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888
2888-1.png

与1954年Mildred Reckart谋杀案有关的犯罪现场照片。照片暗中从萨拉门托警察部门回收。

项目编号: SCP-2888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Marshall Ford Everett的前住宅,包括其所在范围内8.3英亩的土地,当前由Rural Heritage LLC,基金会所属的一家土地信托公司所持有。所有位于区域内的建筑已允许视为恶化到成为废弃财产。区域内所有私人影响和人类应移除,与平民和当地当局的任何接触都被认为是无必要的。

所有回收的SCP-2888个体遗骸应长期储存在Site-23的低安保停尸房2-A内。

Site-16信号情报(SIGINT)办公室应持续监控加利福尼亚的公共健康新生儿筛查程序部门的数据,以找出与SCP-2888现象类似的基因标记。出现任何怀疑与SCP-2888有关的现象应马上报告给研究主管。

描述: SCP-2888是一个现象,根据记录发生在1957年12月15日到1973年7月29日之间,在基因上与已知名叫Mildred Reckart1 的人相同的婴儿不断出生在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州中部地区。在此期间总共有38个新生儿分别出生在19个设施中,每个都有不同的母亲。完全没有证据指出SCP-2888个体的出生是因为实施了侵入性手术措施,当时连最基本程度的人类克隆技术都没有,确认SCP-2888是一个异常现象。

1970年开始调查,Site-16随后对在加利福尼亚北部和中部的失踪人员进行的分析调查中发现了一个都有相同物理特性的团体,确认是名为Marshall Ford Everett的人所拥有的一间以萨拉门托为基地的建筑公司与现象有很深的联系。对回收材料的检查确认了Everett先生确实与此有联系。尽管SCP-2888的运行机制未知,根据当前研究,指出Everett先生至少部分影响了与38个与Reckart女士的基因类似的新生儿的出生。

深入调查发现Everett先生要对Reckart女士在1954年的谋杀负责,另外还包括之后17年内记录中的38个SCP-2888个体中的31个个体的死亡负责。

作为研究的一部分,特工秘密监控Everett先生,以探究SCP-2888现象背后的可能的机制,包括Everett先生在1971年6月17日杀死了其中一个SCP-2888个体,Vivian Enfield女士。该事件让研究员确认了Everett先生与自1957年后失踪的其他SCP-2888个体有关。此次事件之后,基金会人员伪装成加利福尼亚州高速公路巡警特遣队袭击了Everett在加利福尼亚的洛克的农村住宅,并将他逮捕阻止其继续暴力行为。

2888-2.png

Everett住所的现状。照片拍摄于2014年10月10日。

在之后2年又有3个SCP-2888个体出生在加利福尼亚州中部,并收容在Site-16。每次,SCP-2888个体都在22岁2之后,出现许多慢性病和严重的健康问题,最后一个个体在1997年死于类似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的有关的失调并发症。

Everett先生在收容中对基金会研究员采取不合作态度,提供了大量之后被证实不可靠的信息。然而加强信息收集协议在1983年得到授权,Everett先生最终提供了一些与SCP-2888有关的有用数据。Everett先生在1985年因为出现几个恶性脑瘤而忽然显示出神经系统衰弱障碍,并由医疗人员实施了安乐死。

附录28888.1-Everett住宅的日志

编级870/B建立安全区-前异常活动地点

交互引用: SCP-2888

位置: 38.2506° N, 121.5094° W

保全组织: 机动特遣队Beta-88 Subunit C

建立日期: 1971年6月24日

日志: MTF人员穿戴加利福尼亚州高速公路巡警制服和装备确保了PoI 2888-A(Marshall Ford Everett)的住宅,并在之前将其转入监控下。除了11具SCP-2888个体的遗骸外,没有发现异常物品或现象。人类遗骸被从住宅内移出,住宅内的所有物品都被编目并送去研究。

Everett住宅是有四间卧室的双层农场式房屋,建立于20世纪早期,位于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州的洛克外围的一小块土地上。尽管外观与周围区域的典型建筑相同,其内部进行了大量改造。PoI 2888-A被认为自行设计和改造了住宅,因为其有建筑业背景。改造包括:

  • 所有外墙都铺设了绝缘材料,被认为是用作隔音目的
  • 二楼的客卧室的墙上有8个凹式壁龛,用镶板伪装成和其他房子一样的墙壁,可以通过隐藏的门闩打开。其中7个壁龛被基金会人员发现用来放置防腐过的SCP-2888个体的遗骸
  • 一个完成的,无窗的地下室,通过厨房的暗门进入,内有4套警用规格镣铐和一套深挖的排水系统。地下室使用了和外墙一样的材料用来隔音。没有发现照明系统
  • 装在地下室的扬声器,连接到一个卷盘式录音设备。设备似乎用来连续播放一段连续的3分,48秒的录音3.。设备似乎一直没有通电
  • 一个占用了一楼之前的卧室的房间,所有四面墙上都装了金属镶板,可以通过一个改装过的保险丝盒使其通电
  • 一个自制焚化炉位于住宅后部4
  • 一个最近完成的房间,附于一楼,设计上类似1969年加州建筑标准委员会规范的农村用幼儿园,内有12个医用规格的不锈钢婴儿床
  • 一扇特别加强过的户外门位于建筑北墙的阁楼上(目的未知)

所有家具,个人物品,家电和固定装置都由人员移走并送到对应的研究员处。区域被检查并在1971年6月23日确认与预期相符。

M.N.

调查者评论: MTF Beta-88提出将区域编级为低安全级区域的建议通过。包括SCP-2888研究人员指出的,MTF Beta-88在住宅内回收到的所有家具都被从SCP-2888个体的房间中移出,推测是Everett先生所为。

附录2888.2-Marshall Ford Everett收入文件

从基金会数据库复制

初次心理评估结果:PoI 2888-A

最新的趋势里医疗文献开始将相关人士称作“系列杀手”,若不够典型,至少为辨认此类特性的人奠定了基础。处理此类小尺寸样本通常都要十分注意,不过通常最初都有某一类行为的“危险信号”来辨认此类异常行为。

尽管如此,Everett先生,在他的个人历史中并没有表现出可以标定为一个连环杀手的外在特性。

对其学历和医疗记录的检查指出没有精神异常。美国陆军记录中Everett在二战中欧洲战场的服役记录也没有表现出任何不寻常行为。Everett先生并无犯罪记录,我们的每一个工作人员都发现他是社会运作中正常的一员,他的朋友(显然他有很多)回忆起他时的评价很中肯,“无聊”。

那么,他在送入监控后的表现就更为让人困惑。

我初次询问Everett先生的3小时48分钟里,他在不同的间隔里宣称又否定了许多事,自称是神用于惩罚不洁的工具,一个被纳粹雇佣进行研究的科学家,一个无辜之人,接受来自“小绿人”的指示。所以,第一印象是,这人明显已经疯了。

尽管如此,很明显这是Everett先生想让我们的工作人员对他产生疯狂的印象。除了他数十年在社会中获得的经验的能力外,Everett先生显示出了一定程度的智慧和理性思维,至少这是他试图维持的外表。尽管有着精心设计的询问协议,Everett先生在对工作人员的反应上表现出他已经注意到他并没有被关在一个加利福尼亚州设施内,并且我们已知道了他让Mildred Reckart的克隆不断出生的不正常目的。

为了简洁,我会略过Everett先生数次试图在被询问时混淆视听,不停描述他的“蛋头法国朋友”和他那不存在的共犯。他给我们的答案完全是纯粹的在自娱自乐。至今为止,我们没有可供诉讼的情报来证明SCP-2888如何运作,和他与此的确切关系,以及他是如何杀死那么多人又不引起当局的怀疑。

作为收入程序的一部分,我曾经私下问过他的动机,只得到一些对我的麻烦无意义的词句。尽管如此,作为正式程序的结论,出于好奇多于科学探究,我再问了他一次。我和非正式的,直接的谈话。那些年里,为什么他要对那些人做那些事?

他停下了,有那么一瞬我从他眼里看到了真诚,至少我认为是真诚。“人”他纠正我,“我只杀了一个女孩,我是什么?一个怪物?我在那些年里只杀了一个女孩。而且我也很乐意。”他在他们(保安)带他出去时暗笑,不是我之前听到的那种智障或疯狂的笑,像一个普通人那样的笑,就像分享了一个笑话或者看了一个令人捧腹的小插曲。

我建议继续把Marshall先生当做一个能完全控制自己心智的人对待。收容人员因此该提升到最高的警惕。

SIGNED

Maude Fletcher博士,M.D.5

Site-16员工 心理医生

附录2888.3-PoI 2888-A行为方法学

研究员日志:尽管Everett先生持有多件与SCP-2888有关的物件,他只保留了很少的证明文件,假定是为了逃避任何可能的起诉。尽管如此,特工回到了一本属于Ramona Jennings女士的日记。 Jennings女士是一个SCP-2888个体,她的遗骸从Everett先生的住宅中被回收。日记的其中一章直接与Everett先生有关,并为此目的复制在本文件中。

1963年3月15日

亲爱的日记,

我在失去在Weinstock的工作时十分害怕。那个可怕的负责化妆品部门的人,我再也受不了他说的话了。Betsy是个好人,她让我和孩子呆在一起,不过我看出来Dick想要回他的房间。而带着我还有母亲和哪些问题,我无法回家。我现在非常想要回去工作并继续生活,不过Clark先生必须和其他部门店面谈一下。我真担心!

Everett先生出现了。我知道他喜欢我叫他Marshall,不过他对我来说一直是“Everett先生”。我不断被零售商店拒绝,尽管我试图隐藏,但是我知道街上的所有人都看出我在哭。他就在花店,买了一束百合。大部分人不喜欢百合,不过我总是觉得百合非常可爱。他在我走过时转向我,并说我看上去像是需要一束百合的人。

最初我对于这陌生的谈话十分恐惧,不过我太过悲伤,而他的花十分美,我无法拒绝。这不是给你妻子的么?我问。不,我一直是一个人,他说,我妻子很多年前就死了。于是我为他感到悲伤,仍旧为了某个已死的人买花。然后他把花递给我,请我吃午餐。他如此之好,如此绅士,我再次哭起来,就在街上!他把外套披在我身上,然后和我一起走进Original Mac's。

我们坐下后,他直接叫了侍者过来,没有让我点菜就给我点了麦芽酒和法式薯条。你知道,那正合我的口味,我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就这么点餐!我只是刚认识Everett先生,但是我感觉他很了解我,就像一个老好人叔叔,就在我需要有人来谈谈时。我问他吃什么,他说他已经吃过了。他真是个好人,在不饿的时候带我去吃饭!

在我进餐时,他告诉他在下城工作,在前几天在州议会大厦见过我,并问我是否一切可好。我告诉他不,我正在找工作,如果有人愿意让我有工作我会很努力很乐意的工作。然而没人愿意,我感觉又要哭出来了。他拿出他干净的餐巾擦掉我的眼泪,告诉我他有一家公司,不是很大不过还好。问我是否喜欢在文件室工作?

我怎么会拒绝一份工作?我兴奋得差点跳起来!我一遍又一遍感谢他,不停保证好不叫他反悔,我太高兴了,这一天的运势对我来说是个忽然的转变!他只是微笑,并在付账时说很乐意这么做。

我告诉他我会尽管安排Besty在下城找个新房子并离开她那。他拍了拍头,并说你必须让我帮你,我希望你尽快在Everett Construction开始工作。他让我呆在他房子里一间空余的卧室里过几天,他会尽快给我找间公寓。这真是完美!我说谢谢你Everett先生,我马上就去收拾东西!

我们上了他的大卡迪拉克,然后他到Betsy这来帮我收拾东西。她在最后这几个星期里很好!有趣的是,在看到Everett先生在外面打包东西时,她在我离开时似乎有点痛心。她只是一直通过厨房窗户看着他,就像他是个窃贼什么的。她在我离开时都没出门送我!我认为她大概认为Everett先生对我太好了!等我们一起在周日出去时我会对她解释的。

我现在在Everett先生的房里,准备在明天重新开始我第一次的工作!我知道只有几天,但是这里感觉确实像个家。可怜的夫人。Everett一定是个出色的装修工,肯定的。Everett先生房子周围真安静。这里并不偏远,就在Delta这里一点点,不过没有从设施里出现的车或机械,也没有船或其他任何城市噪音出现在这里。晚上安静很好。尽管我以为至少会听见蟋蟀或蛙叫。

好吧, 我要睡了,我在明天就有很多工作要干了!在睡前我也许要吃点零食,不过还没决定。不知道为什么,不过我真的不喜欢厨房。现在是晚上了,让我感觉应该下楼!是不是很傻?

晚安

Mona

研究员日志:没有后续章节。日记在建立收容时从Everett先生在他建筑公司里锁住的书桌抽屉里发现。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