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150
medium.jpg

由I███博士渲染绘制的SCP-3150-1

项目编号:SCP-3150

项目等级:Thaumiel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其影响范围的巨大规模,SCP-3150目前被认为是无法收容的。而由于ORIA阻止双边合作的影响,与土库曼斯坦政府的合作目前亦是不可能的。秘密坐落于卡拉库姆沙漠的Site ██被专门用来研究和利用SCP-3150。欲使用SCP-3150-3来通过萨德拉倡议进行实验的研究人员应向Site ██的Dr.K████提出申请。

描述:SCP-3150指发生在土库曼斯坦境内卡拉库姆沙漠的异常现象。当有人在日落和日出之间的某一时刻从约6公里外(相当于一古伊朗帕勒桑长度)穿越沙漠而未被他人目击到时会激活该现象。如果这些条件满足了,之后会有一座建筑会唐突地出现在约24米外(相当于一古伊朗舍贝尔长度),其外观如同17世纪的伊朗商队旅馆。该建筑被指定为SCP-3150-1。只有激活了SCP-3150的人能进入SCP-3150-1,且其不会被其他人感知到。

SCP-3150-1的设计装潢是17世纪伊朗商队旅馆风格的,其拥有一个精心装饰的接待室和围绕一个方形广场排列的众多客房。SCP-3150-1内一般居住有许多受SCP-3150影响的人。这些人似乎是从整个人类历史中的不同时期进入的,由此推断SCP-3150存在于一个异常时间规律的独立维度空间。所有人——除了SCP-3150-2——都会在早上日出之前醒来并感觉被强制送离,回到他们进入SCP-3150时的地点和时间。在SCP-3150中暴力行为也被相似的强制力量阻止。

曾在SCP-3150-1睡觉的人普遍称解决了一些在他们拜访时困扰他们的问题。这一现象被编为SCP-3150-3。这些困扰的确切性质尚不明晰;其范围从完成一个核聚变反应堆的设计到如何处理一段摇摇欲坠的婚姻。解决办法也同样各不相同,通常是让人们觉得试图解决他们的困扰是在浪费时间从而放弃。

根据O5理事会协商结果,SCP-3150-3被运用于萨德拉倡议,当研究员遇到有关收容措施或研究内容的特殊问题时会被批准进入SCP-3150-1以期找到解决方案。由于SCP-3150-3的不可预测性,预选的研究员必须表明其使用SCP-3150-3的必要性。自██/██/201█起,共发起███次基于萨德拉倡议的探险,其中有██次得到了关于收容措施或研究内容的有用结果。

SCP-3150内住有一名男性人类,之后分类为SCP-3150-2。SCP-3150-2没有透露过任何名字,偶尔会以“光的探寻者”自称。SCP-3150-2作为SCP-3150-1的拥有者来行事,并保证满足所有受异常影响的个体的各种要求;具体来说,他会确保所有客房的整洁舒适及受异常影响者茶、咖啡、酒或鸦片的充足供应。

SCP-3150-2的母语被认为是普什图语,但它也能十分流畅地讲波斯语、达里语和土库曼语,同时俄语、乌兹别克语、英语和中文也较为娴熟。SCP-3150-2声称他还精通于旧波斯语、阿维斯陀语、巴拉维语、栗特语和花拉子模语。SCP-3150-2不反对被采访,但是它所提供的信息是有限且神秘难懂的。每次激活SCP-3150时,SCP-3150-2的年龄和记忆都有所不同,这意味着SCP-3150-1的时间轴与现实世界的不同。

SCP-3150的初次发现是在194█年一次SCP-████收容突破事故中由基金会员工发现的。在对SCP-████的大范围搜索过程中,特工Nyazik Niyazov无意激活了SCP-3150,并在SCP-3150-1中过夜。尽管这违反收容协议,特工Nyazik Niyazov显然受到了SCP-3150-3影响并在之后叙述了一个成功的方法来找到并重收容SCP-████。

以下记录内的采访发生在SCP-3150-1。

附录1:20/06/199█,I███博士,一名三级研究院被分配到SCP-3150来进入SCP-3150-1。I███博士曾对SCP-3150的性质有特别兴趣,并被认为这种兴趣可以激活SCP-3150-3,希望其可以提供对这种特性的最新领悟。在她处于SCP-3150期间,I███博士在非常清醒的状态下对SCP-3150-2进行了一次采访;这被认为是一种SCP-3150-3的表现结果。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