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940
SCP-2940.jpg

SCP-2940四层的走廊。

项目编号:SCP-2940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建立在青木原海岸的观察哨43拥有自杀警戒岗1的外观和功能,并可为居住在一层的SCP-2940-A个体提供通讯设备,以在SCP-2940-B收容失效时发出援助请求或呼救信号。

措施修订:自1/4/2015起,SCP-2940-A所有个体遭到不明阻力进一步压制,通信设备被迫撤出,防止SCP-2940-A个体接近SCP-2940的下层的努力是不必要的;然而,由于SCP-2940-B拥有自主性,目前正考虑在SCP-2940四周增加安全措施。

描述:SCP-2940是位于青木原,即富士山脚下森林中一处广阔的地下防空洞,主要由混凝土与钢铁建成,深入地面9米之下,结构类似于二战时期德国出现的工业掩体,但是大多数房间都被改造为生活区。SCP-2940内部分无人居住的房间呈现出年久失修的迹象,但有SCP-2940-A个体居住的房间则普遍整洁并适合居住。

SCP-2940共有十层,每层容纳五处住所,分别居住着三到五组家庭(个体统称为SCP-2940-A,家庭编号为A至E组),居住面积包括卫生间,客厅,一个小厨房,摆放着与美国70年代早期一致的家具。预制的食物和水通过类似于生物组织肠道的[编辑]运输进来,但该装置的大部分组成结构仍为不完全的机械。清除废物通过同样的途径。

总共有23个SCP-2940-A个体生活在SCP-2940之中,由不同年龄和种族的人类组成。SCP-2940-A无法离开SCP-2940,并会在死后生长出畸形的身体异常。然而,观察到所有家庭皆具有自主性和心灵传动现象。

SCP-2940的入口是贯穿于医疗室附近的楼梯间,然而,所有个体均声称该楼梯间不存在,也无法强行通过楼梯门口,他们声称自己被建筑物的墙壁阻碍。尽管所处如此环境,但所有个体都非常热情好客,对基金会人员十分友好,经常邀请他们一同进餐。

由于时间异常,SCP-2940-A与SCP-2940-B同时居住在SCP-2940的1至9层中,可控测试表明这些生活在SCP-2940种的实体无法离开当前所处的任何楼层(不包括第10层)。虽然它们可在当前楼层自主运动并居住,但时间测量设备不起作用。总的来说,从1层开始,所有后续楼层似乎都比前一楼层经历了46天的时间偏移;例如,放置在1层的手表将在3层出现,尽管看起来已经损坏失效,却仍能够测量到长达92天的时间偏移。这对SCP-2940中所有居民有何影响当前未知。

由于可能发生无法预见的后果,没有尝试提取SCP-2940-A个体样本或阻止其死亡,SCP-2940的第10层不受时间偏移影响。(详见附录2940-LB4。)

SCP-2940-B是一具人类死尸,根据其所在楼层深度不同,它拥有的自主性和对其他生命体的敌意逐渐增强,它拥有几个矛隼骨骼系统中的组件:颅骨被替换为一个削瘦的头盖骨,肱骨处延伸出长有翅膀的手臂,羽毛经辨认同为矛隼所有。SCP-2940-B的头盖骨能够大量发光放热。

Ananias.jpg

出现于三层的SCP-2940-B个体。

SCP-2940-B的体表遍布无数伤口,并持续分泌出一种黑色粘性物质,并且似乎缺乏除视觉外的其他感官系统。SCP-2940-B将袭击视线范围内出现的所有生物,首先,它会将抓到的对象靠近它的头骨,将自身温度提高到750摄氏度,使对象的上半身三度烧伤并杀死他们。此外,四起独立事件证明SCP-2940-B也会使用喙刺穿对象的要害。

遭到致命伤害后,对象70%的身体部分将立刻腐化为12升与SCP-2940-B分泌物相同的物质。SCP-2940-B视线范围内的全部生物消失之后,它将继续吞噬对象的剩余组织,方法是用手收集后倒入喉咙。

以下信息由机动特遣队Rho-2("都市洞穴探索者")于探索期间的记录,监视对象为一个SCP-2940-A(E组)中的四口之家,一对年龄在30岁之间的年轻夫妇和他们的儿女。MTF Rho-2通过两个D级人员直接观察SCP-2940-B的行为,回收记录SCP-2940-A的镜头。

楼层编号 SCP-2940-B行为 SCP-2940-A(E组)行为
1 SCP-2940-B发出浅浅的呼吸声响,没有对听觉和触觉刺激做出反应或活动。 E组健康状况良好,对记录人员无敌意。
3 SCP-2940-B能够双足行走,并发出微弱的白光,循环走过所有住所,无攻击倾向。 所有家庭成员仍热情友好,虽然偶尔抱怨食品质量和实用性。
5 从SCP-2940-B处听到男性哭泣声音,从其头盖骨发出的光亮相当于家庭照明,但无法通过燃烧造成致命伤害。首次记录到侵略行为,击倒了A组的一个孩子。 E组的父亲失踪,儿女一再表示不适和恶心,母亲在向邻居寻求帮助时表现出对父亲回归的信心。
7 SCP-2940-B反复叨念两个词语,"柳树"和"柳木",速度明显提高,威胁到其他个体的安全,7名个体因各种原因离开住所后被杀害。 现在哥哥从E组中失踪,客厅明显杂乱无章,能够听到妹妹在卫生间中恶心干呕了约20分钟才沉默下去。
8 SCP-2940-B会立刻攻击所有走进通向各个住所的走廊的个体,接触其体表物质后受害者将立刻丧失运动能力,已证实至少有十名SCP-2940-A个体被袭击死亡。 监控系统似乎受到了干扰,SCP-2940-A中的母亲和哥哥向摄像机讲话,询问可能的晚餐菜单,两名个体都无精打采,一种未知力量正撞击墙壁使之倾斜,似乎是从卫生间中涌出的黑色液体淹没了客厅的地板。
9 由于SCP-2940-B不断在门口击打,无法进入楼层, SCP-2940-B发出的光极其耀眼,通过门缝直接观察将造成视力障碍。 未知,监控系统失效,推测人员进行早期探索时声称听到的SCP-2940-B的尖啸声中夹杂着女性的哭声。
deaddinner.jpg

监控系统于第7层生活区观察到的SCP-2940-A,同属于D组。

附录2940-LB4:楼层10中放有几台似乎仍在运行的装置,为SCP-2940-A个体提供生活必需品,尽管周围环境如低层SCP-2940-A个体所经历的一样。独立房间中发现了一个放有计算机终端的隔间,文件柜和一些文件。除了各种各样关于生活条件和维护的表格,文件的各处插入了一些个人笔记。

1.03/33:2
他们告诉我,只懂工作不适合这里,所以……好吧。所有家庭都很好,包括马特的,考虑到我们目睹了工人的工作量和小贩与上面打交道的情景,我们会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历史的灌输可以隐瞒住惊慌失措的人们,至少一个月,我不知道。通信已顺利传回总部,我很高兴知道我的家人们得到了照顾。我别无所求。

1.21/33:2
供水出了问题,它被什么东西污染了,但读数没有问题。它散发出腐臭的气味,灰色,微温。我告诉家庭不要喝它,但没有告诉他们这些水已被用于制造食物。没有别的办法,我相信逆卤素能够抵消它,可能有些特殊的水就是解决方案,医学站只是用来维持身体机能,我不能把别人送进那里。

1.22/33:2
我们有大麻烦了,它比平常的大地震还要可怕,并且它将蔓延至整个地堡。我的终端机闪烁了一下(最新模范,美国泰克需要工作),可我现在无法向总部传递信息了。我检查那些家庭的情况,他们过的很好,在我向他们提供物资时表示欢迎,但我想他们知道有些事情发生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待在原地并等待。没有得到其他指令

日期丢失
$3&.89/3{%#终端机只会说这段废话:"真诚 w/宇宙起源2 服务,现在在 -/-尼亚斯"?我该怎么办?指南上没有提起过那个家伙。我没法去看马特和他的孩子,我不想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但他们不赞同我。

复位于0.01/00:1
楼梯间变得越来越大了,仍然是两层,但我看到了它。我看着它在我面前伸展,就像是看着油灰在地板上融化,发出灼热的蓝光。我从外面锁定了所有房屋,水必须灌入,但至少他们还能呼吸。我有我独立的物资供给站,但那只有一个,因为我是唯一一个总部需要活下来的人。当光之使者公司需要先后排序的时候,他们总是优先考虑自己,操他妈的。

0.02/0:01
再一次检查供水,它不是灰色的了,但我清楚地在里面看到了一块骨头。我穿上防护服想要拿起它,但它……融化了,就在我拉扯它的时候。整个水箱是密封的,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我再次到上面去,但我无法打开一些房间。我跟阿尔贝森家的那个男孩交谈,说他不明白他的家庭在后面做什么,他中途停下来看着我。下方有一些黑色东西从他们的卫生间门中涌出,我听到了一个声音,我想那曾经是他的母亲。我逃走了,他嘲笑着我。

0.03/0:01
他们说这是最坏的打算,但我打算离开所有人到这里来。我只会携带最少量的必需品,他们会让我重新搬走,所以没有人知道那是我。

0.04/00:1
楼梯门自动从外面锁上了,这意味着我失去了所有人。
希望长存,直到某个有地位的人告诉我的家人,他们不再需要我来发射或控制设备。离开这里去任何地方别的小组织,他们会在一个月之内让迈克尔开始工作的,上帝啊他才十三岁

0.07/00:1
终端机说区域真诚人为干扰器破碎。小册子上什么也没说。寄希望于萃取。祝其他所有员工好运。

0.32/00:1
我的门打开了,我听到了歌声。将要查看光之信使,真正的光之使者,他在这里!亚拿尼亚,你在呼唤我吗?不需要萃取了,我现在充满了力量。我这就到你那里去。

附录2940-RT5:1/4/15,观察哨43报告通向SCP-2940第8层的楼梯门被一个SCP-2940-A个体(A组成员)打开,个体情绪极度悲痛,在被SCP-2940-B攻击并杀死前一直试图离开SCP-2940。据报道,SCP-2940进入了楼梯并到达第7层,观察哨43的成员已确认7层的门无法靠近。

录音设备能够记录到燃烧和呕吐的声音,机动特遣队Rho-2此前设立的监控显示几个个体被迫回流或消耗大量源于各自住宅的黑色物质,这造成了[编辑];上述物质的再生属性错误地重建已故个体的结果是未知的。值得注意的是,所有9层居住者出现的行为。收容措施根据观察哨43成员的建议修改。

附录2940-LC5:SCP-2940的每处住所中都有一块大青铜铭牌,刻有以下内容2

光之使者公司:"隐匿居所!"

欢迎来到您的新家,您躲避上层世界的庇护所!我们一定会提供给您所需的全部屋子,以维持您的异质生活。不必担心任何未知存在的闯入,通往您附近的五处入口将全面加强并彻底不复存在。恐慌是人类崩溃的重要因素,可能会使得一些人试图逃离安全区,所以从现在开始,对进入和离开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同时,请务必遵守指定的食物和水源储藏,控制,及医疗哀悼室。禁止访问楼梯间,您家中配备的员工接受过培训以处理地下楼层中的极端敏感工作。我们盼望所有居民斥责和惩罚试图进入下层的个人,他们所说的话应不予理会。立刻将他们交给此刻有空闲教派的医疗哀悼室,生长应得到认可。事务完成后允许悲伤!

发生的事情或许看起来是可怕的,但光之使者公司致力于保护所有委托人和客户,这里没有恐惧,唯有希望,并且希望永存,它将是经历所有变化的骏马!前进,冲向摆在我们面前的黑暗深渊,我们不该放慢脚步!前进,穿过困扰我们世界的能量之存在本质,拧出进入我们生活中的扭曲混乱!前进,未来就在眼前,我们将重归于此,前进!前进!前进。

光之使者公司不承担责任,通讯服务再度有效时请联系9915-30-3214,任何出现在隐匿居所中的外来物品,突变,实体不是隐匿居所的产品或它指派的员工,我们没有派遣它们。隐匿居所的"永久食物"和"爱之水合物"将于3.09/33:2到期,目前可能没有后续援助。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