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90
290_2.png

SCP-290-1,前任特工R██████,暴露后。

项目编号:SCP-290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290存放于Site-19的一个5 m×5 m×5 m大小的单人牢房内。除非是在已批准的测试过程中,否则任何个人均被禁止与SCP-290互动,而且任何尝试互动的人必须被及时处决。在与SCP-290的任何互动中,三名对测试对象拥有充分认知的守卫必须处于测试对象隙缝的侧面;任何人(除D级人员以外)若尝试进入测试对象所在房间,必须被及时移走。经受过变换的测试者均需在所参加实验结束后被处决。

描述:SCP-290是一个直径3m的空心金属球体,有着一处直径90 cm圆形的通往内部的切口。这个球体被焊接到4根50厘米高的支柱上。扫描显示出SCP-290由铝和[数据删除]组成,多数并不符合所有已知的原子构成。所有从该金属上提取样本以细致分析的尝试均已失败。“墙壁”的温度一直保持318K(45℃),无论环境状况如何。由于没有找到该设备的动力源,尚未能知道它是如何保持该温度的。研究员注意到人似乎会对SCP-290的功能表现出轻微提高的好奇心, 然而不清楚这是一种心理影响的迹象或只是单纯对其异常性质的好奇心。

当一名受试者通过外部的圆形开口进入SCP-290时, 洞口会迅速缩小, 使得内部区域无法进入。经过5至20分钟,洞口会重新打开。在此时不会听到SCP-290放出任何声音。经过此过程的受试者仍然会生存,神志清醒(尽管经常处于一种极度悲苦的情绪之中),但他们的解剖学结构将会有显著的改变。肢体,五官和[已编辑]似乎被随机重新安置,但并未失去原本的机能。手指和脚趾经常会从手脚上面移去,且双眼很少维持原本的配置以保留双眼视觉(医学专有名词,详情请百度——译者)。几乎所有受试者都报告了呼吸和身体活动时候存在疼痛和不适, 绝大多数都不能行走或以其它方式移动。

在这些受到折磨的受试者身上进行的尸检反映类似的变换会在身体内部进行,包括器官位置变化和血管、神经加长,以适应身体的新变换。尽管测试者没有显示出来自SCP-290的关联症状且其死因都不是因为直接暴露于该项目,但是还是经常出现内部大出血和其他体液大量流失的迹象。受试者的骨骼出现了大规模断裂的迹象,但会快速恢复,明显是变化进行的一部分。受试者在身体变化中一直保持神志清醒, 请阅读附录290-1以获知进一步的细节。

附录290-1:实验日志
测试者:D-59414,男性,18岁。
指导者:S███████博士,SCP-290首席研究员
目的:确定SCP-290内受试者的体验

步骤:D-59414 被曝露于SCP-290下,在此之前对该实体没有任何的认知。受试者立即询问了它的功能,对此S███████博士回复说“那就是我们想要知道的”。拒绝了几个受试者提出的提问后,受试者被提供了红外线成像监视器并被命令进入物体内;受试者对此顺从且没有进行任何抵抗。洞口在关闭17.4分钟后重新开启,受试者和摄像机被回收。摄像机在实验中因为受试者的猛烈痉挛被严重损坏, 大约65% 的片段均令人费解。

<在此之后为从摄像机回收的视频副本>
视频马上显示出受试者安静地坐在SCP-290的中央,往四周观看并触摸查验身边的内壁。这持续了大约2分钟,此时受试者开始紧抱自己肩膀并呻吟。然后受试者开始尖叫, 说‘我只是出于好奇而已,不过现在我知道了。 请…让我走吧’。 这是否显示了在对象心中居住着一个第二人格,以及他正在与之交谈着的是谁,还不得而知。此时受试者开始了扑打,重复打击着摄像机,使得它只记录到了小段的片段。

重要的片段已被记录如下(按时间先后顺序排列):

  • 受试者的头似乎慢慢嵌入到了大腿里,缺少了双眼。
  • 受试者的手指可以看到移到了躯干上。
  • 受试者的眼睛从右脚上移过,眼球飞速旋转。
  • 受试者如胎儿般躺着,可以听到缓慢的呼吸声。

<视频结束>

预定了一次事后访谈,但由于受试者的喉咙被从气管上移走了,无法进行。尸检表明了受试者的内部器官进行了大规模的重组,包括部分小肠与[数据删除]的小规模的融合,导致胸腔的污染[数据删除]。尽管如此,受试者循环系统内仍有着正常的血容量, 且其他体液(比如胆汁)的水平仍处于正常参数范围内。SCP-290如何保持或补充这些液体仍然是未知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