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123
Towin.jpg

Towin镇街道。

项目编号:SCP-3123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进入Towin自治市的平民将由驻站基金会人员监控。若平民暴露于SCP-3123,他们将被记忆删除后以合适的掩盖故事释放。

只有被筛查为表现良好的人员可被允许靠近Towin。任何处理SCP-3123的人员若有行为不良将受纪律处分,须被立即调任。禁止对Towin居民进行任何挑拨。

描述:SCP-3123是发生于科罗拉多州Towin镇的异常现象,人员在此若对他人造成情绪痛苦、或是以辱骂性情绪模式做出行为,将立即受到伤害。伤害的烈度与其所造成的情绪痛苦烈度成正比。伤害只会在受痛苦的受害者认为某特定个人为其痛苦负责时出现。

Towin总人口约4000人,距最近的人口中心有30公里距离。其四面环绕山脉、进出受到妨碍。Towin的居民(知晓SCP-3123的存在且受其影响)因此种地理隔绝与自治市外的平民交流有限。然而,Towin镇仍然在被收容前树立起了高度好客的声名。确信该种名气是SCP-3123的间接后果。

在被问及对此异常的态度时,大部分居民指出该现象为生活的一部分,没有对此产生怀疑困扰。在被问及为何留在Towin时,居民表示其家族世代居住于镇上且社群关系紧密。

SCP-3123被基金会于1968年发现,当时特工DuBlon外出度假旅行期间来到Towin停留休息。在停留期间,DuBlon经历到一次凭空出现的脑震荡。在无法确认伤害来源后,DuBlon报告此事到基金会。

附录SCP-3123-A:

下面是SCP-3123造成伤害的案例记录。完整记录请联系负责SCP-3123的高级研究员。

年份 受害者(年龄) 伤害 起因/备注
1968 Daniel Hedler (63) 两颗牙(臼齿)被强行拔除 在Hedler使用种族主义辱骂冒犯Joshua Chubra后发生伤害。
1973 Gabriel Ernst (32) 股骨骨折 在Ernst侮辱yler Brown最近去世的父亲后发生伤害。
1975 Heidi Yent (29) 两手食指指甲被强制拔除 在Yent对Erica Dutnam的体重反复做出评论后发生伤害。Yent事后称只是玩笑,无意冒犯。
1984 Danica Slentler (37) 头皮毛发被扯下 在Slentler拒绝 Eric Tellur邀请其与他约会看电影后发生伤害。
1989 Helen Terith (17) 脑震荡 在Terith于学校考试表现不佳后发生伤害。在问及此伤害时, Terith归咎于她自己。

现象显现在实验中如预期发生,但自34年前观察到SCP-3123后,自然性显现已经减少。截至目前,每年约有一起伤害需要基金会医护人员治疗。1

附录SCP-3123-B:于12/14/1989,基金会人员在Towin镇镇外的一片树林中发现有若干纸片被贴在一些树上。在被发现的纸片中,只有15%可读。话筒与镜头被隐藏在该区域供未来监控。下面是部分回收到的纸片:

我是Alice Felucia,我在家人不让我和朋友去滑雪后伤害了他们。我很坏,他们是在关心我。我要为做错事向朋友和家人道歉。

我是Evan Eldebar,我在和朋友玩时伤害了他们。我以为他们在取笑我,但显然他们只是开玩笑。我很抱歉Jeremy、Tyler还有Dave。我希望你们哪天能再次走路。我要为做错事向朋友和家人道歉。

我的名字是Daniel Shou,我考试不好伤害了我的老师。这是本月第五次发生了。我很抱歉Delilah女士。我要为做错事向朋友和家人道歉。

我是Winston Shou,我伤害了整个镇子。但我这么做是因为他们带走了我弟弟。我不能原谅他们,但也许他们可以原谅我。我要为做错事向朋友和家人道歉。

我是Patricia Sarlo,我在和父母吵架后伤害了他们。他们对我发火,也让我对他们失望。所以我们互相伤害。所以我们互相伤害。所以我们互相伤害。所以我们互相伤害。我要为做错事向朋友和家人道歉。

我是Tristan Dourly,我过去这个月每天都在伤害我自己。我感觉不错。我说些狠话,我就被砍。我喜欢。我做了很多。我要为做错事向朋友和家人道歉。

附录SCP-3123-C:于4/3/1990,驻扎Towin的特工Tennison报告发生SCP-3123大规模显现。所有Towin小学全体师生身体同时出现撕裂伤。这发生于学校的年度“比赛日”事件中。

第二天夜里,附录SCP-3123-B中区域的隐藏镜头拍摄到三名Towin镇民出现。来客携带一具年轻儿童尸体,埋在一棵未贴纸的树旁。完成后,来客在该树上贴了纸。话筒采集到来客在掘墓中有下列对话:

TI-1:太他妈可惜了。

TI-2:还是你希望她待着有天打断你的腿?

TI-1:不,我不想。不过还是。她太小了。

TI-2:他们总是太小。不稳定者长大之后就很难挑出来。

TI-1:但我们有试过吗?

TI-2:我不知道。我们就做这些。如果这样做没个缘由,你不觉得我们早就想出些更好的办法吗?

TI-1:我……我想你是对的。但—

TI-3:Jimmy,我知道这是你第一次轮班,但你最好闭嘴。你拖我们后腿了。我挖这些坟不是因为我喜欢。

TI-2:好。

TI-1:抱歉。

[沉默]

TI-1:不过她爸妈看起来很平静。

TI-3:他们一直如此。

基金会回收了尸体和贴纸:

我的名字是Judy Gran,我在我们班输掉比赛日后伤害了我的同学和老师。我真的很想赢,但我不应该对我的队友失望。希望我们明年可以赢。我要为做错事向朋友和家人道歉。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