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051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3051
等级等級2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safe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vlam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需谨慎

特殊收容措施: SCP-3051 范围内拥有一个功能齐全的基金会站点 Site-86-D,该站点能够自我收容。在 SCP-3051 周边会不断有人设置路障、瞭望塔和监控摄像头,在事件 3051-86 期间,这些设施在大多数情况下依然处于活动状态。

在 SCP-3051 的影响范围之外,设置有运动检测摄像机组网络,用来阻止在SCP-3051失效期间试图进入 Site-86-D 的平民。

位于 SCP-3051 外设置有一套无线电和电视发射器系统,该系统会不间断且重复的向 SCP-3051 内部广播从 1980/12/16 到 1980/12/22 之间所有曾经发送到 Site-86-D 的信号。在每个循环开始时,Faust 博士必须手动切断 Site-86-D 内部的电话网络,并将这些连接到一台专用计算机,当 SCP-3051-1 使用 Site-86-D 中的电话时,计算机将自动回复记录消息。

Richard Faust 博士已被基金会心理学家批准留在 SCP-3051 内,他将监视 SCP-3051 并通过研究循环的性质探索中止 SCP-3051 的可能方法。Faust 博士在事件 3051-86 发生前需离开 SCP-3051。如果 Faust 博士未能在每周一的下午 5 点前登记,将派遣一名可用的基金会特工进行调查,届时Faust 博士的工作将被终止。

禁止将 SCP-3051 告知 SCP-3051-1 对象。

描述:SCP-3051 是 Site-86-D1 及其周边三公里范围内的废墟。 Site-86-D 是一个被废弃的基金会站点,收容有包含 Safe 到 Euclid 级别的异常。站点的员工总数为 467 人,在事件 3051-86 时有 466 人在场。

每隔 7 天,SCP-3051 内就会发生一次局部时间扭曲。时间扭曲会使 SCP-3051 返回到 1980 年 12 月 16 日下午 6 点 12 分,包括建筑,收容的 SCP 和工作人员的正常站点 Site-86-D 将取代废墟的位置。时间扭曲还将 SCP-3051 周围的地形、森林和野生动物恢复到 1980 年的状态,但只有在事件 3051-86 中存在过的物体才会被复制,Richard Faust 博士是唯一没有被回溯的工作人员,其余在时间扭曲时回溯的工作人员为 SCP-3051-1。扭曲将在 6 天 12 小时后终止,当事件 3051-86 在 1980 年 12 月 22 日早上 6 点 12 分结束时,该地区将变回到其废墟状态。12 小时后,也就是当天下午 6 点 12 分,时间会再度扭曲,循环重新开始。

在 SCP-3051 中出现的人类被指定为 SCP-3051-1。SCP-3051-1 个体感知不到时间扭曲,在扭曲结束后,他们将继续他们每天的日常活动。 SCP-3051-1 无法离开 SCP-3051 的边界。越过 SCP-3051 边界的内部物体和 SCP-3051-1 将在越过边界后消失。

在 SCP-3051 内度过较长时间的个体将开始减缓衰老速度。Faust 博士自第一次循环以来,年龄仅老了两岁。

事件 3051-86 发生于 1980 年 12 月 21 日晚上 11 点 45 分。从西部森林中出现了一队身份不明的士兵,编号为 GoI-176,人员配备了黑色战术装备。他们阻断了 Site-86-D 的通信系统,并用装甲卡车强行通过西部检查站进入站点。基金会安保人员开始对入口进行保护,但因对方高度先进的武器与对方的人数优势,入口被攻破。随后 GoI-176进入设施,处决了基金会内所有工作人员并按程序搜索每个房间,收集到 54 个SCP,GoI-176 获取的 SCP 完整清单为 Document-3051-C,这次活动中没有工作人员幸存。

随后,GoI-176 的一支小队集中到 Site-86-D 的中央广场并组装了一个 5 米的类似尖塔的复杂设备,该设备为 SCP-3051-2。完成后,GoI-176 乘坐装甲车离开该区域。 SCP-3051-2 被远程激活并发射出未知能量脉冲,该脉冲为 SCP-3051-3。SCP-3051-3 向各个方向延伸了 3 公里,SCP-3051-3 在被释放时是致命的。第二天早上 6 点 12 分 SCP-3051-2 会爆炸,这次爆炸摧毁了 Site-86-D 和周边区域。SCP-3051-2 爆炸时,SCP-3051-3 会变得不再致命且能量特征逐渐消失。

基金会特工在 SCP-3051-2 激活后不久到达了 Site-86-D 的遗址,Site-86-D 被宣布废弃。在清理过程中,SCP-3051 首次表现出异常性质。基金会研究人员和 MTF 部队在 Site-86-D 附近临时建立了异常研究营。

在 SCP-3051 的第十五次循环中,一支 MTF 部队被派去协助 Site-86-D 对抗 GoI-176。在 GoI-176 未能回应谈判请求后,MTF 部队向 GoI-176 开火。敌方使用了科技高于 MTF 的武器2,并开始攻击 Site-86-D。在出现人员伤亡后,GoI-176 返回装甲车并继续交火,同时离开 SCP-3051 边界并消失。循环在正常时间结束,接下来的 SCP-3051 循环依旧在继续,但循环前 GoI-176 没有组装 SCP-3051-2。由于干预造成了无关紧要的影响、导致了 MTF 人员伤亡和加剧了 SCP-3051-1 的痛苦,进一步对事件 3051-86 的尝试已被暂停。

在第 16 次循环中,GoI-176 的部队数量明显增加,并有炮兵支援,同时利用未知的武器蒸发了 Site-86-D 人员最为集中的建筑。在第 17 次循环之后,GoI-176 恢复到之前的作战策略,但仍部署了更多的部队并继续使用高质量的武器。

Site-86 中唯一幸存的员工是 Richard Faust 博士3,他在事件 3051-86 发生时违反宵禁规定,离开了 Site-86-D。 Richard 的妻子和儿子分别是 Valeria Faust 高级研究员和 Kristian Faust 安保队长,均在事件 3051-86 中遇难。在了解 SCP-3051 的存在和功能后,Faust 博士请求允许他留在 Site-86-D。Faust 博士自愿留在 SCP-3051 内进行研究的请求被批准,因他在时间扭曲方面的知识经验以及他对 Site-86-D 的了解。以下是在 Faust 博士在 SCP-3051 生活期间的录音。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