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060
cpap.jpg

SCP-3060个体之一。参见文件3060-A获取完整表图。

项目编号:SCP-3060

项目等级:Euclid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3060的单独个体保存于 Site-64存储翼区内的高安保锁柜中。所有SCP-3060相关测试需要站点伦理委员会和站点指挥部批准。.任何时候不得在测试中令多于四名人员感染SCP-3060。

SCP-3060感染人员将被收容于Site-64人形异常收容翼区的I型标准人形收容间内。收容间内安装警报系统,防止个体在指定睡眠时间(约当地时间2200至0600)外进入REM睡眠。在指定睡眠时间内,所有人员应撤出感染者异常效应半径外。在受SCP-3060感染人员被处决后,收容人员将启动全站封锁,执行许普诺斯协议以防止感染扩散。

描述:SCP-3060个体为一种小型医疗设备,与持续气道正压通气(CPAP)机1在外形上极为相似。组成SCP-3060个体的单独材料不具异常,运作上与常规的同大小、制式CPAP机相同。基金会当前收容了5个SCP-3060个体。

SCP-3060的异常效应会在其被睡眠人类佩戴时显现。当某人在佩戴SCP-3060时进入第二段REM周期后,一个人形非物质实体(编为SCP-3060-A)将出现在此人周围半径五米内,站在其身旁直至其苏醒。此时,SCP-3060-A会消失,该穿戴SCP-3060的人员将受到感染。从此之后,无论该人是否佩戴SCP-3060,SCP-3060-A实体都会在每晚其今年入第二段REM周期时出现,并一直停留到苏醒。

SCP-3060-A个体在首次显现时表现为没有面部特征的轮廓,但会很快根据每个受感染人员而产生出独特形态。因此SCP-3060-A实体不具有标准外观。完整SCP-3060-A个体观测列表可在文件3060-B找到,部分值得注意的个体有:

  • 大致为人类婴儿大小的人形,完全由融合牙组成
  • 形似穿黑衣的老年女性,没有口或眼。个体双臂严重受伤,可见有创骨折。
  • 由灰组成的半破碎人形,穿着红色女内衣
  • 裸体的人形,身上盖着轮胎印,有受到严重碾压伤的痕迹
  • 躯干完全由大嘴构成的人形
  • 小丑。

当SCP-3060-A实体站在受感染者身旁时,任何其他进入受感染者周围半径50米内的人类对象都会陷入僵直状态。此时,又一个SCP-3060-A个体会出现在受感染者附近。该新出现的SCP-3060-A实体会靠近僵直中的对象,若该对象处于单独房间内则会穿透固态物质。在其靠近对象后,新SCP-3060-A个体会用手穿透对象的头骨,随即消失不见,对象则会立即陷入睡眠。所有以此方式被SCP-3060-A接触者将在醒来后变为新的SCP-3060感染者。

测试表明若在SCP-3060-A出现后唤醒感染者,无论是通过触觉或听觉刺激,都将造成前者立即消失,僵直中的对象则会重新恢复。此外,SCP-3060-A实体不会靠近受感染者异常性质范围外的非僵直对象。非人类对象对所有SCP-3060效应免疫。目前所有对SCP-3060-A开展的交流尝试均告失败。

SCP-3060感染对受感染人员的健康具有长期性影响。在至少三天后,感染者将开始表现出疲劳、情绪变化、行为缺陷和记忆困难,即使是在进行了整晚睡眠后。 感染者时常报告称频繁做噩梦,但未在这些梦的内容中观察到中心主题或关联在一个月内,感染者一般会发展出幻视和幻听,并妄想其思维不再属于自己,而是被某人或某物所窃取。之后不久,感染者将陷入彻底的精神紊乱,无法区分梦境内容和现实。在极端情况下,已观察到经过至少两个月的感染后会出现脱发、一夜白头、部分或彻底失明、睡眠困难、猝倒、异己肢体综合征等症状。医疗人员就长期性缓解这些症状所作的尝试全部失败。但此前被诊断有失眠症的人员症状发作较晚。睡眠剥夺已被证明可能有助于延缓SCP-3060感染症状的发作。正在研究治疗方法。

若连续七日内没有人类对象在SCP-3060感染者进入REM睡眠期间处于其效应区中,或该受感染人员死亡,SCP-3060-A个体将会消失。SCP-3060-A实体会继续搜寻附近睡眠的人类。在找到该类人员后,SCP-3060-A站在其上方,直至其进入下一个REM睡眠周期,此时SCP-3060-A实体会将手伸入其颅内并消失,此后该睡眠人员将受到感染。若睡眠人员在此过程中被唤醒,或SCP-3060-A不能在三小时内找到合适的对象,它将在不传播SCP-3060感染的情况下消失。

附录3060-A: 寻获

基金会特工首次知晓SCP-3060是在2015年3月21日,当时波特兰睡眠医学诊所进行了使用SCP-3060预防入睡前睡眠瘫痪症的志愿者睡眠研究,致使诊所内全部人口感染。所有感染者被带入基金会监管,所有关于此研究的记录被基金会特工查收。查收到的记录中均未记载SCP-3060个体的来源,所有计划相关人都在被带入基金会监管后不久于睡眠中死亡。尸检发现这些人员的脑脊液中存在大量SCP-3966-A。对波特兰睡眠医学内与SCP-3060相关的主要研究者Dr. Cynthia Zhou进行调查后,发现她曾频繁使用SCP-2876

MTF-Omicron Rho ("梦之队")对梦神参与SCP-3060创造的可能性展开了调查。梦神集团内的联系者否认对SCP-3060负责,并宣称SCP-2876应用自发布后已遭遇不少于四次内部安保突破,特别是用户信息领域。MTF-Omnicron Rho仍在继续调查。

附录3060-B: 测试3060-03视频抄录

前言:下列事件发生于2015年4月2日,作为SCP-3060初期收容实验的一部分。一名SCP-3060感染者被安置在标准人形收容间内,为其安装感应器监控脑电波活动和生命体征,指示其入睡。D-1260, D-2860, D-2106与D-2306被安置在同一拘留区的临近房间内。所有房间配备CCTV摄像头,联通同一监控屏。约23:40时,感染者进入了第二轮REM周期。

<23:45:21> D-1260在房间内的桌上玩单人跳棋。D-2860在她的小床上读书。 D-2106在她的房间内走动。D-2306坐在房间椅子上睡觉。

<23:45:58>SCP-3060-A-1出现在感染者身旁,外形是无头的人形,手臂双足被换成了脊柱。不久,又有4个SCP-3060-A个体出现。新个体的外形均为无面部特征的人形轮廓。个体在感染者身旁又停留了五分钟。所有D级人员陷入僵直。醒着的D级人员面露紧张。

<23:51:00> SCP-3060-A-2转身离开感染者房间,穿透门进入走廊,然后穿透到了 D-2306的房间内。SCP-3060-A-2在D-2306身旁站立几秒,弯下身把脸贴近D-2306耳旁,然后将手伸进了他的颅内。

<23:53:30> SCP-3060-A-3穿透地板,消失数秒后从D-2860房间的地板上透出,穿过了她的床和她自己。 SCP-3060-A-3保持静止了数秒,低头看着D-2860,后者似乎在挣扎着试图摆脱僵直状态。SCP-3060-A-3慢慢伸出手合上了D-2860的眼睛,然后伸入其颅内。

<23:55:45> SCP-3060-A-2将手从D-2306颅内抽出,变形为一男性人类,其面部五官被数学符号替代。SCP-3060-A-2消失。

<23:56:15> SCP-3060-A-4爬上房间墙壁,穿透屋顶并消失数秒,而后穿透通风栅进入D-2106房间。个体落下绕着 D-2106走动,她挣扎着想要摆脱僵直。D-2106瘫倒。SCP-3060-A-4用手臂缠住D-2106,开始抚摸她的头。几秒后,SCP-3060-A-4将手伸入D-2106颅内。

<23:57:46> SCP-3060-A-3将手从D-2860颅内抽出,变形为一由紧密缠绕绳索组成的人形。在SCP-3060-A-3的身体开口处可见多种蜘蛛爬进爬出。 SCP-3060-A-3消失。

<23:58:42> SCP-3060-A-5离开感染者房间,依次穿透房间墙壁后来到D-1260房间。SCP-3060-A-5站在D-1260和桌子间,凝视他数秒并抚摸他的手。 D-1260在僵直中挣扎。SCP-3060-A-5将手伸入D-1260颅内。

<00:00:47> SCP-3060-A-4将手从D-2106颅内抽出,变形为一无面部特征的白色人形,穿着基金会实验服。SCP-3060-A-4消失。

<00:02:30> SCP-3060-A-5将手从D-1260颅内抽出,变形为一无面部特征的黑色人形,穿着多种独裁政权标志的混合体。SCP-3060-A-5消失。

<00:05:38> SCP-3060-A-1一直站在感染者身边,直至其于04:50:00苏醒。

附录3060-C: 采访记录3060-6

下列采访是作为对SCP-3060感染人员的例行心理健康监控进行,时间是03/03/2016。

受访者: 研究员Joanna Corbyn

采访者: 研究员Roland Ferro

前言: 研究员Corbyn于15/1/2016在一SCP-3060-A个体突破收容中受到SCP-3060感染,一个半月后对其进行此次采访。研究员Corbyn在一周前报告出现视听幻觉。因其已知晓SCP-3060效应且此前被诊断为失眠症,Corbyn研究员对SCP-3060的幻觉效应表现出显著抵抗力。

<开始记录>

Ferro: 晚上好,Joanna.

Corbyn: 晚上好,Roland。抱歉我今天不是百分百在状态。老实说,我很累,墙在流血的时候很难专下心—不要坐那边!

研究员Ferro正要坐到椅子上,随即起身整理起实验服。

Ferro: 我可以问下为什么吗?

Corbyn: 相信我,Roland。我会…非常、非常镇定得多,如果不看着你坐在那椅子上的话。

Ferro: 幻觉已经发展到这种程度了?

Corbyn: 已经是了。感觉我的眼睛一直在弹出莫名其妙的东西。然后有个他妈的声音一直在指指点点。 对说的他妈就是你给我闭嘴!

Ferro: 那么,幻听此时还在持续?

Corbyn: 就这样。我个人倾向于认为这是纠缠我的3060-A在发声,但我没办法去证实,它也不太可能会,说出真相。

研究员Corbyn揉眼睛几秒,沉重叹息。

Corbyn: 我现在真他妈是醉了,Roland。睡觉变成了一种劳务;满是噩梦的劳务,让我感觉比上床前更疲惫,而且醒过来的时候感觉我把噩梦都带着。像是我意识和潜意识间的屏障变成了筛子之类。

Ferro: 这些幻听,它们都是什么-

研究员Corbyn用手盖住耳朵,遏住眼泪和笑声。然后她指向研究员Ferro。

Corbyn: 你的脸刚刚化了,Roland。我们要赶快,我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Ferro: 好…好…这些幻听,它们说的都是什么事情?

Corbyn: 对我的想法做出评论,对我看到的东西评论,有时候问我关于我自己的事。我必须得说,其他感染者以前说感觉思维不是自己的,我还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说,但我现在真他妈明白了。

Ferro: 你觉得这个声音是在试图控制你吗?命令你?以任何形式影响你?

Corbyn: 我他妈怎么知道,Roland。就算是,它做的也跟屎一样烂。其实,我想说它就是冲这片头脑空间来的,是来享受旅行的,但还是,我他妈什么都不知道。

研究员Corbyn闭上眼,把头放到桌上的手臂间。

Corbyn: 我们能到此为止了吗,拜托?

Ferro: 我恐怕还有几件事要过一遍才能行。忍一忍。

Corbyn: 好吧…

研究员Ferro快速在笔记本上写下几句话。

Ferro: 你描述的这些幻听…你让它听着想一个独立智能。我要写几个问题,我要你去问它。

研究员Ferro把纸页递给研究员Corbyn。Corbyn看了文件几秒,把头转向桌边。Corbyn 然后挫败地叹了口气,摁了摁太阳穴。

Corbyn: 这些话排的就像蚂蚁在纸上爬,Roland。我读不了。

Ferro: 那我来口述一遍。我有点直觉,但在照这方向走之前我要确认一下。

研究员Ferro把纸页拿回开始大声念出内容

Ferro: 1) 你怎么称呼自己? 2) 你是和Joanna Corbyn相独立的实体吗? 3)你是存在于她的心灵领域还是基于其他-

研究员Corbyn恐慌地猛地从研究员Ferro身边躲开,将桌子推倒

Corbyn: 天啊,火!Roland?火!

研究员Corbyn脱下外套把Ferro扑倒在地,试图扑灭Ferro身上的火。安保人员介入,将Corbyn拉开并制服,她持续挣扎了整整两分钟。最后Corbyn终于屈服。Ferro指示安保人员将她放开。Corbyn继续躺在地板上,然后爬走。她坐在房间角落里哭泣起来。

Ferro: 天,Joanna,这他妈怎么回事。

Corbyn: (抽泣着) 你说到第二个问题…然后就爆成了火焰Roland… 我不能看着你这么死了…我不能回答问题…我他妈做不到…

Ferro研究员接近Corbyn研究员试图安抚她。Corbyn立即蜷缩起来。

Corbyn: 离我远点!

Ferro研究员停顿数秒,点头同意。

Ferro: 好吧。我把这个表留给你。看看你能不能问它们,当你有更少的视觉……密集时。

研究员Ferro离开。研究员Corbyn试图再次阅读列表。在似乎是多次尝试后她发出挫败的大喊,将纸捏成团,扔到附近的墙上。接着研究员Corbyn把头埋入手中。

<记录结束>

附录3060-D: 更新22/10/2016

2016年10月22日,一份Kervier制药的SCP-3060广告出现在美国、加拿大和欧洲的100多个出版物中。在大规模审查协议启动,追踪到广告源头为华盛顿州西雅图的一座Kervier物流仓库,有约3000个SCP-3060个体已被运走。MTF Alpha-4 (“小马快递”)特工阻止了其中2700份运输。另有270个个体之后在其目标地被拦获。当前有30个SCP-3060仍未收容

采访中仓库人员明显受到了设备影响,所有人都是在过去两周内被雇用。半数人员在被雇用前曾使用SCP-2876。所有被带入基金会拘留的仓库人员都在随后不久于睡眠时死亡。和之前一样,通过尸检在仓库员工的脑脊液内发现大量SCP-3966-A。正在对Kervier制药和Kervier物流展开调查。

截止25/10/2016,当前确信有数量未知的SCP-3060感染人员未被收容,在多个重要大城市区域偶尔发生爆发。正在尝试对SCP-3060感染人员展开收容。因公众环境下SCP-3060感染在进入末期症状前整体不可察觉,已有多支机动特遣队进入待命状态,以对同一地理区域在短时间内出现多起精神病发作和暴力行为的报告展开调查。SCP-3060的项目等级随后已提升到Keter。 SCP-3060感染大流行当前已被视为一种潜在的AK级世界末日情景。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