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043

DATE: 15/12/2005
FROM: 站点主管August <noitadnuof.pcs|tsugua#noitadnuof.pcs|tsugua>
TO: O5-5秘书 <noitadnuof.pcs|ces55o#noitadnuof.pcs|ces55o>
SUBJECT: Re: 收容突破


我还是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

昨日,我们的机器发现内部服务器的文件遭到未授权篡改。两分钟后,所有站点人员 — 包括我自己 — 晕倒了三小时。所有摄像头在这期间都停止工作了。

当我们苏醒,我们全都头疼着,整个站点闻起来像是香烟和便宜酒精,两个守卫受了伤,三枚子弹嵌在了我的桌子里,有人对SCP-3043开了枪。我们对这三小时唯一的线索就是SCP-3043的旧文件,而这已经……好吧,“更新”算是一种说法。我已经放入邮件了,还有SCP-3043的文档修订版。

我们完全不知道这个“MURPHY Law”是什么角色。我建议立即给他分配SCP编号并开始调查。目前所有证据表明他和SCP-3043为不相关的异常。以及,我们其实都不记得他-然而我们中有人被“描写”进了…不管那到底是什么鬼。

说简单点的话:要么是他从收容突破之母手中救了我们……要么就是他只是想要我们这么以为。无论如何,我们必须知道他是谁、他能做什么。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