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199
resized.jpg

回收过程中第一个被详细记录的个体

项目编号:SCP-3199

项目等级:Euclid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活着的SCP-3199个体均用一个Keter级控制室收容在Site-114,其墙壁应被覆盖两厘米厚的耐酸钢。该房间要与二级收容室之间保持两米空间。

二级收容室收容所有SCP-3199活性个体,将其固定在坚固且透明的固态封存块(目前使用丙烯酸树脂)中。

该固体块至少高3米,无时无刻要保证有一名安保人员驻守在收容室外。想获得进入该收容室权限,需要目前Site-114主管处得到八位数密码,并可以得到允许对SCP-3199的外观与行为进行观察。无论如何,都要在收容室角落保持有闭路电视设备进行对其观察。

应定期检查该二级收容室有无损坏。所有活跃性活动都被记录下来,以便通知到目前Site-114的主管。

临时召回程序详见附录3199-03。涉及使用活体SCP-3199的实验,至少两个4级以上人员许可,禁止私自实验。

截止到2017年6月12日,已有4个SCP-3199个体被收容。

描述:SCP-3199是一种未知的起源的有感知能力的类人物种,其组织样本显示了家鸡(Gallus gallus)和黑猩猩(Pan troglodytes)的DNA痕迹。SCP-3199个体无毛,身体表面有一层白蛋白,身高平均2.9米。一个成熟个体体重在780kg左右,其幼崽重360kg。大概是由于SCP-3199生殖周期的性质,SCP-3199颈部有错位现象,并且可以扭转颈部340°。

SCP-3199是伺机而动的捕食者,会攻击未知范围内的距离未发育成熟的幼年个体半径0.6km内的生物。记录显示其平均速度为25km/h。一旦与人类或动物接触,SCP-3199将进行[已编辑],液化内脏和骨骼结构。尸体会被运送到幼年个体那里,以提供幼年个体营养。

观察到SCP-3199个体产生了一个灰白色橡胶外观的巨卵。这些卵通过个体的胃,食道,然后到达口腔,随着一种粘稠的红色物质(最早该物质被认定为某种形式的胎盘,化学解析显示其为一种高腐蚀性物质)吐出。SCP-3199在该过程中表现出极度的痛苦,工作人员将其描述为“和尖叫没有什么不同”。

可能是由于一种生物上根深蒂固避免灭绝的方法,SCP-3199产生它的卵去填补可用空间。该异常性质尚未知晓极限,因此可能会造成LK级物种转化现象。可以简单的终止SCP-3199该过程的进行。然而,彻底根除该过程是不可能的困难的,所有SCP-3199个体(无论年龄)都会在胃里产生卵,这样在任何情况下保证至少有一个个体的生存。

已经证明卵样品具有极大的弹性,在以下情况后不会出现明显损害现象:

  • 极端钝力冲击
  • 周围压力超过180,000 psi
  • 高精密刀片 (锯齿形和非锯齿形)切割
  • 长期接触酸

已提议采用近距离精准爆破,但尚未测试。热辐射会加速卵的孵化,因此爆炸会存在收容失效风险(详见附录3199-04)。

SCP-3199在2017年6月10日发生收容失效事件,将其项目等级更正为Keter。SCP-3199原有的水封方法已解除,改用现在的树脂封法。

附录 3199-01:在█/█/2017,O5-█就SCP-3199发出以下通知:

直到另行通知,所有SCP-3199卵样实验都被严格禁止。因孵化周期被证实不稳定,无法保证大规模的实验,并且随着收容失效的风险逐步提高,O5委员会一致决定,在新的信息未得知之前,禁止测试以从源头上消除风险。我们衷心的感谢您的合作。

SCP-3199在爱尔兰██████被发现,在报道一名身份不明“秃头”生物在茂密的丛林“像女妖一样哭泣”后,派遣MTF Omega-19 “早餐蛋饼”(Omelette)进行调查。两名人员在行动中丧生,他们的内脏和下颚几乎完全溶解。在运输过程中,SCP-3199产生了两个后代,导致另外6名人员死亡。关于SCP-3199的第一例个体是如何产生的,尚未得知。正在对原捕获地点进行彻底的搜查。
(详见3199-02)。

附录 3199-03:34-22-B协议 - ‘水煮’

关于SCP-3199的重新收容。如果发生收容失效,将执行以下程序。

  • 除非另有指示,该站点1级及以上安全许可人员需立即移动到Site-114进行标准封锁程序。
  • Site-114将被A级镇定剂处理过的蒸馏水充满。
  • 地面小组Tango-306-A将被通知派遣去检索任何SCP-3199的卵的个体。
  • 处决任何眼前的SCP-3199活个体,收集其留下的所有卵。
  • 所有卵样将会移到异地临时控制。
  • Site-114将被清空,派遣清洁人员彻底清理该区域。检查完毕前任何破坏Site-114的人员将被逮捕和相应的控制措施。

笔记:一些人员对于scp-3199当前收容失效协议的必要性有怀疑。为了说明这一点,我们有理由相信,液体是SCP-3199异常生殖特性的一个极好的控制器。无论其厚度或清晰度如何,它似乎在液体存在时进入惰性状态。关于这一事有两种说法:
1. SCP-3199对生存的需要导致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不溺死上。我们有可能在它自己的本性中找到了漏洞。
2. SCP-3199认为周围的液体是判定为“全空间”的,因此在被水淹没时不会产生任何幼体。
后一种理论认为要保持更多的水,因为SCP-3199在水下时似乎完全不活动。 现在,我所相信所有我对于Site-114所说的内容,至少有一个一致遏制措施以使我们解脱。
-Dr. Watt
12/5/2017

笔记:我希望在SCP-3199保全工作的丧命的人员家庭可以得到补偿。此外,方便的话我想正式要求给所有LCpl Duncan的成员进行B级记忆删除。没有例外。
Dr. E. Ewing
Site-114 Director

附录 3199-04:实验记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