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092
gorilla-sm.jpg

SCP-3092-A在收容失效期间被“安定”之后。

项目编号:SCP-3092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3092将被放置在一个配有兼容电源插座的空房间里。除非正在进行测试,否则不得接入电源或放入玩具。SCP-3092的测试必须由至少一名三级工作人员预先批准,测试过程中至少配备一名携带射网器拟制麻醉步枪(见附录3092-01和-02)的基金会特工,以制服SCP-3092-A个体。

SCP-3092-A个体将被单独收容在拥有两个附加锁(其中至少有一个生物识别锁)的标准单元中,以防止进一步的收容失效。若配合收容可向它们提供合理的便利条件,但不得给予帮助逃脱的工具或辅助物品。如果一个或多个SCP-3092-A实体成功逃脱收容,一个配备射网器拟制麻醉步枪(见附录3092-01和-02)的特工小组应清扫现场直至重新收容,并通知所有人员,一旦发现可疑活动或遭遇SCP-3092-A攻击需立即上报。

除了测试之外,任何SCP-3092-A实例200米范围内都不允许有毛绒玩具。

描述:SCP-3092是一款黑色领带玩具牌接机爪机,高1.8米,宽0.8米,深0.9米,无货时重约144公斤。机器的机体和机械零件本质上都是非异常的,主要由钢,塑料和各种电子元件组成,都具有与多年常规使用相一致的磨损。1

当提供能源和流通中的美国货币时,SCP-3092可以作为是市售标准爪机操作。它的异常性质只会在操作者用爪子成功地抓起一个或多个毛绒玩具并将它们放入SCP-3092的滑道中时才会激活。此时,毛绒玩具会立即转化为SCP-3092-A个体。

SCP-3092-A是毛绒绵塞大猩猩,高约0.3米,重0.4公斤,没有识别标签或标志。他们具有智慧和交际能力2,并且能够视,听,触摸和活动四肢。另外,尽管看起来缺少明显的手指和相关的肌肉结构,但它们具有极强的手动灵活性。除此之外,所有个体都是普通毛绒玩具,没有任何生物成分。

SCP-3092-A非常精通与游击战有关的各种行为,例如隐匿,兵器创作,陷阱以及维护和使用各种小型武器。他们似乎也拥有粗暴地类似于各种真实和虚构的游击队反叛团体的“意识形态”。他们能够单独行动或作为一个团队开发和制定复杂的计划,并定期尝试突破收容,并取得有限的成功。

但是,迄今为止,所有的SCP-3092-A活动似乎都是为了打扰或引起不便,而不是对其目标造成合理破坏。SCP-3092-A所使用的所有武器本质上都是非致命性的,只造成轻微伤害;使基金会资产遭到严重破坏的方式,例如纵火或其他SCP物品的收容失效,都被忽略了,以致受到更轻微的攻击。试图就此问题对SCP-3092-A提出质疑失败了,所有个体都坚持认为他们的攻击正在大规模破坏,造成大量人员伤亡。个体们经常使用的武器和战术包括弹弓,小型弹射器,绊索(见附录3092-03),涂鸦,“闪光炸弹”,以及置于部分门上的装有各种液体的桶或罐。

SCP-3092创造的所有SCP-3092-A个体都拥有不同的个性,信仰,目标和身份。然而,当一个SCP-3092与一个非异常的毛绒玩具发生物理接触时,这个毛绒玩具会立即转化为SCP-3092-A个体,具有与创造它的SCP-3092-A个体相似的基础性格,意识形态和行为模式。SCP-3092-A个体似乎能够意识到这个属性,并将试图利用它来增加成员。许多个体在被创造之后将尝试重新进入SCP-3092,以便将任何合适的玩具转换为成员。

SCP-3092-A个体可被撕开,破裂,并没有比传统的毛绒玩具更难损坏。个体对损伤的反应普遍消极,甚至会表现出超过表面损伤情况的疼痛。严重的伤害,例如躯干深度穿刺或撕裂,肢体脱落或斩首,将导致“死亡”,个体将在长时间的过度痛苦表现之后倒地并停止活动。然而,在遭到不比完全焚烧更加严重的损坏时,个体似乎只是在“装死”,若尸体遭到反复打扰,将导致个体短暂恢复活动,并要求停止打扰,因为它们已经“出局”了。由于这些信息以及SCP-3092-A缺乏神经系统,目前还不认为他们真的感到疼痛。通过传统的缝合,修补和重新填充来修复受损的SCP-3092-A个体通常足以减轻个体所表现出的疼痛和死亡状态,并且这被它们解释为就医。

目前,基金会共收容了23个SCP-3092个体。

回收:SCP-3092于20██年5月3日回收于怀俄明州夏安市的█████ ██████家庭餐厅与商场中,动物收容人员响应呼唤后发现了异常活动迹象,在基金会特工抵达现场前,相信通过SCP-3092和他们自己的复制品已经创造了21个SCP-3092-A个体,餐厅设施遭到了相当大的破坏。在用小型武器“杀死”了几个侵略性个体后,其余个体向基金会人员投降,并在被确定为异常活动源头之后与SCP-3092一起被收容。当地平民接受记忆消除,并将此事件掩盖为黑猩猩逃脱。

附录3092-01:20██年5月18日,一名SCP-3092-A个体发起了一场收容失效,并通过邻近走廊逃离,特工梅根 曹注意到SCP-████收容室外的这起事件,用她装备的麻醉步枪向该个体发射。奇怪的是,对象似乎“昏倒”了,倒在地上,除了偶尔的抽搐和打鼾3之外,停止了所有活动。期间没有发生任何事件,直到对象在几小时后“醒来”。由于比起射网器和枪支和枪支更加低风险,建议特工在未来使用镇定剂类武器应对SCP-3092-A个体。

附录3092-02:经过测试,已经确定任何武器发射的气动羽毛镖都足以诱发SCP-3092-A的“睡眠”状态,不论是否真正装有镇静剂。 就像前面提到的死亡状态一样,相信这个睡眠状态是SCP-3092-A机制的一部分。 为了尽量减少对基金会人员造成附带损害的可能性,应该使用模拟麻醉枪来代替实际的镇定剂。

附录3092-03:20██年5月9日,两名SCP-3092-A个体逃脱收容,并通过建筑物的通风系统逃离,随后抵达马丁·赫尔默博士的办公室,并设置了一个绊索意图让他摔倒,陷阱后摆放了一个写有侮辱性词汇的枕头。赫尔默博士进入办公室后,跌倒并撞在了书架上,导致锁骨骨折,比所有SCP-3092-A收容失效事件造成更大伤害。发现这一情况后,两名个体立刻表示忏悔,通知了其他基金会人员并顺从地回归收容,后经调查发现这些个体收容单元中的一些物品被改造为致赫尔默博士的礼物和道歉卡,没有观测到SCP-3092-A在收容失效中再次使用绊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