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028

项目编号:SCP-3028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 SCP-3028 本身不具备攻击性,因此它将被存放在 Site-19 的小型收容柜中。SCP-3028 的实验应在标准收容室内进行,此外实验人员只能由 D 级人员来承担,并且还必须得到维吉斯 (Wages) 博士的批准。由于 3028-1 事故所致,所有使用 SCP-3028 的申请都将被驳回。

SCP-3028-1 将被监控一周,随后才能恢复原有职务。

描述:SCP-3028 是一只橙棕色的毛绒玩具猪,其身体表面还带有黑色斑点。除非接触到人类,否则 SCP-3028 不会产生任何的异常性质。与 SCP-3028 保持身体接触的人类,无论之前的精神状态如何,都会在接触后的几秒钟内进入睡眠1。一旦入睡,受试者将立即进入不间断的快速眼球运动睡眠 (Rapid eyes movement sleep),这类受试者被指定为 SCP-3028-1。在失去意识期间,观察人员报告称出现了幻音现象。这些声音可以被记录下来,尽管无法识别出声音的来源。

最终,SCP-3028-1 会睡醒过来。迄今为止,所有的受试者都报告称他们做了一个清明梦,尽管梦境各不相同,但是普遍都属于美梦。无论梦境是什么,SCP-3028-1 对象一旦醒来之后,普遍声称自己的心情变得无比美好2,并要求再次接触 SCP-3028。一周之后,这些影响会消失。

3028-1 附录:2014 年 6 月 7 日,布莱克福德 (Blackford) 特工申请使用 SCP-3028。她最近出现了抑郁症的迹象,希望以此来缓解症状。布莱克福德特工以前分配去 SCP-106 收容组,现在在她的同伴—伯恩斯 (Burns) 特工殉职后,申请调动到 SCP-3028 收容组。在维吉斯博士的监督下,她参与了 SCP-3028 的睡眠治疗,随后进入了睡眠。8 个小时后醒了过来,立即申请与维吉斯博士进行访谈。值得注意的是,工作人员在治疗后报告称没有出现幻听。

3028-1 访谈:

受访者:布莱克福德特工

采访者:维吉斯博士

前言:到目前为止,布莱克福德特工在基金会中已经就职了 17 年,其忠诚度完全可信。她的资历包括了,处理了多个 Euclid 和 Keter 级别的 SCP、独立指挥了两次对破碎之神教会可疑站点的袭击,此外还对 SCP-████ 进行了捕获和收容。

< 开始视频记录,当前时间 2014 年 6 月 7 日,19:54 >

Wages:需要我给你提供些什么吗?水?还是啤酒?

布莱克福德:(笑声)你真是一个书呆子,博士。我会很想念你的。

Wages:想念我?

布莱克福德:我不会骗你的。我在基金会的这段时间,是我余生中最有价值的经历了。不过,与此同时,我不知道这是否值得我为之骄傲。

Wages:我不是很懂。你一直为自己的工作而感到自豪。是什么让你的态度突然变成这种了?

布莱克福德:我做了一个梦,博士。我梦到了我的家人、我的哥哥,我的侄女。你知道我已经有将近 10 年没有见过他们了吗?我怎么能,把他们全部给忽略了。当然,我们有信件沟通,但是…

Wages:你在梦里面做了什么?

布莱克福德:我们在我哥哥伊恩 (Ian) 的家里共进晚餐。我知道,有点老掉牙了不是么?在遭受了一次枪击之后,我申请到了一次病假。虽然不是一次愉快的记忆。不过无论如何,感觉真得很好。伊恩谈论了他是如何处理那些顾客在商店里找茬的行为的。艾莉 (Ellie) 很担心她的数学成绩,并且还有那些常见的青春期烦恼。真是温馨,不是么?

(她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不用去担心那些可怕的东西,也不用去训练那些菜鸟,只有我和我的家人。感觉真的很好。世界并不需要去拯救。我有种回家的归属感。某种珍惜的感情,我需要做点什么来回报这种感情。基金会可能也并不存在。就是这样,直到我接到了那个电话。

Wages:布莱克福德…

布莱克福德:是你打来的,博士。历历在目。你拿到了我的简历,然后说你对我在办事处的工作印象非常深刻。然后…

Wages:然后我给你提供了这份工作,你接受了,发誓对此保密,剩下的就是我们知道的过去了。

布莱克福德:这次不会了。在我的梦里,我跟你说滚远点,别再给我打电话了。那时我很开心。

Wages:我不相信这一点。你所做的梦是 SCP-3028 的产物。它所告诉你的,实际上是你内心想知道的。特性确认…

布莱克福德:(大声叫喊)你说的容易!你坐在桌子后面处理文字就行了。你不会去到野外,去处理那些眨眨眼睛就能够杀死你的生物,或者处理那种该死的不死蜥蜴。你知道吗,看到一个男性把他的头骨压在巨人的下巴之下是什么感觉吗?你能想象一下,在滑下滑梯之后,眼睁睁地看着同伴赞眼前消失的感觉吗?你甚至还能体会到自己最好的朋友的想法,在那迷茫、孤单,被那该死的…怪物所玩弄。我为什么要对这该死的工作感到自豪?

她开始哭泣,此时 维吉斯博士盯着她,一言不发。10 分钟后,布莱克福德控制住了感情。

Wages:我…我很抱歉。是的,我可能不了解。但是你必须知道,伯恩斯的牺牲是为了舍生取义。

布莱克福德:“舍生取义”呵呵。如果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件事,那么什么是“义”?我们要跟谁去谈论这个“义”?

Wages:(叹息)我知道你没有给我打电话是因为你想要谈论信念。你来此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布莱克福德:我只想结束这次谈话。

< 结束记录,[2014 年 6 月 7 日,20:36] >

结语:访谈之后,布莱克福德特工被护送到她的宿舍。她没有抵抗警卫的护送。第二天早上,维吉斯博士前往布莱克福德特工的宿舍,但是找不到人。对 Site-19 的搜索后没有发现有任何证据表明她逃跑了。目前尚不清楚布莱克福德特工是如何设法离开 Site-19 而不触发安全系统的。她目前被列为 Pol-3028/1,被认为是一名极具危险的武装分子。

3028-2 附录:

发生在布莱克福德特工身上的事很是不幸,这毫无疑问。我们失去了一名很有价值的特工,我希望她能够和平与他人相处,不管她在哪里。但是这对你们其他人来说应该是一个教训。任何异常,无论表现出来的是多么无害,但仍然是一个危险元素。布莱克福德特工知道相关的风险,尽管可以用抗抑郁药来替代,但是她仍然采用了更危险的做法。记住,我们的目标高于一切,要放在我们的个人感情之上。我们的目标是:

安全。收容。保护。
—维吉斯博士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