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013
milkmaid

3013-8 实验之前的 SCP-3013。

项目编号:SCP-3013

项目等级:Euclid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在 3013-8 实验事故发生之后,SCP-3013 目前位于 Site-██ 的安全保管设施 (Secure Holding Facility) B 中。这个房间被一个密封的容器所包围。对于这个保管设施或者容器而言,除非是对原先的安全保管设施 B 进行加固,否则不允许进行任何结构上的变化。监控摄像头和安保人员在这个房间四周间隔分布。有一个直接通向 SCP-3013 收容室的入口;除非发现某种方法能够穿透目前弥漫在收容室内的 SCP-3013-1 对象,否则该入口不允许使用。

描述:SCP-3013 是一个木制相框,它可以根据装入其中的绘制在画布或者纸上的画作,来改变自身的尺寸、形状和样式,以进行相应的适配。一旦装入了画作,SCP-3013-1 对象将会开始在周边区域内显现。根据装入到 SCP-3013 内部画作所描绘的对象、人物和地形,SCP-3013-1 对象通常表现出与之相似的特征。

这些 SCP-3013-1 对象的性质会根据相关的画作内容而改变。在肖像画或者其他以人类、动物为主的画作中,SCP-3013-1 通常会与绘画中的人物或者动物相似。这一类 SCP-3013-1 对象通常将具备智慧,并且将具备与绘画主体或者作品性质相关的个性。如果将一幅较少关注人类或者动物的绘画放置在 SCP-3013 中,例如说风景画或者抽象作品,那么 SCP-3013-1 对象往往会改变 SCP-3013 周围的物理环境。更多细节请参见下面的实验日志。

如果 SCP-3013 中没有放置画作的话,那么就会发生 SCP-3013-2 事件。主要是影响 SCP-3013 周边地形,造成逐渐损害,通常是在周边地区发生明显的沉降,以及随着时间的推移,数小时内在周围地区和靠近 SCP-3013 的任何结构中出现各种裂缝和断层。虽然 SCP-3013 不是坚不可摧的,但是任何破坏 SCP-3013 的企图只会导致极快地反应和剧烈的 SCP-3013-2 事件发生。

SCP-3013 是基金会在 20██ 年首次发现的,其位于英国诺福克郡的某个乡村庄园的 ██████████ 大厅废墟中。据信,由于最近的一次失窃案件,导致当时位于 SCP-3013 内的画作被移除,这促使了 SCP-3013-2 事件的激活,从而导致 ██████████ 大厅的崩塌和几次登记为里氏 8 级以上的地震。██████████ 大厅自 197█ 年以来,随着其前任居住者安娜贝尔·斯通的死亡而被废弃。斯通太太曾是当地的一名著名艺术家,但据报告称,她在 193█ 年丈夫去世的数个月后开始离群索居,此后很少离开家门。这幢房屋在她去世后被当地居民认为在闹鬼,试图进入该土地通常会对入侵者造成相当大的情绪困扰。

由于 3013-8 实验事故,导致 SCP-3013-1 对象弥漫在当前收容室内,使得 SCP-3013 对象无法接触。目前认为,当前的收容措施将目前的 SCP-3013-1 对象限制在当前的界限内,如果破坏了此收容措施,那么很可能会发生 XK 级别的世界末日情景。由于目前 SCP-3013-1 对象似乎受到了房间界限的限制,尽管缺乏明确的物理界限。因此,据信 SCP-3013 的效果与目前房间的空间概念有关,而与任何物理界限无关。

附录 SCP-3013-1:在20██年12月27日,荷兰警方在搜查一场在阿姆斯特丹举行的非法艺术品拍卖会时,发现了一幅被盗的画作和一封信。荷兰警方内部的基金会特工意识到其与 SCP-3013 相关,并将其转移到基金会的控制之下,并对所有已知的参与者进行了记忆清除。这幅画是一个相当有技巧的油画作品,可以追溯至 20 世纪 30 年代中期,其描绘了一名被认为是以利亚·斯通的中年男性,他是安娜贝尔·斯通的丈夫。这封信同样也追溯至 20 世纪 30 年代中期。据信,这封信是送给斯通女士的一位好友——莫德·兰卡斯特的,但是显然这封信并未写完,并且并未送出去过。信中的内容如下:

我最亲爱的莫德:

上周见到你我很高兴!孩子们现在长得太快了;我很难认出他们了。我必须要感谢你给我提供这些果酱的食谱——这样我就可以用这些果酱来为下个月的教会募款做准备了。你的新房子实在太好看了——杰克的伦敦小公寓对你来说总是太过于阴暗和肮脏了。

我很感激在以利亚离开之后,你对我的激励和鼓舞,但是真的没有必要。现在已经差不多过了一年了,我现在感觉好过多了。我的画最近卖得还不错,伦敦的一位同行最近买了我关于侄女哈利的画作,并给了一笔很可观的钱。我真的很想念他,但是我开始重新振作起来了。雅各布牧师给了我很大的帮助,他总是能给我一个依靠的臂膀。我觉得他可能对我有点意思—他是一个非常帅的小伙子,在他这个职业里,这个年龄依旧未婚的可并不多。

顺便一提,我知道你对招魂者和灵媒感兴趣,所以我觉得这个小故事你可能会感兴趣。村子里有一位灵媒,我以前曾经提到过她——她自称“昆汀夫人”。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这完全就是荒谬至极罢了,不过它确实给我提供了一些夜晚的娱乐活动——看着所有村民兴奋地围绕着他们此前从未在乎过的姑奶奶,这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不管怎么说,那里有一个从美国来的小伙子,感觉像是个医生,不过他知道以利亚!他说他在伦敦工作的时候认识了以利亚,他们经常在贝尔格莱德见面。他给我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木质相框,它有一个令人喜爱的外表,并且上面还雕刻着可爱的图案。莫德,我必须告诉你,他一开始似乎是一位非常迷人、非常亲切的年轻绅士,但是当他给我这个相框之后,他就变了,开始诉说着那些稀奇古怪的事情。

他的声音是如此的冰冷吓人,我记得他说过的每一个字:“这个东西是哀戚之情,它是为你的丈夫、我的好朋友所准备的。我现在告诉你,它只能够用于此。如果不是的话,那么涌入这个东西的所有情感、所有智慧以及所有悲伤都将泛滥开来。它会开始指引其中智慧、思维的能量,而这些智慧和思维本是不应被触及的。所以只能用它来装裱关于亲爱的以利亚的绘画。如果你不这样做的话,那么只会带来极度沮丧的疯狂和黑暗,它们随后就会开始复仇并步入自由,直到剩下的只有情感。”

然后他就突然离开了,在我问他到底想表达什么之前!这实在是太神秘了,整件事情让我感觉有点害怕。我不知道他说的是否正确。但是这个相框的工艺实在太漂亮了,所有的部件都一模一样。我认为这非常适合这幅画,也就是在他离去的一个月前我给他画的这幅。

此时,在文字重新出现之前,中断了几行。似乎是同一个人的笔迹,但是似乎是一只颤颤巍巍的手所撰写的,据信是由于年龄的增长所致。据认为,信的剩余部分是在数十年之后写完的。

我不记得我写过这封信了。我完全忘掉它了,这一天实在是太让人激动了。我应该写完这封信,我觉得。如果不写完的话,我就太没礼貌了。但是我无法假装我真的在乎这一点。

你已经去世很久了,莫德。我以后再也看不到你了。我对此一无所知。我不必再去尝试了。我不必表现得非常勇敢了,我也不用假装自己很是快乐了,我再也不必孑然一身了。我不用再去尝试了。这里只有我,还有他,他从未变老,他一直那么爱我。

爱你的,

安妮。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