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180
s8yeGLj.jpg]

在原居地的SCP-3180样本

项目编号:SCP-3180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任何接触过SCP-3180的人都应马上被实施记忆删除;与接触SCP-3180有关的记忆删除后,100%的案例都实现了完全(最终)恢复。应检测美国南部的胡萝卜消费情况,以便判断突发的销量激增。

描述:SCP-3180是乔治亚州的查塔努加山谷(Chatanooga Vally, Georgia)的原生穴兔(Oryctolagus Cuniculus)的亚种。任何居住在乡村的处于未婚状态超过六个月的成年人都会对SCP-3180样本产生一种恋爱的感觉,并最终与其发展为同居伴侣关系。除了会产生此类异常反应之外,SCP-3180与普通兔子并无不同。

被感染的人类看似并没有意识到他们钟心的对象并不是人类,他们经常处于对样本SCP-3180长期的单方面付出状态。

以下是在Ms. Kayla Liddell家中的监控设备录下的相关表现,2/3/2011。

Ms. Liddell:亲爱的,我回来啦!

当Ms. Lindell提着一带杂货店商品打开门时,一个SCP-3180实体正在她家客厅里跑圈。

Ms. Liddell:噢,你又在做运动啦?天啊,你总是这么做!

Ms. Liddell走到厨房,开始整理她买回来的东西。

Ms. Liddell:你根本想不到我今天遇到了谁。你记得我们以前住的地方的那个糟糕的邻居吗?啊……

删除无关信息

Ms. Liddell:……所以我就看着她,告诉她我还有好多事要做,才不想和她浪费口水!

SCP-3180并没有以任何可见的反应去反馈Ms. Liddell的话。

Ms. Liddell:好了,我知道你不赞同我这么做。你比我冷静太多了。

Ms. Liddell:噢,我买了些脆片给你。

Ms. Liddell打开了一袋胡萝卜并将其放在地上。SCP-3180快速地跑跳着去吃胡萝卜,顺便把包装袋给拆了。

Ms. Liddell:啊甜心,你吃得一塌糊涂。

受到感染的人类不会主动和SCP-3180交媾;然而他们会倾向于和它睡在同一张床上,尽管他们通常不会成功。当处于公共场合或是有他人在的场合下,受到感染的人会对有关他们的家庭状况的话题表现出极度的警惕。当别人追问的时候,他们通常会说出一个“可信的故事”以说服听众他们的伴侣是由于一些合理的不可抗因素而暂时不在镇里或者无法联系。基金会暂时无法确认这种潜在异常现象的运行原理或起源。

被感染的人在Ryff心理量表测试的得分与普通已婚人士无异,这代表着那些与SCP-3180同居的人在所得的情感回馈其实与从常人身上所得的是几乎相同的。

以下是监控设备记录的Mr. Clark Hinds在家中观看NBA季后赛时的表现,6/13/1994。

Mr. Hinds:我c……

Mr. Hinds有些担忧地望向在房间角落里看起来快要睡着了的一个SCP-3180实体。

Mr. Hinds:对不起,亲爱的。

Mr. Hinds:但你能信吗?他竟然没让Pippen上!

Mr. Hinds大概看着SCP-3180有十秒。

Mr. Hinds:不,Jordan已经退休了,现在Pippen是大佬了。

Mr. Hinds背向电视。

Mr. Hinds:我都看不下去了。上帝啊,我现在浑身难受。

Mr. Hinds:我知道你讨厌我赌博,我只是想着……

Mr. Hinds:额,不要在意了,我会补偿你的。

SCP-3180开始打鼾。电视里的球赛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Mr. Hinds:噢我的天啊!进了!球进了!Kukoc!是Kukoc!亲爱的!球进了!我们富了!

Mr. Hinds吼了大概有五秒后跑向SCP-3180,打算抱它起来。受到了惊吓的SCP-3180跳走了。

Mr. Hinds:好吧,就那样吧。

Mr. Hinds穿上了夹克。

Mr. Hinds: 我要去拿我们的奖金了。不用再租房了!你觉得一个大屋子怎么样……带后院的那种?

Mr. Hinds笑着出门了。

受感染的人通常都会在记忆删除后再进入一段抑郁状态。在这种心理状态下,他们经常会提起的话题是他们内心的“空洞”和“空虚”;很多人都反应说他们当时的状态就仿佛是在不断的努力地尝试着去认清并试图描述出那些空洞的感觉,尽管到现在为止没人够从记忆删除的后遗症中脱离出来。一旦提起SCP-3180相关话题的时候,他们通常都会表现出暴怒的情绪。

据推测,由SCP-3180所产生的失落感是无意识的。抑郁经常会持续六个月至两年,有大概11-14%的人的发作时间会长于五年。

以下是由监控设备记录下的Ms. Kayla和她母亲的对话,8/7/2014。Ms. Liddell在进行这段对话时已经卧病超过一年了。

Mrs. Liddell:嗨亲爱的!我给你带午饭了。

然后,Mrs. Liddell一直以一种十分夸张的神态说话。Mrs. Liddell看到女儿毫无反应后把装着食物的托盘放在了床头柜上。

Mrs. Liddell:为什么不出去走走呢?今天天气可好了。

Ms. Liddell没有回应她。

Mrs. Liddell:求你了亲爱的。我知道你会喜欢的。

Ms. Liddell:我宁可呆着这儿。

Mrs. Liddell:但是你又没有什么好做的!你只是整天躺在这儿看天花板!

接着是十五秒的沉默,Mrs. Liddell一直看着她的女儿。

Mrs. Liddell:我给你弄了碗沙拉,看见了吗?

Mrs. Liddell指着托盘里的一碟菜。

Mrs. Liddell:这里所有的材料都是我今天早上从一个农夫的商店里买回来的。都是一些很好的西红柿,牛油果,胡萝卜和莴笋!

Ms. Liddell猛地从床上抬起身来。

Ms. Liddell:你他妈在拿我开玩笑吗?

她们互瞪了大概七秒。Ms. Liddell抓起沙拉碗往对面墙上砸去。

Ms. Liddell:我跟你讲过多少次了?我再也不想看见胡萝卜了,你这蠢货!

Ms. Liddell把脸用力地埋在一个枕头里,她的尖叫透过枕头,沉闷而疯狂。她的母亲一言不发。Ms. Liddell在哭号了大概四十五秒后很快地冷静了下来。

Ms. Liddell: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Ms. Liddell:不知道为什么,我一听到胡萝卜就会疯掉。

Ms. Liddell:我他妈的到底是怎么了!?

最初认为,SCP-3180是在引起抑郁症状后再诱发记忆删除。但是由心理部门引导的实验结果并不支持这一猜测。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他们曾把作为实验组的38个被SCP-3180感染的人与作为对照组的94个因失忆而忘记自己拥有长期伴侣的人放在一起做对比实验。而这两组之间无论是在频率、严重性抑或是因抑郁症而表现出来的表达方式上都没有表现出可见的差别。

尽管会产生严重的后遗症,道德委员会仍建议所有被SCP-3180感染的人一经确认,马上进行记忆删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