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870

项目编号:SCP-2870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疑似爆发区域的医院记录都将被监控以确认是否有SCP-2870-1个体。若发现新个体,一名基金会特工将潜伏进医院.并用技巧建议SCP-2870-1与SCP-2870-A谈判。 在恢复期后,所有关于病人和SCP-2870病例 的记录将被全部销毁,视情况可进行A级记忆删除。

所有未就医的SCP-2870-1个体将被带往最近的基金会隔离设施直至恢复,之后施以记忆删除并释放。

描述:SCP-2870是一种感冒,由其产生出的鼻腔、喉部黏液将具有感知力并能有限地活动。尽管基本是相互连通的一整团物质,这些黏液的不同部分被确信具有不同的人格。所有 SCP-2870影响到的黏液似乎都处于在鼻孔附近的一小团特定黏液SCP-2870-A的指挥下。这些黏液可以被移除出鼻腔,但SCP-2870-A不会因此消失,直至病人(在感染的这段期间称为SCP-2870-1)不再感染SCP-2870。

SCP-2870-1和SCP-2870-A间可能可通过心灵感应交流,SCP-2870-1宣称随时都“听到”SCP-2870-A的声音。SCP-2870-1可通过以“告诉他”为句子开头、并将SCP-2870-A直接设想为对话对象的方式来实现对交流的回应。通过这种方式,基金会已得知所有SCP-2870-A个体乃是同一人格的间断显现,该人格自称为SCP-2870影响黏液“军队”的“领导”(级别未知)。

SCP-2870-A以革命为目的,即夺取SCP-2870-1身体的完全控制权,这在SCP-2870-A看来是一个由SCP-2870-1执掌的国家。自收容以来,没有SCP-2870-A个体能在SCP-2870-1被找到前达成该目标,当前也未知其是否真的可行。

SCP-2870-1有可能通过谈判来与SCP-2870-A达成相对和平,但总是只能维持很短的时间,因为SCP-2870-A会把以鼻呼吸、抽鼻子、挖鼻孔、吞咽和任何形式的摄食都当作敌对行动,并出动己方部队作为对SCP-2870-1的报复。

SCP-2870-A有能力挑起的“军事”活动如下::

  • “演习” – 黏液集中从鼻腔后部流向前部又返回,重复数次。
  • “装弹” – 喉部的黏液增多。
  • “占领” –集中黏液到一侧鼻腔内。
  • “敢死队进击” – 鼻腔内突然流出大量黏液

附录:采访记录2870-Alpha
特工P█████ Becker志愿被SCP-2870感染以采访SCP-2870-A,在数小时的谈判后得到对方同意。SCP-2870-A被发现在后来的显现中对此次互动没有记忆。

SCP-2870-1:告诉他为什么你会想攻击我?

SCP-2870-A: 哈!你伤害我们可比我们伤害你久得多,阁下!

SCP-2870-1:告诉他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

SCP-2870-A:我不怪你。在你的傲慢面前我们这些小东西的破事总是很不重要,但自我还是一坨小痰开始我就生活在你的统治下。

SCP-2870-1:告诉他我还是不明白。

SCP-2870-A:你的军队经常经过那里。把人民推来推去活活干涸而死。如果我们迷路离洞穴太远,我们就会被打进洞里。我还记得几天前你派出的凶徒带走了我的母亲。这时我终于忍无可忍。

(注意SCP-2870-1确实记得在感冒前几天随意挖了挖鼻孔。)

SCP-2870-1:告诉他我很抱歉,但我必须做这些事才能生存。

SCP-2870-A:真的,现在?很好,先生,我们也是如此。我很抱歉,但这场仗已经等待很久了。我对你没有太多恶意,你也是没办法,但我们都是这样无力忍受。

SCP-2870-1:告诉他你赢不了的。

SCP-2870-A:我会关心吗?我们中有谁会关心吗?我们中的一部分会死去,这是肯定的,但也好过在缓慢的死亡中一个个注定于过去的生活。我会说我们开始造成影响了。

SCP-2870-1: 告诉他好吧,你是对的。
SCP-2870-A:那就来吧。我希望和你在战场上再见,先生。

SCP-2870-1:告诉他我想这不太可能。

SCP-2870-A:你对我们的胜利也是这么说的。

[记录结束]

他有超过8或9句句子,包括现在这个, 以在到达这个用户页尾前建立个阴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