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964

项目编号: SCP-2964

项目等级: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 基金会内容审查程序目前在全世界各网络服务供应商处开启。在重要互联网中枢处安装的过滤器被用于阻止对SCP-2964的访问。

基金会的网络爬虫正主动搜索直接提及或可能在描述SCP-2964的文章,或者提供访问SCP-2964方法的文章。被发现的任何此类文章都将被删除,其作者将在审讯后被进行A级或B级记忆消除(视情况而定)。

SCP-2964对基金会的安全是一个重大威胁。因此在其可以被适当地收容之前,向公众隐藏其存在是必要的。

在任何情况下,基金会人员都不可以故意采取可能导致已被永久屏蔽的SCP-2964视频被观看的行动。

描述: SCP-2964是一个名为“特★级★视★频”的在线视频服务,可通过任何现代的浏览器通过直接访问IP地址███.██.███.█来浏览。追踪这个地址的尝试目前尚未成功,因为它并不指向一个有效的地点。

当连接至SCP-2964后,它的运作方式和当前其他在线视频服务类似,除了其中大多数的内容在SCP-2964之外并不存在。其中包括由不存在的演员和制作者制作的电视剧和电影、由创作者并不知晓的演员和导演制作的电视剧和电影、以及与大量敏感和保密事项相关的纪录片。

每天,SCP-2964上会出现新的视频,并时常表现出对最新世界新闻的了解。其展现出的视频创作和编辑速度被认为是不可能的。例如,在20██年的[数据消除]事件后的17分钟,关于该事件的一个时长3小时的纪录片出现在SCP-2964上,其中包括在仍有放射性的设施内部的视频片段。

由于SCP-2964成为公众知识将会导致严重的安保泄密,包括基金会存在的这一秘密,应当尽一切努力避免其进入公众视线。机动特遣队Mu-7“车辆下载者”(“Car Downloaders”)应时刻准备处理任何此类安保泄密,以及在SCP-2964的位置被确认时对其来源进行收容。SCP-2964上的内容将被经常性地监视,以寻找任何潜在的可能泄露此位置的信息。

观察记录2964-A节选:
以下是SCP-2964上值得注意的内容的总结。若要访问完整记录,联系高级研究员。

  • 26部未发布的警察学校系列电影,由原班组饰演,其中包括已经宣布死亡的演员。从监视开始,平均每年有两部该系列电影被添加。
  • 一部风格上与周六早间儿童卡通相似的动画片,名为超级机动特遣队。它描述了一支不存在的机动特遣队“MTF Alpha-Omega”在一个有异常物品的世界中旅行的情节。值得注意的是,它以相当的准确程度描述了基金会记录中真实的收容事件,尽管其形式非常夸张。1尽管其风格合适,其内容很难被认为是面向年轻观众的。
  • 一部37分钟长的有关基金会的纪录片,其中包括基金会对异常物品的处理、对它们进行收容的方法以及一部分基金会站点的细节。此纪录片包含3分48秒的在基金会内部拍摄的片段。对安保记录的分析表明这些片段是准确的,但是并未发现它们是如何被拍摄的。

附录1: 于23/07/2015,在SCP-2964的收容程序开始两个月一周后,SCP-2964上在三周内出现了一系列超过200部关于基金会的纪录片,平均每天大约十“集”。这些纪录片总共超过1000小时,涵盖了很多主题,包括基金会的特定设施、基金会保管中的异常物品、关于特定收容失效事件的细节以及大约350小时在基金会站点内部拍摄的片段。对这些视频的分析表明他们的内容是准确的。

附录2: 当前对SCP-2964新内容的监视显示,一旦泄露给公众就将造成严重安保泄密的信息正在以值得警惕的速度增加。在最近的两天中,一部有关Daevite文明2及其历史的7集纪录片出现了。除了最后一部分外,已经确认此纪录片和基金会的记录相符。最后一部分包含在Daevite文明灭绝后发生的事件和人物的细节。之后是一系列Keter级对象的高级研究员的访谈。这些视频中的人物称他们并不知道参与这些访谈。

附录3: 作为其日常更新,一个名为“在★线★直★播”的新部分出现在SCP-2964上。可以观看超过500个地点的视频直播,其中很多都很普通(主要是一些未知私宅的内部、零售店和世界上一些城市的街景),在可能的情况中已证实这些视频确实是直播。值得注意的是其中11个直播显然是在基金会设施内部发布的,包括Site-81、Site-87和Site-172的站点主任办公室,以及SCP-███收容间的内部。尽管进行了多次排查,没有在任何以上地点发现录影设备。

附录4: 在知晓其办公室正在被直播之后,Site-112站点主任Khan用一张写有“████ ███”的纸遮挡住了“摄像机”的视线。17分钟后,其办公室的直播被替换成了一个雪花屏幕,上面写有“请等待,技术问题。”13分钟后,在SCP-2964的一般日常更新之外,一个名为“Abed Khan超级精彩的生活”的新直播出现了。此直播是真人秀风格,其中有两个未知声音对站点主任Kahn的行为进行实时评论。此直播使用多个“摄像机”,目前已经持续播出3天13小时,包括Khan主任睡觉的时候。

附录5: 周期性心理检测发现站点主任Khan逐渐出现偏执和压力,目前他已经被“拍摄”了三周零六天。当前正在调查,这是对感到被监控的自然反应还是SCP-2964的某种异常影响。已经采取心理支持来缓解这些影响。

附录6: 由于不小心吞食SCP-████分泌物导致的严重的灼伤和██████中毒,站点主任Khan目前正在接受治疗。事件发生时正在监控直播的研究员Camlin相信,直播中的“旁白”们提前知道此事会发生,因为它们说已经把他的咖啡换成了[数据消除]。研究员Camlin未能及时联系到Site-112的安保人员以避免此事,但是他的尝试导致的快速响应救了Khan主任的命。站点主任Khan预计康复时间:两周。对于该物质是怎样进入他的咖啡杯中的调查正在进行。
更新: 跟踪Khan主任的直播在他的康复过程中一直持续。

附录7: 站点主任Khan在与SCP-████相关的一次收容突破后死亡。对直播的检验暗示“旁白”们提前知道这一收容突破,并在事前几分钟内一直准备着。在他死亡后,直播播放了一部5分钟的黑白蒙太奇,其中包含“真人秀”的一些片段,随后直播结束。在接下来的每日更新,一部完整的、未编辑的直播副本以及一部浓缩的剧集版出现在SCP-2964上。
目前正在调查SCP-2964是具有某种先知先觉,还是其主动地参与了导致站点主任Khan死亡的收容失效。已经提议将其从Euclid升级为Keter级,目前正在被审核。
注:升级已被O5-8确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