见。- Russo Sr.

两天过去了我们还是没有编号。干脆我们用非正式代号,不然报告里就得一直“该项目”、“该异常”用到死了。- Russo Jr.

"Di Molte Voci"如何?意大利语的“众声之外”。- Grimes

我觉得不错,除非有真的熟悉意大利语的谁来改进。- Russo Jr.

不要分配项目等级。肯定留不住,而且数据库搜索可能会被它卡住。- Russo Sr.

作为项目等级的替代:Di Molte Voci 令文件记录无比痛苦,但防止其异常效应传播时doable.不过还是 Stay on your toes,直到我们弄清楚它到底能做和不能做什么为止。- Benvenisty

数据库搜索已经剔除了信息危害,所以你们不必担心这个。- Rosen

对Voci自己本身而言,我觉得没理由一个标准锁盒不能解决问题。肯定得一直留在Site-82,转运会有意外污染的风险。- Kingham

站点的部分锁盒是密码锁。我没看到哪里说它会对此有影响,但就用字面意义的锁和钥匙来保存总会是个谨慎选择。- Benvenisty

任何契合特定语段、数字之类的东西,都会在此异常的即兴发挥下变得不可靠。这应该是指导性收容规则。- Graff

那视网膜扫描器呢? Site-82的散装存储库上就有一个,不用这个或者ID徽章的话,我们的安保选择就没多少了。站点有严格的“不依赖面部识别”政策,我可不想知道为什么。- Benvenisty

视网膜扫描基本上肯定没事。只是记得如果有任何系统BUG就马上CC我。- Graff

除了关键语段和正式能指会变得不可靠,收容基本上涉及对受影响文件的软隔离,以及每几周一次的全站3G级记忆删除。- Scranton

你刚提议的把所有文件转移到临时收容间、只在翼区或者我们的区域外安置守卫,这些都和“软隔离”大相径庭。- Kingham

我知道你哪里不明白。对模因和信息危害,软隔离会让信息传播受到限制,但应当绝对地最小化受影响文件与其他任何东西发生交互连接,而只有条件妥当的人(比如所有有权限访问这篇的人,除了Rosen,但我觉得他可能已经读的够多了)能进入到这两层。对此有一整套协议,但我不能在这里留链接什么的。- Graff

等下,3G级可不是这种信息危害的标准。Scranton解释下?- Graff

你有读过我对信息空间失调和凌迟模因丛的文章吗?我最近一篇论文讨论了这些现象是如何仿制出效应范围的,看起来这里也可能适用。这么大的范围效应,我们可负担不起不试一下。- Scranton

我重读了论文,我同意了。全站3G级,每月两次。- Graff

是异常中心型还是项目中心型的描述? 便于阅读一般是项目中心型,但考虑到现在的状况,我觉得可能异常要优先描述。- Grimes

项目中心型更好。- Russo Jr.

这就做。- Grimes

Di Molte Voci 是一个丑角面具,以狂欢节玻璃做成。其实,等下-这个韵律。 HAR-le-quin MASK-made-of CAR-ni-val GLASS。这会不会有关联? - Grimes

可疑— 韵律敏感类异常一般表现得不一样—而且这里出现英语韵律也很奇怪—但我也不能排除。好眼力,Grimes。- Graff

实验室没有发现不寻常的痕迹,就是内测有些油迹,说明曾经被戴上过。但很难说是什么时候。- Garcia

核心异常是对特定信息的扰乱,让某些部分随机化,然后把其他部分替换成随便什么与它有关的讨论。- Grimes

我认为它专门影响共识性信息(就像标准异常概要),这就是为什么此处没有真正的收容报告- 就像个应该躲在幕后的东西。像标题、协议、项目等级、明确授权声明,还有其他一些标志性要素都会随机变化。不知道为什么我们的名字不受影响。- Kingham

这是对受影响信息很好的律师式总结。基本上任何“命令式的”东西都是易感。- Scranton

当然从我们真正理解的来看,它要远比这复杂,但我想这对普通读者也差不多够了。反正没人会去读或者理解我们的论文的,所以何必在意这些专业术语呢? - Graff

别这样Vanessa。这会变成最终版本的。- Scranton

Di Molte Voci似乎在影响信息上有多个触媒。有典型的信息危害,这意味着任何与之有关的东西,无论真实细节如何都受影响。连接或者提及这些文件的东西也要被影响,但提及的门槛数一般是四。- Graff

比如,我留在Kingham桌上的便签会在三次提到 Voci后被影响。可能也许是群星对齐。-Benvenisty

信不信由你,我还真对Di Molte Voci有某种天文学意义将信将疑,但没什么能影响到这种提及的门槛。- Graff

在最初收容后没多久,我们发现它在310米的半径外会削弱许多。不过我天才的想到这不只是个常规的效应范围? - Grimes

经过进阶信息危害研究,以及我自己的私人理论,是这样。随收容进行这已不是关注重点,但如果有任何具体可说的东西,我们会添加一些研究意义。- Scranton

“阵亡数字”包括43份本篇一样的收容概要,271篇其他基金会文件及资产,还有至少450份未收容信息。- Russo Sr. (更新于2012-08-08)

没有确切阵亡数字其实只是对研究员、收容专家和档案员的说辞而已。- Garcia

我们已经是高薪了,不用觉得你还需要奉承。- Benvenisty

不管怎样感觉不错:)- Garcia

总之,Di Molte Voci是我在度假的时候找到的。对,那些说基金会特工会在度假的时候会撞到SCP的传言是真的,或者至少说的是我。总之,我在西西里逛一家古董店 (也就是说我在自己找麻烦),然后发现了一个超级漂亮的玻璃面具,看起来是小丑戴的那种。前台的女人自称Greta,她不想要来换,而是要我以物易物。在与一位70岁老奶奶愉快喝咖啡一小时后,我得到了这张面具。她说这东西能消除谎言,所以对她没用了。我感觉她不会想多说这个问题,也就没逼她。两天后我飞回了家。

其实在离开前一天,我就在和我妈打电话的时候触发了它的效应,我试图清点Instagram上对这面具的回应,结果却重复了全部20条评论。我以为是太累了导致的,然后把它带到了工作地点。接着发生了同样的事情,我们就开始安排收容了。- Kojo

Di Molte Voci原先所在的古董店在我们后续拜访前就关门停业了。隔壁洗衣店的店主说这家店已经亏损了相当长时间。- Strunk

这和她给我说的一致。好吧她没直说她快破产了,但她看起来是不健康得瘦,让我买单也一点没不好意思。她在吃饭期间还想卖给我其他一些东西。但就是不让我为那个面具钱。显然不是收容要关心的,毕竟我们不可能计划在最近任何时候掉这东西。但也许这对它的异常性质有什么特殊意义? - Kojo

等下,怎么这些字词红了?不是我做的。- Kojo

我有种预感,但还没什么可说的。我们会跟进。- Graff

我怀疑Di Molte Voci只是单纯要给我们找麻烦。它可能有些历史了。不是该有原地调查吗?结果如何?- Kingham

是有,但如同预期,不能把信息压缩成报告概要。我正在从“有用”的堆里摘选供词,然后把它们拍在一块儿。- Strunk

有用了。看这里。- Strunk

如果她知道Di Molte Voci对周边效力更强,这就能解释为什么她会把它搬到店里去。她能很高兴把这东西典当给陌生人,所以也许她没意识到这是在滚雪球。- Grimes

又或者她根本不在乎。她年纪大了还要破产了-也许她就是想让状况能稳定到她计划的什么时间。- Kingham

又或者,她想要真的需要它的什么人得到它。当我和她谈起我最近发现自己居然是被收养的,她看起来很同情,但提到说有人就是需要一些谎话。对此我没追问。- Kojo

这就说得通。她要你陪他吃的这一餐可能是某种试探,想看看你能不能好好使用它。- Grimes

她大概没料到我会把这东西交到这么个秘密组织手里。真是遗憾。- Kojo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