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155
medium.jpg

GoI-021最初的标志

项目编号:SCP-3155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现存的SCP-3155个体都被收容于Site-43的B翼的B型人型收容间内。各收容间需配置预警措施以应对收容对象的特殊个人能力。

基金会人员已潜伏在美国政府内以识别与寻找目前尚未收容的SCP-3155个体。此外,已派遣工作人员渗透入GoI-021,以收集可能的SCP-3155个体信息,包括他们的地址与能力等。

当发现可能的SCP-3155个体后,MTF-Iota-10 (“该死的联邦探员”)需立即出动逮捕他们,在Site-42对他们进行问询,随后将他们移送至Site-43。为防止敌对的相关组织试图夺取特定的SCP-3155个体,移送过程需由MTF Omega-12 ("阿喀琉斯之踵")协助。

描述:SCP-3155是对200余名异常个体1的总称,他们都曾在1883年至1905年间为GoI-021(“平克顿国家侦探社”)2的反异常部门服务。SCP-3155包括不同的年龄层、社会阶层、政治倾向、宗教信仰的成员,其个体的敌意也存在差异。由于GoI-021缺乏与基金会的合作和对SCP-3155个体的持续记录,明前尚不确定存活的个体数量或是仍为GoI-021工作的数量。

medium.jpg

SCP-3155个体。摄于1891年

SCP-3155个体通常有着倾向战斗方面的异常能力,记录表明,有SCP-3155个体持有控制区域内休谟指数的能力,并在20世纪██年代初普罗米修斯实验室完成其发明前成功代替了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的角色。其他已有的记录还包括血肉操控、精神控制、强大的再生能力等。

在基金会于1899年创立前,GoI-021最初雇佣SCP-3155个体的目的是应对异常防卫与侦查任务、以及联邦特工对处理异常犯罪的需求3。在平克顿侦探社建立前,合众国政府缺乏对异常罪犯的重视,这一工作通常由民间或是地方司法机关执行。这些组织针对超现实问题训练不足,对异常社群也缺乏了解,因此对异常犯罪往往束手无策。

尽管1893年反平克顿法案的颁布使合众国政府无法合法雇佣GoI-021及其特工,但直到1905年基金会正式开始行动之前,GoI-021仍然能够稳定地满足美国各地方政府与州政府对异常特工和侦探的需求。

发现:SCP-3155在基金会于1899年成立之后被发现,当时各异常社群内都有传言说:有异常个体为GoI-021工作。1900年6月22日,SCP-3155-1在试图抢劫时被地方司法机关逮捕,这一传言也被证实。SCP-3155-1被拘留在当地监狱。1900年6月23日,SCP-3155-1被发现自燃,尚不清楚此举的目的。

此后,基金会调查了SCP-3155-1及其在GoI-021中的历史。并由此发现了有超过200名员工的GoI-21异常部门。

附录-3155.1:部分采访记录

Dr. Henderson: 侦探社是怎么雇佣你的?

SCP-3155-13:当时我在南方的莫比尔市的一家小杂货店当员工。如果无视那些臭气、贫困还有种族主义的话,莫比尔市还算是座漂亮的城镇。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人发现我的经历。当时我正在关店之前确定没有丢东西,老师总是对我絮絮叨叨罗里吧嗦这些——。

Dr. Henderson:请不要跑题,谢谢。

SCP-3155-13:啊,抱歉,我老是这样子走神。总之,当时我正在做关门之前的检查工作。然后那个贼眉鼠眼的小个子就进来了,我觉得这个闻起来跟阴沟里的老鼠似的家伙应该是个乡下人。他晃荡进来时我还在柜台后面数钱。你不会猜到接下来发生了什么的。

Dr. Henderson:他干了什么?

SCP-3155-13:他掏出了家伙抢劫。我觉得自己是个正派人,但要是一个人拿枪指着你要你把钱交出来,你也会乖乖照做的。这不是我第一次被抢劫,但那次完全<停顿>不一样。

Dr. Henderson:怎么不一样?

SCP-3155-13:不晓得,但就是不一样。好像空气中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掉了下来,就像是你站在悬崖上俯视的感觉。就像这样。我把钱给了他,然后有些东西<Pause>我不知道,就炸开了。

Dr. Henderson:“炸开了”是什么意思?

SCP-3155-13:我递给他的那袋钱忽然烧了起来,火焰一下子就吞没了他的半只手。他鬼哭狼嚎地跑出商店。我跑了出去,看到他在商店门口打滚。那一幕简直就是活地狱,他的皮肤整个融化了。而我只是站在那里呆呆看着:我可从没见过这种事。

Dr. Henderson:然后你干了什么?

SCP-3155-13:我干了什么?我不是没见过杀人,可我从来没有没有见过这档子事。他停止哀嚎之后火焰熄灭了。我跑进小树林一边呕吐一边哭喊。我做了什么?把那个人烧着了?不,当然没有。我觉得自己是在做梦。当时我是个不相信怪力乱神的无神论者。我在小树林站了一个小时,然后我回到店里,看到了

Dr. Henderson:他?

SCP-3155-13:那个一身黑色正装的人。他当时正坐在杂货店的门廊下抽烟。尸体与焦痕则都不见了。我以为他是个条子,要不是他看起来真他妈的无聊,我可能就把他也点着了。那个时候,无聊真是再好不过了。

Dr. Henderson:他给了你什么吗?

SCP-3155-13:是的,他给了我全世界最好的工作:为平克顿工作。

medium.jpg

SCP-3155-22。摄于1887年

SCP-3155-22:那个黑衣女给了我一份工作。她说平克顿可以帮我控制自己的<暂停>这么说吧,力量。我老娘从没教过我怎么控制自己的力量。她说那是个被血肉崇拜者从东方带来的诅咒,还说我死了让血脉断绝最好。

Dr. Henderson:那“诅咒”到底是什么?

SCP-3155-22:我可以<暂停>用血肉创造东西。我可以在某种意义上创造生命。我可以剥下自己的肉体并用它创造生物。我对此唯一的解释就是我可以。不过我还不能很好的控制它,我创造的所有比我手掌要大的东西都会无视我的命令、尝试杀死所有会动的东西。这能力会被我家族中所有的头生子继承。

Dr. Henderson:那份工作具体是什么?

SCP-3155-22:很简单。我为平克顿侦探社工作,他们训练与帮助我,其他人也会援助我。那个女人是个好人,但无聊的要死,我实在搞不明白为啥平克顿要雇佣她。他们带我坐船南下,让我在华盛顿附近工作。这样政府就能了解平克顿侦探社和我们在干什么。

Dr. Henderson:他们在华盛顿对你做了什么?

SCP-3155-22:啊,没啥,就是些检查。力量检查啦、身心健康测试啦、战斗准备啦、都是些无聊的玩意儿。

Dr. Henderson:什么值得一提的都没有?

SCP-3155-22:也不尽然,我被打了至少五枪,但是都痊愈了。

Dr. Henderson:你在组织内都干些什么?

SCP-3155-27:主要是保镖工作。有时候是那些该死的工会的委托,但主要是那些财阀的。其中一些的规模可大的吓人。

Dr. Henderson:那么生活环境怎么样?

SCP-3155-27:相当整洁。我们不分男女黑白贫富都一起工作。侦探社对我们一视同仁。

Dr. Henderson:真的吗?没有种族隔离?

<SCP-3155-27笑了>

SCP-3155-27:你不会打算对那些打个响指就能把你从里到外翻过来的人说“你们和白人不平等”吧。

Dr. Henderson:我明白了。

SCP-3155-27:哈!这就是平克顿精神!

medium.jpg

SCP-3155-33。摄于1889


SCP-3155-33:给平克顿侦探社工作时,最美妙的日子就是给那些不怎么宽容的客户们服务的时候。一个3K党打电话给平克顿侦探社,要我们从一个本地巫师手里把他老婆夺回来。然后老大就派了一个天主教徒、一个女人和一个黑人去处理那个混球。看到他的下巴掉到地上真是一种享受。而最美妙的部分就是他不得不说“谢谢”然后付账。

Dr. Henderson:这些顾客很常见吗?

SCP-3155-33:一般一两个月来一次。但是孩子,每次他们的到来都是无价之宝、节日盛典。

Dr. Henderson:那除了他们,你们还有什么样的客户?

<SCP-3155-33的笑容消失了>

SCP-3155-33:好吧,大部分的客户都不是那些,嗯,世界上最可敬的人。

Dr. Henderson:比如说?

SCP-3155-33:比如说工厂主、矿业巨头、铁矿大亨。他们只会让侦探社,用他们的话说,“把那些怪胎带来”去平息“社会主义者、无政府主义者和共产主义者”的罢工。然后那些该死的富豪权贵一遍一遍一遍地列出那些小伙子们与工人的名单,上面有罢工者、工会、埃-大步溜-大步溜4,而这份名单变得越来越长。

<SCP-3155-33叹了口气>

SCP-3155-33:想阻止他们非常困难。这和那些恶魔、异常恋尸癖、怪人、谋杀犯还有各种罪犯不同。处理那些瘦弱不堪的罢工者,把火球砸到他们脸上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码事。这简直<停顿>,该死,我不知道。

SCP-3155-44:他们在踹掉我们时可没给什么选项,更别提能让事情不那么痛苦的选项了。有些选择告别旧生活,去西部开辟新天地。还有一些则重操旧业,去当警长、代理侦探、私家侦探之类的活计。还有一些人受生活所迫,从一条路跳到了另一条。

Dr. Henderson:比如说?

SCP-3155-44:从哪开始呢?康纳尝试在波士顿的爱尔兰区附近当个屠夫,但却把一个抢劫他的毛贼给炸熟了。他被赶走后只好亡命西部。我关于他最后的消息是他去找了唐纳德。还有凯莉。她是个甜美可爱的女子,而她的声音更加甜美。她尝试去南方当个演员,不过也只是“尝试”而已。她最后还是半途而废了。

Dr. Henderson:她怎么了?

SCP-3155-44:我不知道。但我怀疑和河水与混凝土块有关。还有肯。他是个从阿帕拉契亚来的老兵。我关于他最后的消息是他在芝加哥加入了一群自称“锯齿”的疯子。我希望那个可怜虫现在一切都好。

medium.jpg

SCP-3155-11。摄于1889


SCP-3155-11:我1894年被解雇,当时受到平克顿法案影响,侦探社的日子变得不好过了。那段时间可真他妈难以适应。我不得不回想起我不被允许进入那家酒吧、那间浴室、或是从那扇该死的门穿过的日子。我最后还是习惯了,但有些人做不到。我们中的许多人尝试彼此保持联系,但有些人因为各种冲突头破血流,还有些人沉浸于自己的孤独、绝望与抑郁之中不能自拔。

Dr. Henderson:可以给我们举些例子吗?

SCP-3155-11:为什么?

Dr. Henderson:我们要做记录。

<SCP-3155-11停顿了,没有回应>

Dr. Henderson:SCP-3155-11?

SCP-3155-11:不。

Dr. Henderson:怎么了?

SCP-3155-11:我不会说的,该死。我不会告诉你那些我们失去的人,那些为摆脱孤独与隔绝而酗酒至死的人,那些因为是“畸形”、“怪物”、“拜撒旦者”、“天主教徒”或者鬼知道什么理由而被赶出自己的社区的人。

你他妈知道那种被当成畸形遗弃的感受吗?那种不得不隐藏自己的力量,只为了不被吊死、屠杀、送到该死的疯人院、怪胎秀或者天知道什么地方的感受吗?侦探社有各种各样的混账表现与错误,但始终是我们的家。只有在那里,我们才能得到安全,才能拥有力量。

我们在那里是自由的。我们不必担忧自己的肤色、担忧自己的信仰、担忧自己两腿之间长了什么,担忧自己想把那话儿插进什么地方。我们不在乎,我们彼此相爱!但最后这条支持线还是被毁掉了,被撕烂扔掉了,我们也被分开了。他们被破坏、被摧毁,他们只想把那些碎片拼回来,可他们他妈的做不到了。

他们就是他妈的做不到了。

你想要例子?好啊,看看乔伊5就行。

附录-3155.2:事故-3155-01

5-12-19██,Site-43安保部门发现,设施西侧接近B翼处的电铁丝网上有一处破损,铁丝网破碎处附近还有一把钢丝钳。摄像头记录表明,一名老年个体使用该钢丝钳破坏了铁丝网。尽管铁丝网上通有高压电,但该个体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发现此事态后,Site-43主管决定立即封锁整个Site-43。Site-43的安保主管派遣MTF-Beta-22 ("告密人")搜索该被认为是SCP-3155的个体。MTF-Beta-22被配置于Site-43的B翼,Site-43的A6、C7、D8翼则配置了标准基金会安保部队。

在事件发生一小时后,B区的安全录像显示该个体通过未知手段进入了Site-43的B翼的最深处,即SCP-3155的收容区。

Site-43主管随即命令Beta-22控制该个体,并将他分类为SCP-3155-58。

在Beta-22尝试寻找SCP-3155-58时,他成功进入了SCP-3155-11的收容间,监控器记录了如下内容。

SCP-3155-11:到底他妈发生了什——肯尼?是,是你吗?

<低语>

SCP-3155-11:你在说什——我们又不是被绑架的。

<低语>

SCP-3155-11:听着,我又不是什么小女孩。他们照顾我们的挺——

<SCP-3155-58抓住SCP-3155-11的手臂,尝试将其带出收容间。>

SCP-3155-11:你在闹哪样?!

<SCP-3155-58蹒跚着后退,手腕被严重烧伤。>

SCP-3155-11:天哪!肯,你还好——

<SCP-3155-58尝试站起身来,向收容间的门移动。>

随后,Beta-22抵达SCP-3155-11的收容间,逮捕了SCP-3155-58。由于SCP-3155-11对SCP-3155-58造成了伤害,Beta-22得以和平地控制住它。

SCP-3155-58随后被无限期关押于SIte-43的B翼,在SCP-3155-58同意合作之前,由Beta-22的成员担任其守卫。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