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922

项目编号:SCP-2922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2922-A被收容于Area-2922。至少一名戈比尼克计划成员须24小时待命应答SCP-2922-A拨来的电话。

SCP-2922-B对SCP-2922-C的研究将作为Delta级优先度项目为基金会继续研究。

SCP-2922模因植入程序细节限戈比尼克计划内部人员查阅。

选择新SCP-2922植入者代替SCP-2922-B的工作正在进行。

描述:SCP-2922是一种在人类心灵和电话间进行通信的方法。一旦一人类被植入SCP-2922,他们将能在任何时候拨叫既存的电话号码。电话接收此类拨叫的方式尚不完全清楚,其中并无常规电信信号。

SCP-2922由██████公司作为一新式智能手机APP开发。在发现实际此功能实为心灵感应而非脑神经电作用后,计划中止,其原型没有对外公布。虽然是一APP,固定电话也可被作为目标号码。

SCP-2922-A是一█████████牌办公室常用电话。号码为[已编辑],这个号码被分配给SCP-2922-B专用。

SCP-2922-B是基金会科学家Dr. Janet Spiegel,志愿被植入SCP-2922。

SCP-2922-C是SCP-2922-B到11/25/14为止所在地点,确信为一超维领域。

附录1-戈比尼克计划:于11/25/14,即植入后2个月,SCP-2922-B遭遇车祸身亡。2小时后,SCP-2922-A接到来电。

Dr. ██████: 抱歉,你打错-

SCP-2922-B: 感谢上帝,你接了。██████?这里是Janet。

Dr. ██████: 我们没兴趣奉陪恶作剧电话。

SCP-2922-B: Dr. Janet Spiegel,基金会邮箱jspiegel01,密码████████████,社保号,███-██-████。不开玩笑。我死了?

Dr. ██████:等等,我要验证一下。

(验证后)

Dr. ██████: …我们刚刚接到电话,警察说你的车被醉汉撞成了T骨牛排,你当场死亡。但是既然你还在打电话,你这是哪门子死了!

SCP-2922-B: 撞车?这倒是说得通。我记得最后一件事是在雨天开车,现在我是光着身子在一片荒漠中…

(SCP-2922-B停顿)

Dr. ██████: Janet?回答,Janet!

SCP-2922-B:抱歉,只是…我确实、真的是死了,不管这地方是那,我应该是出不去了。我需要时间调整。我会很快汇报新情况,我保证,但我需要时间适应。姑且为我自己悼念一下,如果这还有意义的话。

Dr. ██████: 好吧,保持冷静,尽快恢复。祝好运。

SCP-2922-B:对,谢谢。我会需要的。

(SCP-2922-B挂断)

尝试追踪拨叫没有结果。

附录1-戈比尼克计划:

依照O5议会指令,戈比尼克计划开始执行,内容是利用SCP-2922-B探索查明SCP-2922-C的真实性质。

戈比尼克计划采访记录:

PC-02

Dr. ██████: 天空看起来怎样?

SCP-2922-B: 暗。很暗。是海绿色的。云都是黑的。没有星星。但是看着不像是晚上。我甚至不知道这里没有白天和夜晚的区别。有几个…我觉得是月亮?三个白色的东西。

Dr. ██████: 有太阳吗?

SCP-2922-B: 没,我觉得现在只有那些月亮。

Dr. ██████: 温度?

SCP-2922-B:冷。我觉得有10摄氏度。但是没有风,所以还不错。

Dr. ██████: 其他生命形式有吗?

SCP-2922-B: 没有。没有动物,没有人,没有风。没有声音。死一样寂静。我的呼吸声都很大。

Dr. ██████:你还能呼吸?

SCP-2922-B: 对。我还有身体,或者至少是复制的身体。

Dr. ██████: 感觉如何?

SCP-2922-B: 情绪上还是生理上?前者的话,老实说还是很糟糕。

Dr. ██████: 后者呢?

SCP-2922-B:我倒是不痛…我不饿。我觉得自己没有任何需要。我-听着,我能和我丈夫说说话吗?

Dr. ██████: 这个我必须上报O5。

SCP-2922-B: 好吧,拜托你我真的很需要。我很想他。

Dr. ██████: 记住了。我想他也是。

SCP-2922-B: 这样如何,我继续向前直线走,走上一大段时间。等到我看见沙子以外的东西,我再打给你们。

Dr. ██████: 听着不错,我们随时等着。

(SCP-2922-B挂断)

PC-03

SCP-2922-B: 你在吗?!

Dr. ██████: Janet,你发现什么了?

SCP-2922-B: 一些可怕的东西。我就要走到某些山脚下。距离上次已经多久了?

Dr. ██████: 五天。

SCP-2922-B: 而我现在一点不累也不饿,奇怪。总之,我发现了其他生命形式。

Dr. ██████: 人类?

SCP-2922-B: 两足,哺乳动物,和人就这些一样。它比周围的山还大…大概是野生的,高得有2000米。某种走的很慢的灵长类。我听到一种巨大缓慢的鼓声,然后它从山里走了出来,是它的脚步声。全身是黑色皮毛,两个眼睛是白的在发光,就像探照灯。我不觉得它有嘴。总之,我觉得我开始确信这是某种死后世界,如果真不是的话。它踩了我一脚。

Dr. ██████: 他攻击你了?

SCP-2922-B: 我觉得更多是好奇。它只是想知道我的身体能不能承受这一踩。它不生气。该死,我得说它是在很礼貌地踩扁我,以它自己愚蠢的方式。

Dr. ██████:所以你现在已经被踩扁了还在给我们说话?

SCP-2922-B:伤口都自愈了。痛了两分钟左右,几秒内我的身体就自动重组了。

Dr. ██████:那个灵长类呢?

SCP-2922-B: 走进沙漠里了。我觉得他只是和我一样迷路了…我看见有个小山谷有火光。似乎是人搭的篝火…,我看见人了。

Dr. ██████: 多少?

SCP-2922-B: 几百号。看看那山谷,他们都挤在一起。所有人和我一样裸着。有些人半截身子埋在地里。他们怎么会干这种事?

Dr. ██████:他们看起来受伤了吗?

SCP-2922-B: 没有,我觉得他们在埋葬他们自己。就像,也许他们已经安于现状,只想找个地方安息。

(SCP-2922-B停顿)

SCP-2922-B: 很快就轮到我了,不是么。

Dr. ██████: 冷静。

SCP-2922-B: 看-我已经告诉你们在基金会根本不可能看得到的东西。我只要求你们让我和我丈夫谈一谈。

Dr. ██████: 我问过O5了。你只被允许和戈比尼克计划人员谈话。

SCP-2922-B: 那就他来。

Dr. ██████: 他是搞艺术史的。我怀疑除了能联系你这个理由,他不能在这种科学环境待下去。

SCP-2922-B: 操。

(SCP-2922-B挂断)

PC-04

SCP-2922-B: 好消息。

Dr. ██████: 什么?

SCP-2922-B: 人类营地来了辆马车,由一个白色长袍的家伙驾着一匹骷髅马。说我们要被带去 “极乐之地”,基本上,就是乐园。

Dr. ██████: 有意思。你听起来不是很开心。

SCP-2922-B: 对,当然。

(SCP-2922-B挂断)

附录2: 在PC-04后,SCP-2922-B连续7个月不再打来通信。多次尝试以电话联系 SCP-2922-B,均告失败。Corbenic计划被中止,直到SCP-2922-A再次发来了一份语音邮件。

PC-05

(语音邮件记录开始)

SCP-2922-B: 这里是Janet。我看见你们在追踪我。你们倒是成功引起了第七[数据删除]的注意。这么折腾只是为了要我告诉你们有片大家能永远快乐的芦苇地,而且你们还要更多。为什么?这样你们就能有理由去死了?然后你们就能不训练直接上任务?一群懦夫。

看着,直到死神驾着马车来之前的部分都是真的。那个大猴子也不是我编的,但这之后,真相就越发复杂,要让我告诉你们死后到底会怎样也很简单。我要和我丈夫通话。要是你们害怕厌恶有人利用你们对知识的渴望,于是决定不遵照,我会知道。然后你们永远别想知道。

Dr.Janet Spiegel,不可动摇之[数据删除]的参谋,结束。

(记录结束)

在PC-06发生之后,加拉哈德行动正式生效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