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177

项目编号:SCP-3177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3177应被储存在一个标准异常物体收容锁柜中。将SCP-3177从锁柜中移出的行为和观看许可需要2级安全权限。

若人员在无意中进入SCP-3177的影响范围,应立刻寻求记忆删除治疗。

描述:SCP-3177是一个印有美国演员史蒂夫·布西密形象的人形硬纸板,高1.8米。SCP-3177的异常能力仅在一个对象在目睹一场谋杀后看到并且能够直观理解SCP-3177时生效。满足条件的对象将会相信SCP-3177应为谋杀负责,并报告目睹到它实施谋杀过程,不论谋杀的手段是什么。

对象并不需要同时目击到杀人者和受害者,只需要看到受害者临死的场景。一个未看到杀人犯只目睹受害者死亡的对象将能够回想起SCP-3177独自实施杀人过程,即使这段记忆与实际发生的事件存在矛盾。例如,一个目击到受害者被毒死的对象能够回想起SCP-3177通过任意容器向受害者下毒。

当前未发现目睹谋杀和与SCP-3177互动的时间间隔有任何限制,且记忆删除疗法可打破异常的发生。

附录3177-01:

以下采访双方是Dr. Robert Douhni和D-30044,后者因谋杀弗吉尼亚州█████████的一户人家被宣判有罪。

<开始记录>

Dr. Douhni:好的,D-30044,我这里有几个问题,是关于之前发生的一些事情的。我们得到消息称,你在20██年9月████一家被谋杀时在场?

D-30044靠向椅背。

D-30044:啊,对对对……我他妈恨透了那几个浪费空间的贪心废物。

Dr. Douhni:很明显你和他们不对付,我了解了。能否请你描述当时发生的事情,同时尽可能地保持公允的态度?这……这会对我的工作有所帮助。

D-30044:哦,当然可以。如果你想知道的话,事情的开头巧得很,当时我刚好打算把他们几个都宰了,信不信随你。我当时已经为我准备干的好事儿备妥了一切。我打算先一枪爆出那个预科生小孩的脑浆,再狠狠折磨一下剩下的老家伙们,最后再取他们的性命。

Dr. Douhni:你看起来已经有了完备的方案。那为何没有按计划执行呢?

D-30044:啊,如果你相信的话,还记得你前面介绍给我的那个男人吗?他当时已经在那儿了!就在我拿着的猎枪准备对准小孩的时候,他竟拔出他自己的猎枪赶在我扣动扳机前杀了他!

Dr. Douhni:那个人形硬纸板?

D-30044:没错!当时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而且老实说我看到他打了头一枪还有点不高兴呢。我上前对着小男孩的尸体打空几轮弹夹以确保死透的时候,他也没怎么在意,对此我还蛮欣赏的。

Dr. Douhni:嗯……

Dr. Douhni被看到在自己的笔记板上安静地书写,然后再次看向D-30044。

Dr. Douhni:哦,抱歉。你可以继续吗?

D-30044:当然可以。我接着说,我不知道他接下来跑哪儿去了,但我上楼去把那家的父母绑起来的时候他没有一起。我完成了整个流程,发表了一整段关于贪婪和权利以及他们对我、对█████████的其他人造成的伤害之深的演讲。我划下的每一刀都带有象征意义,代表着一个被踩在他们脚下受苦的人。

Dr. Douhni:我不太能联系得上,不过,呃……

Dr. Douhni对着自己的手咳嗽。

Dr. Douhni:我,我想我能够理解你当时打算做什么。

D-30044:是的,接下来,我还有活儿要干呢。我首先割下了他们的舌头,叫他们没法喊出声;然后锯下手指脚趾,以防他们逃跑。然后……对不起,你想听细节吗?我可以把整个过程细细道来,那份演讲的词我还记着呢。

D-30044被看到正在自顾自微笑。Dr. Douhni被看到用手捂住自己的嘴。

Dr. Douhni:拜托,不要讲这么细,我受不了了。

D-30044:当然,抱歉抱歉。正当我准备把活儿干完的时候,又回到了房间里。他简直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看上去对那几个人的生气程度和我不相上下。我想我已经玩够了,就把刀子递给了他。他高高兴兴地接过去,就这么割开了他们的喉咙,放他们把血流干。我对此印象深刻,真的。缓慢而剧痛的死亡,最后呛死在自己的鲜血里,这就是这几个人应得的下场。然后他就把刀还我,然后走了。

Dr. Douhni把手放下,拿起铅笔继续书写。

Dr. Douhni:它就这么杀完人走了吗?你有没有看到它去了哪里?

D-30044:唉,没有。遗憾的是最后我因为这件事被捕了。技术上讲,我都没杀人啊。嗨呀,至少最后你们找法子把他关起来了,是吧?

<结束记录>

事故3177-██: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