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020

项目编号:SCP-3020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已知受SCP-3020感染的个体将被隔离在Areas-39,-42,-94,-102和-129的标准非人类异常收容单元中,并使用多种手段努力缓和SCP-3020症状,包括每日肾脏注射双倍剂量L-DOPA。1

SCP-3020样本仅可在上述区域内的BSL-4级生物实验室2中接受研究,禁止任何人员接触SCP-3020样本,取而代之的是,所有测试皆由机械电枢进行,其与SCP-3020接触的衔铁将在事后加热至400摄氏度,已保证消灭所有SCP-3020细胞及卵。

描述:SCP-3020是一属种未知、经测量长度小于微米的微生物,起初SCP-3020被认为与狂犬病毒密切相关,但观察结果令基金会相信,SCP-3020实际上是一种类似寄生物的病毒体。

SCP-3020的体积小至足以穿透脑血管障壁,这种感染仅作用于人体,并且人类也是SCP-3020传染过程中的唯一载体。受SCP-3020感染的个体开始呈现出类似严重抑郁症的症状。SCP-3020无法治愈,但在感染早期可注射L-DOPA治疗缓解。

SCP-3020的作用方式为消耗化学物质L-DOPA,一种多巴胺、肾上腺素、去甲肾上腺素的先导物。这将导致体内多巴胺严重缺乏,引起类似帕金森病和抑郁症的症状。由于L-DOPA负责肾上腺素的合成,SCP-3020的侵扰会摧毁感染者的战逃反应3

SCP-3020可在感染者的汗水及眼泪中产卵传播;身体接触可轻度缓解SCP-3020相关症状,但若无妥善保护,将带来严重的感染风险。

SCP-3020卵团能够在人体外极恶劣的条件下生存,当前已发现它能够在低达-30摄氏度的环境中存活。像大多数病毒或寄生生物一样,高温将杀灭SCP-3020。SCP-3020似乎能够无限期地在人体外存活。

由于多巴胺的缺乏,SCP-3020无法通过调节多巴胺的传统抗抑郁或抗精神病药物治疗。

SCP-3020感染可分为五个阶段:

第一阶段:偏执。感染者开始产生强烈的偏执妄想,特别是认为遭到了与自身相关人员的普遍厌恶。SCP-3020感染者将停止与联系人接触;这也有助于限制SCP-3020在其感染初级阶段的传播,也使感染状况进一步发展,直到感染者携带足够的SCP-3020种群可有效传播SCP-3020。

第二阶段:恐惧。感染者的偏执症状逐渐加重,甚至担忧所有人都在审视他们,并且相信所有与他们相关者都希望他们死去。如果你离开,他们会过得更好。所以去做吧。你开始忙于工作。个体往往会切断与相关者的联络。你开始哭泣。

由于上述多巴胺缺乏导致帕金森病症,进入这一阶段的感染者将常发震颤,此时产生身体接触,感染SCP-3020的几率较大,特别是直接接触皮肤或眼泪。

第三阶段:愤怒。由于多巴胺缺乏,感染者的消极情绪反应更为强烈,包括突如其来的愤怒。SCP-3020引起的愤怒冲动常常导致个体与社会和家庭的联系进一步恶化或终止。

处于这一阶段的感染者时常考虑自杀,但只有42%的个体最终实行计划。此刻L-DOPA补充剂治疗开始无效,感染者报告称四肢逐渐失感。

第四阶段:麻木。感染者可活动四肢,但无触觉及痛觉,这可能是心因性的,但也有剧烈震颤导致血液难以流向四肢的影响。此外,感染者报告称味觉及嗅觉丧失;这种现象近乎永久感冒。

由于SCP-3020在系统内繁殖,感染者常久坐数小时甚至是几天之久。个体拥有意识并静坐,这似乎对SCP-3020的增殖最为有利。

第五阶段:终端感染。约有55%至72%的感染者将在这一阶段尝试自杀,但往往由于震颤而无法活动,个体往往会恳求死亡或扼杀;在这一时刻与感染者进行身体接触可最大程度上缓解SCP-3020症状,但感染率也在此时达到顶峰。个体死亡后SCP-3020将出现在其所有体液与组织液中,从而增加感染风险。

附录:该文件的原始作者劳伦斯•帕卡德博士在Area-39收容失效事件中无意暴露于SCP-3020,在撰写本文时帕卡德博士仍被基金会雇佣,但需接受隔离。

帕卡德博士可继续其他方面的工作,但应拒绝其访问所有SCP-3020收容文件。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