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197
fwpqhd7.jpg

SCP-3197立台上所用的格林斯潘照片。

项目编号:SCP-3197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3197的各部件将分开存放在标准收容锁柜内。测试可由具2级权限的人员进行。收容进行前接触过SCP-3197的非基金会人员将被施以记忆删除。

描述:SCP-3197是一桃花心木立台,装饰以三根蜡烛、一个天蓝色碗、两根BIC钢笔、以及一张第13任美联储主席艾伦·格林斯潘的装框照片。在立台基座上刻有“可接受供品列表”。

满足若干条件后,项目的异常效应将会显现:

  • 所有蜡烛点燃,碗内盛入约半满的玫瑰香水。
  • BIC笔放置于照片两侧等距位置。
  • 一名请求者走近立台跪下,将一份写有四个字母的字条连同供品放入碗中。
  • 请求者进行一段朗诵:

我们神圣的格林斯潘
愿你的名受显扬
求你赏给我们今天的营收
抹去我等的亏损
领我们不致过度负债
但渡我们远离保金追缴
因为市场、营利与荣光全是你的
直到永远
阿门

若所有条件都被满足,放入碗内的供品将会消失1。如果字条上的四个字母对应了列于纽约股票交易所的一种股票,该股票将发生回涨,且符合立台基座上所刻列表中的对应条目。其他交易所的股票不受影响。

这种异常性质会在仪式有轻微改动下继续显现,例如将BIC钢笔换成石墨铅笔、或是用人工烛火替代蜡烛。然而,所有异常性质会在艾伦·格林斯潘的相片被替换为本·伯南克等其他美联储主席(如珍妮特·耶伦或保罗·沃尔克)后停止。

附录A:“可接受供品列表”,刻在SCP-3197底座上

祈求者童年的纪念物:1%
祈求者的满头头发:2%
祈求者的婚戒:5%
盛有祈求者双亲骨灰的瓮:7%
祈求者的拇指(右手):10%

附录B:对前Dean Peabody有限公司股票交易员Jack Rossi的采访

下列采访进行于4/6/2008,在SCP-3197被发现收容后不久进行。Rossi先生起初拒绝配合基金会研究员,认为他在为某未具名的政府机构工作。在秘密施用EXP-URXW-232、并由研究员向其保证无意加害后,Rossi先生同意接受采访。

研究员██████:你记不记得何时把这个祭坛拼凑起来的?

Rossi先生:天,谁知道啊?97年初吧大概。标准普尔快要突破一千了,我就知道这么多。以及,不是我拼出来的。

研究员██████:那么是谁做的?

Rossi先生:我只是把照片放上去了。

研究员██████:但是你把这个立台搬到Peabody总部的吧?

Rossi先生:是在市中心某个场外市场找到它的。大概是56大道。混账的印度教还是佛教徒或者随便怎么叫,是他们把这东西丢在外面的。一时兴起就捡了回来,放上大照片后安置在了休息室。我们都觉得它特好笑。

研究员██████:你说的“我们”是谁?

Rossi先生:我们交易场的所有人。Dick、Lester、Phil,刚毕业给我们卖饮料的小年轻。大老板看到它后笑的差点喷饭。第二天有个人放了碗在那。笔是Phil的主意。高曼的有些傻瓜告诉他主席喜欢BIC。

对,就他妈这么魔幻。任何时候客户一进来,我们都会带着他到后面来给他们看“我们的新宗教”,我们是这么叫的。所有人都觉得这太他妈浪了。

研究员██████:这个列表呢?

Rossi先生:有一天就出现在那。不知道是谁刻的。没有人承认这事。不是太有趣,要我说的话。玩笑有点开过头了。

第一次有人用它是在某次纠正中……

研究员██████:抱歉,这个纠正在此是什么意思?

Rossi先生:就是98年中期吧。交易场这边发生了一次大屠杀。我记得我算是轻松的,我的投资组合跌了7-8%。而大部分人损失在20-30%的范围。红利上上下下都在蒸发。我要告诉你,空气中都闻得到离婚了。

研究员██████:什么?

Rossi先生:大部分人都有个花瓶老婆。你知道的,金发、大奶,比他们小几十岁。该死,有几个是花瓶情人。你觉得这些女人要是知道他们从市场出局了还能留下来吗?

研究员██████:明白了。

Rossi先生:所以总之,当钟声敲响,血浴总算结束了,Lester带我们去休息室搞一场大秀。他跪在我们的小祭坛前,把他的一份大股票写在纸条上,朗诵了一段乱来版的天主经,把他的结婚戒指丢了进去。我们都面露微笑,因为看在上帝的份上我们得有点卡通式的慰藉,明白吗?整段时间里,我都在想着要是丢了工作我得干嘛去。我老婆-我们倒是坚定的,幸好。但我们必须得搬到他妈的泽西去。

研究员██████:这就是你们第一次发现异常效应吗?

Rossi先生:他的婚戒消失了。可怜的傻瓜找了几个小时。他到回家那会儿还在找,说着他老婆肯定要好好修理他了。但是,第二天,我们还是继续被好好修理着,唯独Lester的股票涨了5%。这幸运的混账在那天结束的时候只是小有负债。

所以,闭市后我们都在一块傻笑,哈哈,这东西有用,不是吗?圣格林斯潘万岁!Phil冲回家拿来了还包尿布时候赢到的下棋奖杯。第二天,又他妈一场大屠杀,我们看着全版跌幅10-15%,除了Phil的狗屎股涨了1%。

研究员██████:这时候你们就开始定期使用祭坛了?

Rossi先生:并不是。有段时间我们还只是说俏皮话。哈哈,要去拜祭坛吗Dick?你的股票肯定要砸锅!但结果无从否认。每一次有人献上供品,第二天的回涨就如钟表般精准。

然后……然后我想笑话就不再有趣了。渐渐地,我们停止谈论此事,虽然我们还是尽可能经常使用它。头发剃光了要花时间长出来,你知道。过了一个月,我们把它搬到了私人房间。一般锁上,只有我们少数人有钥匙,甚至没让看门人来。如果有人问起,我们就说把那东西扔掉了。

研究员██████:供奉带来的涨幅似乎并不大。这些牺牲真的值得吗?

Rossi先生:对,傻子,你又没直接投资股票。你要等到所有趋势交易者都觉得一个股票要砸,然后才能开始交易未来。时辰好的时候,你可以找到一个暴跌股连带一些傻子,我可以按50比1的赔率给你赌10%的涨幅,至少。

研究员██████:我想就这些了。会有其他人很快来见你。好奇一下,你对整件事有后悔过吗?

Rossi先生:我他妈会吗?

研究员██████:比如,挖你爸妈的坟。

Rossi先生:哦对,我肯定他们肯定挺介意。我敢说他们在墓地里住有好长时间了。

研究员██████:你的手呢?

Rossi先生:听着,如果我开不了门,让管家帮我开就是。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