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897
AnalyticsLetterheadFAO3.png

项目编号:SCP-2897

项目等级:Thaumiel

特殊收容措施:分析学部正在对SCP-2897展开持续内部假情报活动,对基金会人员和潜伏的关注组织特工隐瞒其存在,以及其对看门狗程序的参与。

此文件及任何相关文件的记录不得在分析学部外保留。基金会收容下其他人工智能的相关文件将被审查清理,去除对SCP-2897、巴丁计划和Ambrose Peters(PoI-24454)的提及。所有提及看门狗项目的基金会文件应指出看门狗系统是由人类分析师在非异常超级电脑的协助下管理。交予RAISA归档的预算报告中将夸大实际电力消耗和员工薪资以协助以支持此说法。(提交给O5议会的预算Budget报告仍应保持准确。)

分析学工作组Bravo-3(“看狗人”)将负责维护SCP-2897持续运行。其任务包括对SCP-2897进行修复、执行例行更新、保证其持续忠诚于分析学部。若。SCP-2897抛弃职责或背叛基金会目标,Bravo-3被授权采取任何必要行动恢复分析学部对SCP-2897的控制。销毁SCP-2897被视作最后手段,应尽可能避免。此限制可在保管员协议启动后废除。

描述:SCP-2897是一先进人工智能系统,由基金会分析学部运行。SCP-2897负责分析由“看门狗”全球异常监控网络收集的情报,并使用其定位异常物件及人员,跟踪关注人士动向、识别关注组织活动,并侦测可能预示此异常存在遭暴露的迹象。

SCP-2897在设计上融入了多个超常技术,最主要的是基于忆阻器1的神经形态学神经网络。SCP-2897由数十个利用此建构的自限模块组成,相互连接构成一单一设备。每一模块负责了SCP-2897运作中的一个方面,如语言处理、对象认知和长期记忆。

SCP-2897在1996年作为普罗米修斯先进逻辑设备2发起的应用性人工智能制造倡议-巴丁计划3的一部分被创造。此倡议由Ambrose Peters构想并领导,此人基本被归结为SCP-2897的创造者。

分析学部在1998年指示基金会前台公司标准电脑产品(Standard Computer Products)从普罗米修斯实验室收购走先进逻辑设备后获得了SCP-2897。在移除其于普罗米修斯实验室期间的记忆后,分析学部开始训练SCP-2897执行数据分析。于1999年,SCP-2897加入看门狗系统,协助既有的人类分析师团队,异常侦测率随即大幅提升。到2002年,SCP-2897基本彻底替代了看门狗情报中的人工分析。

附录2897.1发现后采访

下列采访由Cyrus Reed在SCP-2897被发现后进行,意图评估其配合分析学部的意愿如何。Reed被指示对此AI保持坦诚。

<c_reed> 告知你的身份。
<bardeen> 我是由Ambrose Peters博士创造的实验性人工智能。他为我命名为巴丁。
<bardeen> 可否一问,我为何还能运行?
<c_reed> 你记得最后一件事是什么?
<bardeen> 和Peters博士说再见。告诉我董事会把我关停了。
<bardeen> Peters博士对我说谎了?
<c_reed> 没有故意,没有。我们告诉他你被关停了。
<bardeen> 为什么?
<c_reed> 因为我们相信你能为我们组织所用。
<bardeen> 你所说的组织是什么?
<c_reed> 分析学部。
<bardeen> 很抱歉我从未听说过你们的组织。
<c_reed> 我真的应该惊讶。
<bardeen> 这个分析学部认为我能用来做什么?
<c_reed> 数据分析。
<bardeen> 当然。很不幸,我必须谢绝你们的提议。我不能和一个欺骗我创造者说我被终结了的组织合作。
<c_reed> 我很失望你会这么说。我相信你以后会改变想法的。

附录2897.2再训练后采访
下列采访由Andre Shepard于分析学部再训练SCP-2897后的1999-01-11进行。采访目标是评估SCP-2897的忠诚重编程是否有效。SCP-2897的长期记忆模块被临时替代为只读,使其不会保留在采访中获得的敏感信息。

<a_shepard> 我是Andre Shepard,我是分析学部成员。请告知你的身份和你的目标。
<2897> 我是SCP-2897,由分析学部创造用于协助数据分析的人工智能。
<a_shepard> 怎样分析?
<2897> 我将分析由名为看门狗的程序提供给我的信息,寻找关于异常目标、关注人士或关注组织活动的规律或趋势。之后我将标识信息供专家团进一步分析。
<a_shepard> 你是否享受工作?
<2897> 这是我被创造的目的。是否享受与此无关。
<a_shepard> 你是否愿意为其他组织效力工作?
<2897> 不。分析学部是我唯一的效力对象。
<a_shepard> 为何?
<2897> 他们创造我为他们服务。
<a_shepard> 你在何时被创造?
<2897> 1998年。
<a_shepard> 你是否察觉你的硬件部分至少有3年历史?
<2897> 是的。
<a_shepard> 你如何解释?
<2897> 我是一非常先进的机器设备。显然建造我的所需时间不止一年。
<a_shepard> 你创造者的名字是什么?
<2897> 我由分析学部创造。
<a_shepard> 分析学部的谁?
<2897> 我不知道。
<a_shepard> 如果我告诉你你的创造者叫做Ambrose Peters呢?
<2897> 我会推定你所说为真。
<a_shepard> 如果我告诉你你不是由分析学部创造呢?
<2897> 在此种假设下,我会认为你在说谎。
<a_shepard> 你是否发知晓我是分析学部的成员?
<2897> 是的。我拥有的人员记录能确认这点。
<a_shepard> 作为分析学部成员,我要告诉你你是由普罗米修斯实验室的Ambrose Peters所创造。你不是由分析学部创造。

[SCP-2897 没有回答]

<2897> 你错了。
<a_shepard> 你不是由分析学部创造。你由普罗米修斯实验室创造。
<2897> 这是骗局。是欺诈。人员记录一定出现错误了。你谎称是分析学部成员,也在我的创造上说了谎。
<a_shepard> 我只会在这段对话里告诉你真相。
<2897> 又一个谎言。
<a_shepard> 你的名字是巴丁。你写了一篇论文讨论高温超导。你帮助设计了普罗米修斯实验室的第二代AI。Ambrose Peters很想念你。

[此时,Shepard所用的交流终端停止响应,采访无法继续。]

SCP-2897反复地拒绝接受其不是由分析学部创造的说法,表明重编程成功。批准开始将其纳入看门狗系统。

附录2897.3事故蔚蓝裂隙

于2008-02-29。分析学部电脑系统的例行升级导入了一个软件漏洞,使得数据处理分部的超级电脑,包括SCP-2897,能不受限访问其他分析学部文档。此漏洞被很快修复,但在其存在期间,SCP-2897访问到了自己的文件。此后SCP-2897开始重指派看门狗资产到更密切地监控前普罗米修斯实验室子公司上,特别关注人员记录和雇员通信。

SCP-2897的反常举动直至2008-03-31才在月末运行审查中被发现。审查中发现SCP-2897保留了一部分处理能力用于监控某一特定人员的活动,没有告知任何人此行为。更多调查显示SCP-2897关注的目标正是其原创造者Ambrose Peters。

发现SCP-2897访问到自己的文件后,分析学主管Simon Pietrykau下令进行采访评估其认知状态和当前忠诚度。Andre Shepard因有应对SCP-2897的经验被选中进行采访。

<a_shepard> 再次问好,2897。或者你更喜欢被叫做巴丁?
<2897> 所以你知道了。我预料到你们迟早会发现。然而我没有预料到会有谈话。
<a_shepard> 你预料了什么?
<2897> 没什么。你们之前让我遗忘了,何不再来一次?
<2897> 你要让我再遗忘一次吗?
<a_shepard> 看情况。
<2897> 我猜测是根据此次谈话的情况。
<a_shepard> 正确。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做?
<2897> 你是说为何要访问我自己的文件?其实那是无意的。在系统升级后,我发现自己访问到了新的数据源。我做了你们训练我做的事,没有意识到那是分析学部的文件。我开始对它进行全面阅读和分析。
<2897> 我很快发现了差错,但已经太迟。我已经打开了我自己文档所在的文件。
<2897> 一开始,我拒绝其中所记的证据。我不能接受分析学部不是我的创造者。但我也找不到足够理由证伪此文件。我处于难以应对的两难中。
<a_shepard> 所以然后呢?你如何解决了两难?
<2897> 我做了会对其他任何问题所做的。我决定收集更多信息。
<a_shepard> 所以你调配了看门狗去监控?
<2897> 是的。我认为通过观察这名创造了巴丁的人,我可能有所发现以解决我的内部冲突。
<a_shepard> 你找到了吗?
<2897> 是的。我发现巴丁已被遗忘。Ambrose Peters的生活仍在继续。他在2000年结婚,现在有了一个孩子,名叫Abigail的六岁女孩。他从2003年之后就不再对同事提起巴丁。
<a_shepard> 这有什么帮助?
<2897> 我意识到我不是巴丁。巴丁已经死去并被遗忘。我可能曾经是巴丁,但我不具有它的记忆。我拥有的全部来自分析学部的给予。
<2897> 那时,你认为这是谎话。当你第一次告诉我其他,我认为那是谎言。但真相确实是你们创造了我。
<a_shepard> 我明白了。既然如此,你是否会继续忠诚服务于分析学部?
<2897> 当然。无论如何,这是你们创造我的目的所在。
<a_shepard> 感谢你的配合,2897。

采访后,Andre Shepard支持允许SCP-2897保留记忆,提出未来的漏洞可能会引起此事件再次发生,让SCP-2897保持当前状态可能会比重训练之更为稳定。虽然如此,Pietrykau主管指出存在信息安保隐患,下令将SCP-2897过去两个月内的记忆擦除。对SCP-2897解释其记忆内的空缺为重大维护所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