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88
IMG_9802-1.jpg

SCP-288

項目編號:SCP-288

項目等級: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288須保存在保險箱內,只有二級以上權限人員可以知道密碼。它們現時存放在回收時發現的天鵝絨內襯黑色小盒。未授權人員被發現配戴或帶走SCP-288 將被立即遣散出駐地,並給予溫和的紀律聆訊。曾在實驗中配戴SCP-288 的人員必須在事後接受全面的心理檢測,以及記錄他們的經歷。SCP-288不須額外的收容措施。從各種意義而言,沒有被戴上的它們是無害的。

描述:SCP-288包括一隻女性訂婚戒指(後稱SCP-288-1)和匹配的男性對戒(後稱SCP-288-2),兩者皆表面為銀,戒指上有一顆小鑽石。它們相對平庸,沒有可以識別源頭的印記,不過有員工形容它們“是對不錯的結婚戒指,除了有少少平淡。”在各種感官下它們完全正常,並在實驗過程中已受損壞(後來通過典型珠寶業修復),只在配戴時會觀察到其效應。

當戀愛中的女性帶上SCP-288-1時,她會立即扮演流行媒體中的“理想主婦”。女性形容她們好像失去身體一切控制權,只能觀察自己的行動。她們會失去個人主見,並完全順從她們配偶的決定,甚少展現負面情緒。她們會產生一種猶如本能的煮食和烘烤知識,煮出各種被認為是“傳統美式”風格的,例如蘋果派和起司通心粉等菜式。這些菜式總為專業製作的,不論先前的本領如何。在清潔以及修理燈具亦有類似表現;對象定期地展現縫製及針織能力,即使她們在戴上SCP-288-1前並無此類能力。隨著此種知識,她們會感受到一種固有的衝動,不停地煮食、清潔和修補家中四處;她們失去了外出找工作的念頭,變得對配偶服從和忠貞,同樣情況出現在宗教和權威人物上。許多SCP-288-1配戴者都穿著相對穩重的服裝,並對褲子和較為暴露的衣物感到不適。她們亦顯露出喜愛小孩,如果沒有子女會有生兒育女的衝動。

對戀愛中的男性帶上SCP-288-2時,他會遭受類似的變化,呈現大眾媒體中描繪的“美國老爸”特征,不論他有沒有子女。男性描述和女性相似的經歷,感到不能控制自己的行為。他對政治、宗教、權威人物顯示出忠誠和服從,以及對他當前職業的管理機構的先天責任。他會長時間工作並不作任何抱怨,且在工作中保持樂觀積極的態度。無論過去個性如何,他都變得友善和平易近人,懂得和小孩相處並忠貞於配偶。他總是願意在家中幫忙和樂於替配偶按摩肩膊。有子女的男性會改變作為體貼的父親,沒有子女的會強烈的希望有子女。

當统一使用時,SCP-288似乎重構出一段“完美婚姻”。雖然這看似理想和相對無害,但SCP-288已經造成了數宗罪案,包括虐待配偶、謀殺和自殺。男女都表示配戴SCP-288令他們感到被困,失去對生活的掌握。長期配戴SCP-288後,他們往往感到強烈的抑鬱和人格置換。在不幸的情況下,配戴SCP-288实体的任一方會不說一句或不自我保衛承受來自配偶任何实质方式的虐待。

在變性者身上,戒指影響取決於他們的“心理性別”。一個男變女的變性者會受女方戒指的影響,而非男方戒指,不論他們是否被實行了性別重置手術。同性戀对象會受他們的实际性別受影響——男同性戀者不會對女方戒指產生反應,正如女同性戀者不會對男方戒指產生反應。正在準備進行更多性取向和性別的試驗。

SCP-288製造“家庭奴隸”的潛力令部分人反感,不過亦對部分人有利,有紀錄顯示戒指曾被使用。[見附錄288-A]

對SCP-288的初步實驗是未確定的——戒指本身與類似型式的正常結婚戒指相比沒有任何物理上的異常。理論上戒指對對象傳輸了模因影響,在激活後,利用當前對象的經歷來影響他們的行為。這個理論支持了SCP-288有能力基於對象自身性別的自我知覺去區分他們,而非自然性別。

SCP-288在[數據刪除]被Rights博士發現。幸好她的男友察覺到她性格巨變並致電她留下的緊急SCP連絡號碼,使SCP-288落入基金會手中。

“我很慶幸是我而非別人受它控制,儘管這經歷真的很難受。”
-Rights博士

需注意的是,SCP-288的兩个实例是抗拒被分開的,配戴者會感觉不得不買下或甚至偷走戒指以確保它們在附近。

附錄288-A:經過大規模回溯SCP-288的歷史,發現其已經引致了五起凶殺、三起自殺和兩起(已記錄的)婚後虐待。它定期地在遍及美國各處不同的當舖反覆出現至少80年,雖然所有追蹤它在20世紀初前的嘗試都沒揭示進一步的證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