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905
NaoRose.jpg

SCP-2905内,SCP-2905-2虫群(靠后)在一棵蔷薇花丛(靠前)上休眠

项目编号:SCP-2905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2905自1998年被发现起一直处于基金会收容之下。在SCP-2905处采集植物或SCP-2905-2样本的人员需全时身着防护服。任何被SCP-2905-2叮咬的人员须立即带回站点疗所,诊治伤口;SCP-2905-2毒液的毒性不一。目前正与Site-45合作研究有关可疑个体Izzak和Nao的信息。

描述:SCP-2905是一座圆形花园,位于日本距九州主岛四十公里的一座小岛上。花园的主要植被为各种蔷薇属植物,以及SCP-2905-2。小岛的最远两点之间距离约半公里。花园本身以十四个同心的植被圈和碎石圆径组成;SCP-2905-1位于花园的正中央。

SCP-2905-1为一座下跪女人的雕像,以树枝和SCP-2905-2的网丝搭成。雕像立于SCP-2905中心的一1.2米高的石座上;石座上刻有“Nao”字样。扫描显示SCP-2905-1内有一个以SCP-2905-2网线组成的人形个体。人形个体的身上不时会出现球形的囊肿。

SCP-2905-2为与SCP-2905内蔷薇植物共生的动物。虽然其外貌类似蔷薇属植物,它们实际上是大群形似蜘蛛,后背生有一朵玫瑰花的生物。SCP-2905-2能射出一种由植物纤维和树液组成的网丝。SCP-2905-2的腿上长满了毒刺,派出的毒液成分与其他毒蜘蛛的相似。每个虫群内有约一百至四百只SCP-2905-2个体。SCP-2905-2负责照顾和打理SCP-2905-1,不时会为它清理,修复,以及用花朵装饰等。

SCP-2905-1的部分部位会在每月尾打开,令约一至两打SCP-2905-2个体爬入体内。SCP-2905-2会喷出大量网丝围住SCP-2905-1里面的个体,并移除和替换老旧的网层。在这之后,SCP-2905-1内的SCP-2905-2将开始噬食彼此,直到只有一只SCP-2905-2留下。该SCP-2905-2将收集其他SCP-2905-2的遗体,并将其制成数个网囊并存入SCP-2905-1身上的诸多孔缝内,令其逐渐为表皮吸收。剩下的SCP02905-2也将溶解成液态,为人形体的口部摄取。

进一步的扫描显示人形体的内部除了几百个由SCP-2905-2存入的网囊,还有由网线构成的消化系统以及由特强的植物纤维构成的骨骼。人形体胸部处的网囊尤其居多;在其中心处有一只体形相当大(身总长约7厘米)的银板蜘蛛(Thwaitesia argentiopunctata)。

自2004年4月17日起,大量SCP-2905-2开始钻入SCP-2905-1;SCP-2905-1内部的个体随着材料不断添加开始有移动的迹象。目前需全时监控SCP-2905-1。

附录2905-1:在1999年11月16日起,研究人员发现了两座由玫瑰枝搭成的迷你雕像——一座猴子像和一座孔雀像。它们被隐藏在SCP-2905边缘的蔷薇树花丛中。SCP-2905-2曾短暂试图阻止人员获得雕像。

扫描显示两座雕像中都放有一本书;研究人员切开了雕像,取得书籍。

这两本书是一个名为“Nao”(应为SCP-2905-1底座上刻的Nao为同一个体)的个体攥写的,记载了该个体在应为SCP-2746处的生活点滴;Nao的记录中提到的“Suiward”,”Sari”,”Izaak”和”Fredrick”等名字皆与Site-45储存的文档中提到的个体相符。以下为按时间顺序安排的日记记录。

猴子雕像中的日记记录。由原文写就的A-12语言翻译而成。


太棒啦!今天,我正式成为疗师Izaak的徒弟了!能成为████最受尊敬的疗师弟子,我心存感激。以后的日子将会很精彩吧!我喜欢之前布景师种植花草和打扮房屋的工作,但我的丝线引起了上面的注意。它们说这对疗伤很有用处。晚上我就要和Izaak会面,开始学习了!要加油哦,Nao!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接下来的六页记载了各种草药的用途。)

这几天一直很忙。Izaak在治愈方面真是博学呢。虽然他已经从简单的教起了,但我还是得拼全力跟上他的进度。好在我的这么多腿能同时记笔记。估计很快我又要换新的本子了。

Izaak叫我把他讲的课都记下来,以后好做记录。我想大概是因为他要讲的东西这么多,记下来的话以后我要是忘记了什么,还可以查看笔记。

Izaak说下几个星期他会教我怎样发挥我的专长。我真是迫不及待呢。

(接下来的十页包括各种骨骼和肢体的构图,以及如何愈合它们的方法。)

我知道我的丝线用途很多——我自己就经常用它来编织。但Izaak却看到了它医疗上的用途。我可以用它来包扎病人的伤口,或作为正骨的悬带。我最近整天都在Izaak的指导下在模型上练习怎样正骨。每天要练习的骨骼和伤法都不一样。不过Izaak教导有方,我的进展也越来越轻松。

虽然我们还没开始练习,我决定自己先试试怎样缝线。经过一个月的练习,Izaak表扬我手艺已经很熟练了呢。

今天我终于可以将学到的东西用于实践了。Garreth的前臂在建造新神塔时跌伤了。Izaak和我立即赶到现场;Izaak评估了他的伤势后,叫我给他正骨。一切都很顺利,Gaareth应该很快就能康复了。Izaak表扬我干得不错。

怎么说呢…今天很有趣。Izaak说他有了一个灵感。通常我们治疗重病或重伤的病人时,我们会让他们喝下混有麻醉剂的药汁。但这种疗法不但要花上很多时间,而且我们在治疗中需要不断给病人输液。

Izaak建议我通过啃咬病人来注射药物。

这和他之前教导的理念大不相同,不过他对此有详细的解释。如果我能将浓缩的药汁注射入病人皮下的血管内,药物便无需为消化系统吸收后起效,我们就不用每次治疗都浪费大量药汁。当然,目前这只是猜想。

猜想正确!Priia因为足趾骨碎裂,成了我们的第一位试验品。虽然她有些犹犹豫豫,Izaak说服了她接受新疗法。药物在注射进去后很快就起效了。通常要花一小时治愈的伤只要二十分钟就搞定啦!

(余下的书页上记载了Nao继续学医,以及不时治愈邻里的过程。Nao叙述自己不断地提升注射术的效率和准确,以及她混合不同药物的实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