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988
tree_hands.jpg

一组肢体在追赶D-9562时将自己分离,D-9562被图示肢体捕获并遭到了SCP-2988的例行对待。

项目编号:SCP-2988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包含SCP-2988的果园被基金会人员隔离,所有人员需在测试对象进入SCP-2988之前,期间,之后对其密切监控。研究人员需注意,SCP-2988可响应四米半径内的人类交互行为,且其肢体可在三十米半径内活动。Site-45研究员及驻扎在SCP-2988的人员被指示即时报告关于SCP-2988起源的最新调查结果与发现,及相关个人(POI)Izaak的信息。

描述:SCP-2988是一棵位于北美[编辑]的树,与颤杨(美洲山杨)特征相似,尽管拥有着黑色树叶,黑灰斑驳的树皮及普通美洲山杨本不该生长的果实,这些果实被标记为SCP-2988-1。SCP-2988连树冠高达26米,宽8米。

SCP-2988-1拥有黑色表皮,柔软的橙红色果肉,圆形外观。SCP-2988-1果汁具有镇静与麻痹作用,使受试者产生幻觉,眩晕,呕吐等症状,紧随其后的是麻木及运动能力丧失。

一些动物与人类前肢附着于数个SCP-2988分支之上,看起来均被巨大力量扯断。尽管持续暴露于风雨当中,但上述肢体没有腐烂迹象,它们非常灵活,能够协助SCP-2988捕捉,击打,束缚接近它们的生物。

当一个人类靠近SCP-2988附近四米范围时,SCP-2988的树干将明显弯向他们,某一附肢靠近对象,摘取并向他们提供SCP-2988-1,作出手势示意对象食用果实。如果SCP-2988-1被消耗,SCP-2988将等到对象因果实效果失去行动能力后采取进一步行动。若果实被拒绝,或对象企图离开SCP-2988,它将尝试强制喂食,并使用前肢束缚对象。若对象尝试逃离,SCP-2988会在前肢上涂抹SCP-2988-1果汁并移除它们,与SCP-2988-1分离期间,这些前肢拥有完全的自主权,使用手指活动,追赶对象。在失去机动性1前它们可以远离SCP-2988三十米,接下来它们会拖着"疲惫的"肢体返回SCP-2988。

如果捕获到一个对象,SCP-2988将抓住他们的手腕和脚踝,将他们升举至分支的最高点,若同时捕获了多个对象,他们将被均匀放置在分支上。在此期间,SCP-2988-1的果汁将不断滴入对象口中,被俘者通常因束缚和麻痹状态而无法抗拒。

大约三分钟后,SCP-2988的前肢停止"一点点喂食"对象,整体开始剧烈摇晃,叶片产生明显区别于普通颤杨树的窸窣声,对象附近的肢体接下来将抓住他们的手臂并猛烈拉扯直到它们脱落下来。

从对象身上扯下的前肢在SCP-2988表面传递,直到找到一个相对空旷的区域。一条分支插入被切断肢体裸露的肌肉,可能是在与骨头固定或连接。大约四十秒后,新增加的肢体开始出现活跃迹象,SCP-2988将把所有附肢随意放出。

附录2988-1:尽管SCP-2988是一棵结实果树,但培养SCP-2988-1的尝试至今仍未成功,科学家将继续研究样本以期了解关于它属性的更多信息,归递测试表明SCP-2988-1的种子可能是不育的。

附录2988-2:██/██/████,SCP-2988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活动,在没有预定目标的情况下移除了八条来自不同物种的肢体,前行的附肢被限制在三十米界限内,并继续深入挖掘地面,直到形成的坑洞能够容纳一条肢体。这些肢体将自己埋入地下,手掌及手腕仍留在地面上方,其余部分似乎"过期",停止了运动并迅速腐烂。由于意识到SCP-2988可能有攻击企图,所有人员被要求在采取进一步行动之前等待96小时。

96小时后,一些人员受到了轻至中度伤害,因为大部分肢体拒绝被移动,并抓住,击打,重拍尝试这么做的人员。肢体被放入个体研究容器中后仍不断尝试逃跑,二十小时后,肢体全部"失效",被认为已安全可用于研究,检查发现这些肢体底端出现了早期根系,其中四个被保留下来以供研究。

自██/██/████起,人员被要求在埋入不超过24小时内将"种植"的肢体移出。

附录2988-3:前言:从SCP-2746(Site-45-A)中回收到的数份文档描述了一棵与SCP-2988特征类似的树木,及其假定的创造者Izaak。

为方便阅读,这些文档在重要事件的开始和结束处分段。

Site-45正与SCP-2988收容站点进行合作研究,想获取更多信息请参阅SCP-2988文件的全部内容,访问需二级或以上权限。

文件2988,Set 1,译本来自原作A-12:回收于██/██/████,被发现在SCP-2746中的一处圣殿内,用细绳捆绑在一起,隐藏在一面破碎墙壁的数个砖块之后,纸张上发现了一些类似斑点鬣狗(斑鬣狗)的DNA痕迹,因爪/指甲刮挠受损并沾有墨色污渍。

雪一直在下,我昔日也是永远的朋友的血同时流淌着,自造物主的审判到来已过去了███天,███天前战争开始了,███天前我眼看着Adair被饥饿者撕碎,███天前Hahn被Maddock吃掉了。Maddock,我将他视作我的弟弟,███天前轮到了Hadassah,她愚蠢地站在了Furies的那一边,她被钉上了十字架。我看着她悬挂在那里,头垂向地面,雪花灼伤她时她大声尖叫,我看着她的皮肤一点点冻结像纸一样剥落。我无法拯救她。她是个异教徒,她理当承受这些降临在她身上的惩罚。人们仍保持着理智,Suiward和Sari仍正确地意识到这一点,那么为什么,为什么人们都坚持要加入渎神者和异教徒的行列,相信造物主将被推翻?

过去的两周里,我不得不躲在小屋中用冰雪藏匿自己,祈祷希望那些流浪的饥饿野兽不会闻到我的味道或将我挖出。

我很饿,尽管造物主说食物将拯救我的理智,但我真的开始怀疑他所说的是否是真。撕裂我的亲朋好友丝毫无法保护我。

请让Suiward和Sari找到我,好吗,救我脱离外界疯狂运转的一切。

我饿,我非常饿。

饥饿战胜了我的理智,今天我试着出去。我找不到任何能够吃的植物,也没有力气创作,雪很快开始刺痛我,出来就是个错误。

Wieverr在那里,我认为那是Wieverr,他背对着我,但我认得那身黑色皮毛和他尾巴摆动的方式。

他正在吃着什么,我看不清楚,但我呜咽了起来,Wieverr听到了我的声音。

我跑了起来,我跌跌撞撞地跑着,我不知道我要到哪里去,雪花扑面而来,恐惧充斥着我的心底,Wieuerr的喘息声逐渐向我逼近。

我无法跑得很快,Wieuerr赶上了我,我感到他的牙齿咬住我的前腿,当它从中间断开时我尖声喊叫。他将它咬碎了,我感觉我的骨头像玻璃一样破碎。那真的很痛。痛苦。痛苦。痛苦。

然后Threccia来到了这里,我看到她的獠牙撕扯Wieverr的内脏,我听到他在呼救,我以我最快的速度跑开了。

雪覆盖了万物,唯一的好处是它麻木了我受伤的腿。

我发现了一只山羊,可能是Gwaerth,也可能是Praeshard,这没有区别,他们已经被冻僵了,被啃噬过,脖颈和肋骨都成了碎片。

那不是……罪恶/罪孽,如果我轻咬/咬啮/咀嚼(??)2他,对吧?不会很多,而且我会在之后埋葬他。这不像他一样能够恢复我快饿死了。我不得不这么做。

我继续前行,来到一座圣殿,里面冰冷一片。

但外面更加寒冷,所以我走了进去。

继续前进,我晕了过去,不知多久。

火坑中有一些树枝和树叶正散发香气,他们尝起来像大便。(??)

饥饿。

造物主,请原谅我,我没有将他埋葬,我啃咬他们的骨头使自己振作起来,我咀嚼了更多。

造物主,请原谅我,我(文本字迹模糊并抹除)该死的脚趾。

接下来的两页写满了"原谅我"以及数个被推测为作者所知的名字。

再次提笔,骨头是什么时候没了滋味的?我已经吃掉了他们剩下的一切吗?我该把整具尸体都带来

舔舐它。饥饿。

已经晚了。

不。不要这么做。不不不不不不不——

文件的下半部分似乎被咀嚼掉了,虽然这部分文件中没有出现任何文本。

那件仪器/魔杖/工具(??)在那里有多久了?我在舔雪的时候发现了它。我立刻用它制作了一些东西,那很令人快乐,但对我一点帮助也没有,我什么都没有。

我可以制作一些东西吗?火坑中有些零件/部件/材料(??),但我需要更多。不管怎样,无论我做了什么,我需要食物。

完成了。(这句话之后,有数个看起来被用于一些仪式/神圣事务的手绘符号/符文,这些符号的意义仍在研究中。

纸快用完了,事实上,这是最后四张了。在制作时我啃咬/咀嚼/咬碎了其余的几张并且止了血。它伤害那是值得的,但它不能在我打定主意的事情上支持我。制作时我用了麻骨并焚香。我创造出了一棵小芽,它结出了果实。我将它们吃了下去,并差点呕吐出来。

我有生以来从未尝过如此美味的东西,我只希望我的腿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它看起来很不自在,无法让我知道失踪的脚趾到哪去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