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006

项目编号:SCP-3006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受 SCP-3006 影响的在线视频网站将由基金会的网络爬虫程序 (webcrawlers) 进行监控。一旦有内含 SCP-3006 的视频发布并且(或者)被监测到,那么这个视频将会被立即删除。在 Alphabet 集团中卧底的基金会人员将确保公众无法观看到 SCP-3006。据估计,如果没有妥善的收容措施,那么全球公共互联网上的大多数视频将在 128 小时内遭受 SCP-3006 的影响。

目前,基金会并未找到任何行之有效的方法来阻止带有 SCP-3006 的视频发布。在本文档中,不得引用其他 SCP 对象。

描述:SCP-3006 是一段视频,其名字为 "we are number one except every time you play it there are twice as many robbie rottens but the room is the same size[nsfw]",这段视频于 2016 年 10 月 12 日在 YouTube 的视频托管服务上发布。这段视频当中包含了许多 "Lazy Town" 节目中的音乐剪辑片段,如果重复播放这段视频,会导致诸多类似 Stefán Karl Stefánsson 的类人生物出现。

受 SCP-3006 影响的视频会将影响传播开来,主要是会发布到视频序列 (Thread) 当中,里面包含有多个目前未受影响的视频。在被 SCP-3006 关联后的 1~5 分钟之内,相同序列中的其他被关联的视频都会开始表现出 SCP-3006 的影响。每次播放,都会致使视频当中的人类(或者其他类人生物)的数目翻番,其中包括摄像师、音响师在内的屏幕之外的人员。这个翻番效果呈指数形式进行,因为每次播放的时候,视频当中受影响目标的数量也会翻番。例如,包含 2 个目标的视频在第二次播放的时候,将变为 4 个目标,第三次播放的时候变为 8 个,第五次的时候则增长到了 32 个。这些实体似乎都不了解 SCP-3006 的影响,但是发现这个影响的时候会显得非常痛苦。

尽管 SCP-3006 只能够影响关联视频,但是 SCP-3006 的影响对于每个观察者而言都是独一无二的;也就是说,SCP-3006 的效果取决于观察者观看视频的次数。如果有多个观察者同时观看,那么只有手动启动视频的观察者才会受到这个影响。如果观察者连续观看多个视频的话,那么 SCP-3006 所产生的影响也会推移到下一个视频当中。

SCP-3006 主要影响在封闭空间当中播放的视频,不过这并不能被确定为 SCP-3006 的影响之一,仍待商榷。一旦受到 SCP-3006 的影响,记录对象将无法离开正在播放视频的区域。在某一时刻,由于过热、曝光、或者因为视频开始播放时类人生物的数量出现瞬间的指数爆炸而导致的崩溃,受影响的对象将会开始死亡。这种损坏无法阻止 SCP-3006 的持续效应。

最终,当摄像机和录音设备会因为封闭空间内所产生的强烈的内部压力而被破坏。这个时候,视频的外观将会发生变化,变成由损坏的数字图像所拼接而成的非异常图像。

SCP-3006 最初是因为社交媒体报道了一些不寻常的视频,而引起了基金会的注意。观看过 SCP-3006 第一种异常状况的 11,346 人被基金会追踪,并进行了 C 级记忆清除。讯问过后,原始视频当中的部分对象被确定为非异常,并进行了 B 级记忆清除。

截止 2017 年 1 月 18 日,SCP-3006 被归类为 Euclid。

附录:受影响的视频示例

标题:

视频详情信息:

SCP-3006 效应:




附录:3006-J 采访记录

[视频删除]

受访者:███ ██████

采访者:Krang 博士

前言:2017 年 2 月 14 日,视频制作者 ███ ██████ 发现了几个受 SCP-3006 影响的影片。这段记录是采访结果的一个副本,原本已丢失或者可能并未存在过。

< 开始记录>

Krang 博士:为了便于记录,您能说出您的名字并将其拼写出来吗?

某人:当然(紧张的笑声)。就像报社的采访一样,我猜。我是 ███ ██████, ███,██████。不过我想你已经知道了,对吧?

Krang 博士:您什么时候注意到这些视频的异常的?

███ ██████:我想应该是有人在 Twitter 上将这些视频和我关联起来的。这非常奇怪,看到你认识的人变成那种鬼样子。这感觉真的非常糟糕,但是他们只是电脑虚拟生成的人物,对吧?所以并不是什么大事情。至少,这就是我的想法。

Krang 博士:您发现这些影片拍摄的都是自己的时候,花费了多长时间?

███ ██████:没错,嗯,你看,这是推荐的视频之一。天……兄弟,我只是……我不想说。所以我就报告了这个,然后……现在我就和你们这些人在一起了。

Krang 博士:您看了多少次视频?

███ ██████:我不知道。有些时候就失控了。因为这很有趣,对吧?看到一大堆自己挤在一起,这很诡异。讲道理,我不知道还有什么能做的。

Krang 博士:您的意思是?

███ ██████:嗯,只是……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做了。感觉就像……你打算做一件事,然后就算做完了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做这件事?就是这种感觉。就像是个梦,或是别的什么。

Krang 博士:您期待会发生什么?

███ ██████:他们告诉我的那些……呃,他们说就像他们这样,永远在一起。不对,不是他们,就是我自己。有成千上万个我,他们现在全部死了。全碎了,内脏被挤成了酱。一只眼睛浮在这团酱上面,兄弟,我看到自己就在这团肉酱里面。真他妈的。

这个时候,受访者和采访者都看到有几个类似自己的类人生物出现在了房间里面,就站在边上。

███ ██████:我的天!

Krang 博士立即尝试离开房间,但是几次尝试都未成功。所有的样本都开始互相打斗,而房间对面, ███ ██████ 的复制体则开始聚集在原始受访者周围,用手遮住了他们的脸。

███ ██████:滚开!别碰我!救命!

███ ██████ 的复制体开始疯狂地撕开他的肌肉和皮肤,此时 Krang 博士的复制体也是同样的举动。每次这种暴力行为都会持续到只剩下一个对象。无法知道剩下的这个是否还是最初的受试者。视频播放结束时,双方尝试离开访问区域的企图都失败了。

< 结束记录 >

最后陈述:此次采访的对象被执行了 C 级记忆清洗。SCP-3006 异常仍然存在,其他几个 SCP-3006 对象随后被记录在基金会的视频存档中。正在考虑是否将其升级为 Keter 分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