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090

项目编号:SCP-3090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3090当被收容于Site-17的一间标准人形收容间中。除测试期间外,不允许个人电子设备,如手机、电脑以及手持式电子游戏主机出现在SCP-3090为中心的12米半径范围内。每周二Dr. August Lichen和青少年心理学家Blake Maxson Yamagusuku将对SCP-3090进行心理评估。

修订后的收容措施 02/18/17:由于SCP-3090的自我机能终止之可能会导致可预见的收容失效,机动特遣队Kappa-10 ("天网")负责定位疑似为SCP-3090或拥有类似SCP-3090能力的的实体。

描述:SCP-3090为一不定种族和年龄的人形生物,其头部被一可拆卸的电视屏幕代替。该电视屏幕仅能被SCP-3090移除。当通过按下电源键或将该电视屏幕重连接至SCP-3090的身体来打开它时,一像素化logo出现,内容为以较大粉色字体写成的“电子游戏狂小姐,由反大麻玩家出品”,随后变为取决于项目情绪的一系列由文本组成的脸部表情。当分开时,SCP-3090的脖子一端呈现出一个标准的5-15电源插座。这种分离状态也使得它无法与其他人进行有意义的交流或互动。

任何在SCP-3090为中心的10m范围内的可互动媒体会转变为一例SCP-3090-1。一个SCP-3090的图标将在游戏游玩时出现在屏幕左下角。当玩家的角色或人物被终结或进入失败状态时,游玩SCP-3090-1的玩家会进入紧张性昏厥状态。这会在恢复游戏时或SCP-3090-1的实例停止运行时恢复。恢复意识的受试者报告了意识分离以及将自己认作他们的游戏角色的感受。

SCP-3090控制屏幕上的图形输出并自发地改变它。这种改变常常以不呈现在程序代码中的次要图形调整的形式完成。SCP-3090在长期或反复激活其异常效应后会报告疲劳。 具有更强烈图形外观的程序也会导致SCP-3090变得紧张。

回收记录:基金会通过截获警方一则关于一在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的一处GameStop1商店外造成公众骚动的可疑个人的报告注意到了SCP-3090的存在。报告中说该人形实体举着一个写着“我们可以成为永远结束游戏成瘾的一代”的标识牌。SCP-3090的运动衫中包含一个与“反大麻先生”相关的文件。

文档3090-A:

天了噜! 你刚刚找到了属于你自己的电子游戏狂小姐,由反大麻玩家出品!记得每玩1小时休息15分钟。谁是Dr. Wondertainment来着?

把他们全部找到,成为(疯狂)玩家先生!

01. 字面的连环杀手先生
02. 普通人先生
03. 本尼·桑德斯先生
04. 从任何商店免费拿任何物品先生
20. 性号码先生
21. 圣德先生
22. 罪恶先生
23. 原创角色先生
24. D.A.R.E.先生
25. 中产阶级先生
26. 电子游戏狂小姐✔
27. 模因先生
28. 恶兆先生(已停产)
29. 命运先生
30. 巨蟒和圣杯先生
31. 萨帕塔女士
32. Hax先生
33. 只是有个纹身先生
34. 顶部文本先生与底端文本先生
35. 终曲先生

附录3090-A: 测试与访谈记录:

测试1

游戏:任天堂Gamecube版《塞尔达传说:风之杖》

玩家:

笔记:操控测试,技术助理Metwaad监督了此次测试。SCP-3090及其图标没有反应,直到Metwaad在拔下控制器的同时接触了控制器时,图标响应控制器被触动并将游戏中的图形改变得更加夸张。 拔下控制器后,该改变消失。

测试2

游戏:两份GBA版《口袋妖怪水晶》的副本

玩家:D-7215和D-3015

笔记:D-7215的游戏图像显现出典型的口袋妖怪红宝石或蓝宝石的特征。“[口袋妖怪名称]晕过去了!”文字被替换为“[口袋妖怪名称]死了!”D-3015的游戏图像显现出典型的口袋妖怪水晶的特征,但随着生命值下降,口袋妖怪图像上出现红色像素点。审美的变化取决于受试玩家。两个D级人员的队伍都有三只口袋妖怪。与其各自的口袋妖怪相同的创伤出现在受试者身上。SCP-3090随后会为受试者选择一个新的口袋妖怪并调转他们的状态。从D-3015的游戏转录的文本如下。

“敌方火暴兽使用了火焰之轮!”
霸王花因灼烧受伤。”
霸王花使用了毒素!”
“敌方火暴兽中毒了!”
“敌方火暴兽使用了迅捷!”
全息忍者撒菱出现并切过D-3015的身体,似乎伴随有血液流出溅在地面上。D-7215注意到此情况并从自己的椅子上跳起,将GBA扔在地上并拒绝继续游戏。
霸王花死了!”
“敌方火暴兽因中毒受伤。”
D-7215倒在地上,抱怨腹痛。

SCP-3090此时关闭了游戏,拍了D-3015的脑袋,然后回到原来的位置。

访谈记录3090-A:

受访者:SCP-3090

访问者:Dr. August Lichen

前言:此次访谈在测试2结束不久后进行。SCP-3090在接受此次访谈之前拒绝与基金会人员谈话。

<记录开始,13:21>

Dr. Lichen:下午好,电子游戏狂小姐。

SCP-3090:嗯……我不认为这名字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处理。 你知道,我的妈妈给了我一个实际的名字。

Lichen: 那他们叫你什么呢?

SCP-3090: 实际上,我……不清楚我想不想说。这很可爱但令人尴尬。

Lichen:好吧。那我们谈谈关于我们的上个测试好了。你为什么在测试2中途把两个Game Boy都关掉了?

SCP-3090 如果我不这么做,他们不会停止战斗的,而我不喜欢战斗。它们没有乐趣,而游戏应该是充满乐趣的。而且他俩看上去谁也没找到乐子。

Lichen:但人们在游戏中失败或死去时经历的是,嗯……

[SCP-3090的头部显示出一个省略号,保持了整整一分钟的沉默。]

Lichen:你是怎么让那些游戏里的东西发生在游戏外的?

SCP-3090:这是一个噱头。 好的画质。 每个人都喜欢好的画质。 我也是,虽然我喜欢玩老游戏。 我认为现在所有的好电影都是3D的,那么为什么游戏不应该用同样的方式呢?

Lichen:那那些玩家输掉时的状态呢?

SCP-3090:我不确定……也许他们沉浸在他们的游戏中,他们最终也相信它也会影响他们。我玩游戏的时候什么都不会发生。我不是个人类所以这对我来说难以名状。我确实会提升画质来使它们更加拟真,可那些只是全息图像。它们不应该会对人造成伤害的。

Lichen:那我再问一遍。你为什么最终还会让人们经历这个状态呢?

SCP-3090:[SCP-3090的头部显示出一个省略号,保持了整整一分钟的沉默。当Dr. Lichen正要提下一个问题时它说话了。]这不完全是一个理想的情况,是吗?或许是因为人们在游戏中失败或死亡是是最愤怒的。它削减了侵略性和敌意,所以你有时间冷静下来,而不是变得有敌意。无论如何,这就是我所想的。我从不费心去问。

Lichen:你还记得谁创造了你吗?你最早的记忆是什么?

SCP-3090:我的母亲们。叫他们创造者太奇怪了。我待在属于他们的一处地方而且整天玩。对我来说整天这样玩没什么问题,因为我也不需要做别的什么事,但我得注意她没把自己烧掉。不管怎么说……他们想把我带到GameStop来赢得一个电子游戏比赛。这很好因为我非常非常擅长玩游戏。我赢了,然后当然人们都有了,呃,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

他们没把那个Switch作为奖励给我。其他一个参赛者拿走了我的头,因为他们以为这是戏装的一部分。它没有自己下来所以我只好把它拿下来。所有人……都吓坏了,然后他们在恐惧中把它放回我的身体上,同时把我锁在门外并报了警。[SCP-3090叹了一口气。]我想跟上我的妈妈一块离开但我没看见她最后被锁在了那个商店外面。我想她了……

Lichen:那她或你其他的母亲长什么样?我们能帮你把她找到这儿来。

SCP-3090:嗯……我还是希望能看到自己呆在家里。[SCP-3090显示了一个禁止标志,拒绝对进一步的询问作出反应。]

<记录结束,13:26>

测试8

游戏:任天堂3DS版《来吧!动物之森》

玩家:D-8000

笔记: 因为《来吧!动物之森》是一款没有失败状态的游戏,假设除预期的图形变化之外不会出现其他异常。SCP-3090看上去很高兴看到这个游戏,说这是它最喜欢的游戏,也是非暴力游戏。D-8000被指示在基金会人员告知停止之前不间断地玩。

01:00:00时,左下方的图标显示了一个文字弹出窗口,SCP-3090也大声朗读,说:“你已经玩了一段时间了,也许你应该休息一下?”它在01:15:00,01:30:00和01:45:00时重复了这句话。在02:00:00,这句话变成了“你看上去累了,你应该让你的眼睛休息一下。”它在02:10:00,02:20:00,02:30:00重复了这句话。在02:45:00,它变为了“你很累了,请停下。”观察到3DS中泄漏出一种粉红色不明物质。技术研究员Metwaad指示D-8000继续游玩。2:50:00时,它变成了“你在使自己过度疲劳。请停下!”同时图标切换到显示愤怒的图案。该物质变得更加粘稠和不透明。03:00:00时,3DS在SCP-3090崩溃同时停止运作,在屏幕上显示缓冲符号。

事件报告3090/890

涉及个体:SCP-3090、SCP-890

报告:经站点总管Everett Mann批准,SCP-3090和该3DS都被送至SCP-890处进行手术。根据SCP-890的叙述,3DS正在抱怨与重金属中毒相一致的症状。它确认该受害者患有[已编辑],尽管对该物质的化学性质测试显示其没有异常且能被复制。该3DS同时也患有“[经常使用]导致的挫伤,”但这和病人的死因无关。

SCP-3090没有接受手术,因为SCP-890确定其一不与其他患者相似二不是“一团简单的肉块”。它建议人员根据类似的经验,SCP-3090只需要休息几天,就能回到原来的状态。

访谈记录3090-B:

受访者:SCP-3090

访问者:Dr. August Lichen、青少年心理学家Blake Maxson Yamagusuku

前言:此次访问是在SCP-3090恢复到其本来状态一天后进行的。

<记录开始,16:40>

青少年心理学家Yamagusuku:你好,我的名字是Blake Maxson Yamagusuku,我会在这儿和Dr. Lichen一起对你进行谈话。我知道发生的事情对你来说相当困难,但希望我能帮上忙。

SCP-3090: 嗯……当然。我决定给我自己起个名字。希瑟。

Dr. Lichen: 希瑟。好名字。希瑟,你想谈谈你自己的经历吗?

SCP-3090: 不。如果你们不让那些事总发生在我身上,我想我会的。你们能告诉我我什么时候能回家吗?我觉得我好得差不多了。

Yamagusuku:我们还在尝试寻找你的父母,同时也在评估你是否确实恢复到能回家的状态。我知道你不想说发生了什么事,但任何对你来说是新的经历的事情都是能帮得到我们的信息。

SCP-3090: 那……我试试吧。那个家伙玩了太久的《动物之森》,我开始有点担心他了。我想是太担心所以同时也生病了。就算是我妈妈也不玩游戏玩那么久的,而且她是为了观众玩的!当我——

[此时,Lichen博士的电话响了,促使他把电话从口袋里拿出来看。 解锁手机打开了一个游戏应用程序。 屏幕左下方立即出现一个图标,当时Lichen博士没有注意到。]

Lichen: 我的错,3090——希瑟。我以为我接到个电——

[SCP-3090的屏幕立即变为闪烁的感叹号。 手机的屏幕瞬间破裂伴随着玻璃破碎的声音。]

Lichen:什——

SCP-3090:请……拜托请注意听。现在可不是玩电子游戏的时候。

[对话停止了19秒,因为Lichen递给了Yamagusuku他的电话,当Yamagusuku离开房间时发出紧张的嗡嗡声。 在继续访谈之前,Lichen清了清嗓子。]

Lichen: 好吧,抱歉。我没意识到我手机在我口袋里。请继续。

SCP-3090:[SCP-3090的屏幕变成了一张两个“X”眼睛的脸。]你用一个数字来称呼我。无论上下文如何,都不好听。[十二(12)秒的沉默,同时Yamagusuku回到房间。]你们不准备放我离开这儿了,是吧?

Yamagusuku:你会……你会在这里呆上很长一段时间。

SCP-3090:那我的父母呢?

Yamagusuku:我们也不知道他们在哪儿。从我们带你来这儿后我们也一直在找他们。

[SCP-3090趴在桌子上,同时显示屏显示出缓冲符号,并拒绝对进一步询问做出回应。]

<记录结束,16:49>

测试12

游戏:乞丐:怪物国王的崛起

玩家:D-2091

笔记: 测试用以观察异常游戏是否会被SCP-3090影响,并显示与其他视频游戏一致的结果。SCP-3090显示了关于SCP-951的知识,并且对与其互动相当感兴趣。最初的异常效应在读取前一个存档文件后正常出现了。一份减少了无关细节的游玩记录的摘录如下。需要全文请咨询技术研究员Metwaad。

SCP-951:你好啊!今天你想去Waterlantis吗?那儿有一两个你可能想要招募的怪物。

D-2091:行啊。我们走吧!

SCP-951:这次有些东西看上去有些不一样。你用了作弊代码了?你不用那么干的!

D-2091:我啥都没做。我们得从熔岩洞穴里出来。

20分钟后,一次随机遭遇战开始。战斗开始不久后,SCP-951的外貌变成了来自《地球冒险3》的角色琉加在任天堂明星大乱斗X中的样子,而不是平时的一团随机像素。SCP-951一击秒杀了敌方怪物并立即变回了其原始状态。

SCP-951:嗯……为啥我看上去是这样子?

D-2091:你注意到了?

SCP-951: 是啊!我不知道你在这儿做了啥,但我对这种变化并不感冒。我一直在让我们的游戏变得更加有趣,但是我觉得这很奇怪。

SCP-3090:[此时,SCP-3090的图标被插入。]但你这样看上去更酷了。你不应该为此感到高兴吗?

SCP-951:嘿,那是谁啊!她在这儿干什么啊?我还以为就我们俩呢!

D-2091:你是个不错的朋友,但……我有另一个朋友来加入我们。我向我应该向她介绍一下你。

SCP-3090: 哈? [SCP-3090的图标和脸显示出愤怒。]我不可认识你!我在这里违背了我的意愿,你有胆量叫我你的朋友?

SCP-951:她让我相当紧张!我可不想当她在附近时和你一起玩。请把游戏关了,下一次,别带你其他朋友了。

后记: SCP-3090的情绪指数在接下来的两天内大幅度下降,在测试中保持不合作。

测试15

笔记: 在最近一次有关聚读计划的采访会结束后,SCP-3090被提示建立一个空白的Twitter账户。发现了十一(11)张图片,两张是机密信息。其余九张被打印出来。这十一张图片中的三(3)张与弹丸论破媒体系列有关,而SCP-3090回应为“我。”一(1)张图片与电子游戏女神异闻录5有关,特征为角色Morgana的图像在顶部有文本“你今天后一定很累”和底部文本“我们睡觉吧。”Twitter账户随后被删除,以防止情报泄露。

测试16

游戏: 一份被植入了在获得了被认知为Super Star这一道具50秒后启动的听觉模因抹杀触媒的《超级马里奥兄弟》游戏。

玩家:D-8052

笔记:SCP-3090在测试过程中没有意识到游戏本质。D-8052经历了一次中风,尽管她的手继续操作并玩游戏。SCP-3090出于自己的意愿,从D-8025拿走控制器,但是仍然握在D-8025手中。 当马里奥死亡时,尽管SCP-3090的异常不会导致死亡,但D-8052仍然复活。 当电源关闭时,D-8052重新死亡。 SCP-3090在测试后受到了负面影响,在接下来的两次采访中保持沉默,并在随后的访谈之前只显示禁止标志。

访谈记录3090-F:

受访者:SCP-3090

访问者:Dr. August Lichen、青少年心理学家Blake Yamagusuku

前言:这是测试16之后三周以来的第一次访问,SCP-3090愿意再次与访问员进行交流,并显得不那么苦恼。

<记录开始,17:00>

青少年心理学家Yamagusuku:下午好,希瑟。你今天感觉好点了吗?

SCP-3090:[叹气]我想是的。请让我回家吧。我已经对你们让我做的事情感到厌倦了。

Dr. Lichen:我们必须知道你能力全部的范围,这样我们才能把你在不造成恐惧和对你伤害他人的担忧的前提下释放回公众中去。即使那只是个意外。

[SCP-3090产生6秒图像和声音静止。]

Yamagusuku:我明白这些测试不是很好。但我们能为你大大减少这些测试的数量。重要的是我们得确认你精神状态很好。住在这儿的确很难调整。我谈话过的很多人都有这种感受。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确保你还好。

SCP-3090: 嗯。[SCP-3090的脸部变成省略号十秒钟,然后变为面无表情。]当我和我妈妈一块住在家里时,她帮助我学习如何设计电子游戏。我们在制作一款格斗游戏,就跟《街霸》差不多不过是3D画面而且更加剧情化。就像《十二的试练》,但更欢乐。

Lichen:同性恋2

SCP-3090:二者皆有吧。我挺快乐的直到……变成这样。[SCP-3090指向其身体。]仍然是。我不觉得那有多重要。不管怎么说,我喜欢学习如何制作游戏就差不多像我喜欢玩它们一样。但是,说实话,这总是让我觉得做起来像是奇怪的事。 我已经可以通过游戏从字面上影响人们,并自己对其进行编辑……让他们感觉不那么明显。 另外,格斗游戏对我来说太暴力了。 他们很有趣,但我喜欢更平静的东西,如益智游戏和视觉小说。唉。

Lichen:你就一直不喜欢暴力游戏吗?这似乎与你的名字冲突。

SCP-3090:是啊。就算虚拟角色受伤都不好玩,何况真人呢。

Lichen:你认为这与你的能力有什么关系?

SCP-3090: 我的确有发言权,但我认为,呃。这么说吧……我可以做的东西在整个过程中有一点点搞砸了。 不过我不怪我的妈妈。

Yamagusuku:毕竟那种创作很难完美的。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一种魔法。他们当然做到最好了。

SCP-3090:是啊。[叹气]我想他们了。我想我今天就说到这儿吧。

<记录结束,17:04>

测试20

游戏:GBA版《俄罗斯方块(1989年GB版)》

玩家:SCP-3090

笔记:SCP-3090开始了一场新游戏并等待方块相互堆叠至另一其他方块顶部。当一座四方形方块柱子出现后,SCP-3090的图标移到了一处空白位置且方块崩塌并碾压了它,图标消失。SCP-3090失去意识。重开游戏未能使SCP-3090恢复。三小时后,SCP-3090的尸体消失,文档3090-B和3090-C出现在它曾经的位置。

文档3090-B:

如果死了,就在某個地方復活吧。

這是防當系統,抱歉我們沒跟你說。希望這些資訊對你有幫助。如果遇上了什麼可怕的意外還有個東西可以幫你;放心,它是合法的。

文档3090-C是一张GameStop专业版道具奖励卡。除了出现在这张卡顶部的“超高校级”文字外,它是非异常的,并且可以在GameStop商店使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