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03
Scp303.jpg

SCP-303在一扇门后

項目編號:SCP-303

項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 SCP-303 至今并未被发现在 Site ██边界以外的地方活动, 整个 Site ██ 目前被考虑为 SCP-303的遏制区域。所有 Site ██ 的房间都有被转移的可能,只要两个入口间有10米以上的距离或视距。所有人员被均匀分布于整个设施,配备可用的无线电或对讲机, 以便快速解决遭遇SCP-303所引起的事故。所有目击 SCP-303 的个人将被即时申请进行心理评估。

所有自 █/█/██ 起保存于Site ██ 的SCP将被转移去Site ██-A。所有自该日起保存于Site ██ 的SCP 将被一次一个地转移去 Site ██-B。当确认SCP-303 未从Site ██与它一起迁移,各个SCP 将被重新转移至Site ██-A。当SCP-303 迁移至Site ██-B, 或者所有其他 SCP 转移至 Site ██-A后仍保持出现于 Site ██ 时, 遏制程序将适当更新。

描述:目击者描述 SCP-303 是一个裸體,无性别,瘦弱,红褐色皮肤的人型物体。不同于普通的脸部构造, 它的头部被一张极大的嘴占据。 配有过大的人类的牙齿。它持续喘息,声音大的足以从最坚固的门的另一边传来。所有遭遇到SCP-303的个人都能对它进行全面的描述,包括没有在物理意义上目击它任何部分的人。

SCP-303 会不明意义地选择任何门,舱口,或者其他入口屏障,然后在其后面,与目击者相反的一侧出现。 SCP-303 然后会在门后停留一段不定的时间。所有尝试打开门或屏障的人会体验到激烈、令人瘫痪的恐惧,持续到SCP-303消失为止(无论它是自行消失,还是单纯离开目击者的视野而已)。恐惧产生的源头并不清楚,但是在性质上类似蜘蛛恐惧症和蛇恐惧症,从潜意识、遗传级别产生。 [数据删除] 分析指示出 SCP-303 并未针对性地诱导对象产生恐惧。

SCP-303 不允许它自己和任何观测者有视觉上的直接接触,亦未允许过任何观测者目击它形体的10%以上。当门或者其他入口屏障是部分或完全透明时,SCP-303 会现形10%或更少,或者会在门上产生雾、在透明表面处结霜以达到相同效果。如果在一个没有固体物件或门切断视线的方向接近SCP-303,它会在被视线直接接触前消失。

所有遇到SCP-303的电子或复杂机械装置会暂时不能使用。 SCP-303 没有被记录到任何在物理或口头上接触观测者的尝试。

至今仍然未知SCP-303是如何到达 Site ██ 的。 SCP-303的首次出现记录时间是在3/1/██。目前怀疑SCP-303是在不经意间被运入或者是Site内另一SCP的表现。所有Site ██的SCP正在准备重新依次检测。

事故日志 303-A

事故 303-1:当意识到SCP-303出现在浴帘另一边时,特工████████ 正在她宿舍的浴室内进行淋浴。当时它在非常大声地喘息。出于惊恐,她偶然碰到了浴帘, 使得它往外晃动。部分浴帘包住了SCP-303,证明它站在离浴帘少于0.5米处,,面对淋浴器直立站着。特工████████ 报告在接下来的约3个小时内她在浴室内安静地啜泣,避免打扰到SCP-303。在她离开淋浴器之时,特工████████ 报告喘息非常突然地消失了。

事故 303-3:特工█████ 在Site ██2楼休息室内遭遇到了SCP-303 。当他正在尝试取得柜台内的咖啡伴侣时,他听到柜内传来大声的喘息,这给他带来了压倒性的恐惧。特工█████ 后来报告说SCP-303 当时正在柜台内以胎儿的姿势蜷缩着。尽管没有成功打开柜门,特工█████ 还是肯定了以上的信息。后来,检测柜台时,发现一罐咖啡伴侣不见了。

备注:这是首次SCP-303从现场移走物品的记录。

事故 303-6:█████ 博士被发现在二楼的一个储藏室脱水而死。估计在被发现时,Dr. █████ 已经在储藏室度过了五天。一个小型的4米 × 4米减压舱把储藏室和毗邻的走廊隔离开来。 SCP-303 占据了减压舱,把 █████博士隔离在了储藏室,阻止了任何进入储藏室的路径,使得█████ 博士无法离开。

测试日志303-A:

一支由████████博士, 研究员████████,,4个保安人员和4个D级人员组成的队伍,被指定派出到任何报告目击到SCP-303 的出现之处,以便马上进行现场测试。这些日志发生在从一楼走廊往███室的门。SCP-303 被报告在███室。

测试 303-1:一名男性D级人员,D-303-1, 被命令去开门并被恐吓,若不服从则会被派去看守SCP-███。他拒绝了,表现出了极度的恐惧。

测试 303-2:一名男性D级人员,D-303-1, 被命令去开门并被恐吓,若不服从则会被即时处决。他拒绝了,声称如果他开门SCP-303会[数据删除]。他被当场处决。

测试 303-3:一名女性D级人员,D-303-2,目睹了D-303-1的处决过程, 被命令去开门并恐吓,若不服从即当场处决。 她拒绝了,声称如果她开门了SCP-303会[数据删除]。研究员████████ 被此声明动摇了。D-303-2并未被处决。

测试 303-4:一名女性D级人员, D-303-2, 被命令去开门。 一名男性D级人员,D-303-3,被保安人员给予一把战斗匕首 ,并被命令[数据删除]直至D-303-2开门为止。经过两小时的[数据删除] D-303-2 死于失血过多。D-303-2没有任何开门的尝试。

附录- 5/1/██:SCP-303 似乎已经声明2楼的储藏室为它所有。自4/5/██ 开始它不允许任何人进入该房间。它周期性地离开以获取基金会的物品,并移动至2楼储藏室。迄今为止, 下列非机密物品已被SCP-303拿走:

  • 一个█████ 内旋盖冻存管
  • 三套基金会标准手术装备
  • █████ ███ █████████████
  • 两具D级人员的研究用尸体
  • 一部汽油发电机
  • 各种化学物质, 包括大批色氨酸,苯丙氨酸,█████████和酪氨酸,以及其它
  • 一罐咖啡伴侣

除此之外, 若干机密资料已经被SCP-303取得。 研究人员正在尝试弄清楚SCP-303会用收集来的物品达成什么特殊目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