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152

项目编号:SCP-3152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3152与实体SCP-3152-1-1至SCP-3152-1-4一起收容在Site-19的标准收容柜内。只要确保SCP-3152不与其他信件接触,就能有效收容并防止其影响扩散。

描述:SCP-3152是一个白色的小信封,其中存放着署名为阿比盖尔·██████的一封信件。异常情况只在SCP-3152与其他信件接触时出现。当SCP-3152与其他封好的信封接触时,后者的信件内容会变更为与SCP-3152信件内容相似的内容。此类实体被归类为SCP-3152-1。SCP-3152-1信件内容是SCP-3152信件内容的延伸。目前的主要观点认为,SCP-3152会用阿比盖尔·██████当初写信时的想法感染信封周围的其他信件。

基金会注意到第一例SCP-3152-1,是因█████博士向其同事展示了一封信件。当被问及█████博士是否去过康涅狄格州时,他表示不记得自己曾去过。通过对阿比盖尔·██████寄出信件的去向进行快速的交叉参照调查,基金会又发现了3例SCP-3152-1。基金会人员快速获取了上述信件,并对收件人实施了A级记忆消除。调查人员最终在阿比盖尔·██████居住地附近的邮局中查获了尚未被寄出的SCP-3152。

在查获SCP-3152之后,阿比盖尔·██████亦被寻获。阿比盖尔·██████在SCP-3152被投入邮局一周后过世。她在过世前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状况。附件A为相关调查的访谈记录。

SCP-3152的信件内容以及SCP-3152-1各实体的信件内容如下:

SCP-3152信件文本:

还记得我吗?过了这么长时间,我想,你快把我忘的一干二净了吧?当初你离开我、留我孤身一人,我脑海所想的都是我究竟做了什么,以至于我要面对这般的沉默?我不是最好的,我配不上你,但我也不应是你仇恨的对象啊。或者我应该说,我不希望你恨我。我希望忘掉发生过的一切……

忘掉前几周的事情……

忘掉我不懂事的每一天……

忘掉我一直缠着你的那个上午……

也忘掉你离开的那个夜晚……

我想要忘记,这样说不定你就会回到我身边。

我希望让回忆消失。我沉湎在回忆中,已经快要窒息了。我希望把回忆中的一切都一把火烧了,这样我就不会再听到你对我说,你不想……你不会再见我了。

我仍然爱着你。我仍然会想起我们一起度过的每一个夏天,只有你和我,没有那些痛苦和尴尬。我想知道我究竟应该做什么、能做什么,才能让你再次爱上我?

可是我已经试过了啊。我曾经试着告诉你我的感受。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我笔尽于此,但仍有无数的思绪如鲠在喉,难以倾诉。我不想的,我真不想那些事情发生。你可以不信我,但当时我真的不懂事。我很傻,我当时就是个蠢小孩,而你是我的整个世界。如果我当时知道……如果我知道我的所作所为会让你离开我,我发誓我绝不会做的。

无论你听到什么消息,我希望你知道我爱你。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不要认为是因为你的错,导致我做出我将要做、或已经做了的任何事。

记住这一点,好吗?不是你的错,是我的。

SCP-3152-1-1信件文本:

你还记得那年的十二月吗?就是你离开我之前的那个月。正好在圣诞假期之前,咱们的父母都出城了。那是毕业后你第一次来看我。我真的太高兴了!不过你可能早就看出来了,毕竟我一贯非常不擅长隐藏自己的感情。回头想,我其实不擅长隐藏任何东西。我知道自己有一些特点非常烦人,以至于到最后大家都受不了我。比如说,我说话声音很大,然后大部分时间我又不知道我在瞎说些什么,这就很……麻烦。但你似乎一直喜欢我。我很感激那段时间你一直陪伴着我。

那一晚我终于决定告诉你,你对我而言意味着什么。我把我想说的一切都写在了笔记本里。回想起来,在那个时候告诉你这个超级重磅的消息真不是个好主意,我应该把那些话藏在心里的。那个时候你状态并不是很好,而我……是个蠢货。我之前告诉过你对吧,我不是那种绝顶聪明的人,我真的不懂怎么察言观色。

我那时只知道,我爱你。相比你来看我时我给你冲的那杯薄荷热巧克力,我更爱你。但那时我不知道,那也是我最后一次能像朋友一样和你聊天。你说你……对我不是那种感觉?很难说,直到现在我都不确定。你说了“好”,你接受了我,你抱住了我然后……好吧,我真不知道你当时是怎么想的。你看起来很开心,我喜欢。我喜欢看到你开心的样子。

在那之后一段时间,一切都挺顺利的。至少我这么觉得,但我们没有多少时间在一起。有时候你来看我,有时候我去看你。我们说话也不多,或者说这才是问题所在?我真的不确定。

以及——没有。我没有任何怪罪你的意思。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是你的错,好吗?

SCP-3152-1-2信件文本:

那一次……你记得的对吧?在你离开我之前,我们在一起的最后一周。我们去看了你家后面的那条小溪。冰面闪烁着耀眼的光芒,那一幕美到我心脏都跳到嗓子眼了。我们当时坐着,肩并肩地坐着,坐在那些硕大的石头上。我保证,我100%保证,我当时脸上绝对挂着史上最蠢的傻笑,因为你就这样握住了我的手。我太开心了,以至于我嘴里巴拉巴拉说个不停。如果我当时没说那么多话,你会不会……

无论如何,当我望向你然后发现你竟然在哭的时候,我完全不知道我应该做些什么。我不知道我做了什么,我当时没有太注意你的反应。你收回了你的手。我向你道歉,但你没有任何回应。我就记得你就这么走开了。我当时真的应该多注意你的反应的啊!

我当时害怕极了。我起身去追赶你。我从来没有听过你发怒大吼的声音。我被震住了,我动不了。你就那么走了,而我僵在了原地。在那之前我是那么开心,而那一刻我不知道我心里是什么感受,我只知道周围的风景已经不复存在。在你身影消失的一刻,一切都映着惨白。

我究竟做了什么呢?我想过要问你,问问你我那天做了什么把你气走了。在那之后我天天去你家看你,但你总是不在。我多么希望我能知道我说了什么让你悲伤的话。如果你当时能告诉我的话,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呢?

不。我不怪你。一点都不。这不是你的错。都怪我。

SCP-3152-1-3信件文本:

在那之后,每天我都在试着回想那天早上我到底在想什么。这个念头萦绕在我的脑海,挥之不散。我究竟做了什么,以至于你就这么消失了,让我一个人溺毙在没有你的深海中。还记得吗?有好几天你都没出家门。当我最后一次站在你门前时,那次你在家。我试着微笑,但是那感觉就像我抽动的不是嘴角而是五脏六腑。你双眼无神,脸色苍白。你看起来就像是好几天没有睡觉。当时你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的灵魂都被刺痛了。我的所作所为竟让你如此受伤吗?

你让出了玄关的走道,仿佛想让我进门。除了你我错身时我听到的那声叹息外,你没有再说一句话。你父母不在家,里面一片狼藉。当你关上你房间的门时,我清楚地记得满鼻腔都是厨房的味道。我坐在你的床上,看着你就站在那儿。然后你坐在我身旁,眼神死死地钉在你的鞋上。你当时为什么不看看我呢?我知道我问过这个问题了,问了好多次了,但我还是想知道啊!

你握住了我的手,但这次的感触远不及第一次的好。当我们手指相接时,我却感到了刺痛。我不知道我做了什么伤害了你。我问你出什么事了,你也试着回答我。你的声音中的哽咽是不是暗示我当时应该离开?我不确定……我不擅长揣摩别人啊。我知道有什么事伤害到你了,我知道那八成是我。我曾经激怒了那么多人,如果是我的话真的一点都不意外。你又叹了口气,那口气叹得那么深,以至于我都觉得你要昏过去了。

那天你说的话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中。印记是如此之深,令我难以置信。

“我很抱歉。”——你气若游丝,我几乎没有听清。

“你不该现在来的。”——你又开始哭了。我想抚慰你的脸庞但你的眼泪是那么滚烫,你的哀痛几乎将我烧伤。

“我犯了个错误。”——是我吗?我对于你而言……是个错误吗?我永远都不会知道答案了,因为话音未落你就匆匆离开了。而我一路哭着走回了家。

我真的哭了,但我不怪你。是我先烦你的。

这不是你的错。这是我的错。

SCP-3152-1-4信件文本:

我看你站在我的窗外。你还记得对吧?你直直地看着我,你的脸颊通红。你为什么就那么站在冰天雪地里呀?当我打开家门,而你不想进来时,我就知道出问题了。我就那么看着你,一直看着你,你我之间的沉默几乎要把我击溃了。

你捧着我的脸,我差点弹起来。我没料到你会这么做,我也没准备好迎接你接下来要说的话。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其实知道的,但那感觉还是仿佛我被火车迎面撞了一样。你说你不能再见我了。你说那会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你了。

你我都哭了好长时间,以至于我感觉我脸上的眼泪都结冰了。你看着我的眼睛,然后说出了我这辈子听过的最甜蜜的谎言:“不是你的错。”但我心里很清楚。我试着拥抱你,我不想让你走啊!你哭的实在是太大声了,以至于邻居们都被你弄醒了。“我很抱歉!不是你的错,好吧?!”你高声呼喊,然后你走开了。这就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你。

在我转身的一瞬间,我就开始想你了。

在那之后好几周,我都想着你。

我依然想你,我是那么爱你啊。我想知道,我到底做了什么让你就这样离开了我?我想知道,为什么你最后要向我说那个甜蜜的谎言?你知道这些话会无数次闯入我的梦吗?你知道这些话会让我为我所做的每一件蠢事而感到苦痛吗?这些都是我应得的报应,我懂。

都是我的错,我知道。我不怪你,我怪我自己。

附件A:访谈记录

在查获SCP-3152之后不久,信封上所记的收件人也被定位。信件收件人确认为艾莉·██████。基金会特工假借警察身份,以调查阿比盖尔死亡案相关情况的名义对其进行了询问。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