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200
research.png

SCP-3200的地图, 由世俗科研权威所发表。所有点均代表在异常内的恒星/银河。

项目编号: SCP-3200

项目等级: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 目前的主要收容措施为寻找能够减缓SCP-3200扩张速度的方法。因为任何可能的解决方案,无论是永久性还是暂时性的,均尚未被发现,所以任何相关的潜在研究课题目前正在开放征集中。

基金会附属研究员已被适当地安排在了世俗研究机构中以确保抑制任何对SCP-3200本质的探究并同时独立进行对该异常的研究。

对帕鸟-9(Peregrine-9)考察队成员的救援尝试当前尚未被纳入考虑。

描述: SCP-3200是一个空间区域,目前的直径是三亿光年,位于大约赤经14h 50m和赤纬46°。通常被世俗科学家称为“牧夫座空洞”。

目前,SCP-3200的确切性质尚不明确,因为绝大多数对于该异常的相关研究是由已停止的帕鸟考察项目所完成的。已正是因此,对于SCP-3200的具体运作机制有着相当可观量的争论,但以下几个定律被大多数人认为为准确的。

  • SCP-3200代表着一个特别淡薄的(并有可能是开放的)时空区域,这使得通过SCP-3200进行跨宇宙接触成为可能。
  • 该异常在以10光年每年的比率向外扩张。
  • SCP-3200的扩张表明了一个UK级宇宙崩溃情景的可信威胁。

所有其他有关于SCP-3200确切性质的观点均应被认为是高度臆测的,希望获得更多有关于该异常信息的研究员可以参考以下关于SCP-3200的汇编报告。

历史: 该异常是由注意到该空间区域所拥有的银河数量明显小于正常预计的空间区域的银河数量的世俗科学家所发现的;该注意的是,一个与SCP-3200相似大小的空间区域应包含2000个银河,而SCP-3200仅拥有60个。

当时正在对太阳系外异常进行研究的Site 118的基金会研究员注意到来自于SCP-3200的修谟指数飙升,但是并无法确认对此的任何原因。之后关于SCP-3200的研究并未被深入进行,直到2008年帕鸟考察队的启动。

帕鸟考察队任务说明原文

随着我们的应用科学部门成员发展出了日新月异的科技,我们经常会提出各种在以前从未被设想过的先进用途。

由基金会研究员所制造出的第一个时间槽向我们展现了时间是可以被操控,减缓,甚至在不同的观测角度下保持不变的。 因此,我们的目标是通过将改造过的时间槽设备运用在基金会最新的太空行动中以便更加深刻的了解非地表异常们。

通过加快我们计划中的航天器上的航天员们的时间(相对于我们在地球上的),我们即可做到向许多遥远位置的太空旅行。时间槽允许我们维持一个同时对于我们和考察队中的航天员们的时间的自然流动,也会保持着在任何情况下因果关系的存在。那么要做的便仅仅是维持人体冷冻到他们预计的旅行长度,启动我们的改造时间槽,以及在达到目的地之后叫醒他们,均发生于我们所使用的时间框架之内,且不违反任何因果关系。

小规模测试已表明我们可以通过利用这些节省能量的离子推进动力航天器,在仅仅数月内,将研究员们送达至百万光年之外并且返航。这将使我们能够大大提高对太阳系外异常的认知。

-Dr. Aleksey Dimitrov

对于这项为研究太阳系外异常的试验科技的批准启动了帕鸟远征队以收集更多关于其他几个不同的太阳系外异常。SCP-3200被选择为帕鸟-9远征队的目标,于2010年十一月29日启动。

astronaut.jpg

帕鸟-9的成员,从左至右: 亚历山大 莫罗(Alexander Moreau), 米克海尔 库兹尼索夫(Mikhail Kuznetsov), 以及 托马斯 休厄尔( Thomas Sewell).

帕鸟-9 远征队 详情

目标: 进行对于SCP-3200本质的研究以及探明异常高的修谟指数的源头。

成员: 任务指挥/领队 米克海尔 库兹尼索夫; 机械工程师,研究员 亚历山大 莫罗;天体物理学家,研究员以及外太空收容专家 托马斯 休厄尔。

航程详情: 任务将会从11/29/10持续至11/29/16. 对于时间槽使用航班时间将会占据大概四年的任务时间,届时成员们将会接受人体冷冻。

于2/28/16,基金会回收了一个来自帕鸟-9的航天密封舱,其中包含被修改过的原帕鸟-9航天飞船的数个段落。从胶囊中发现以下整合的相关日志以及记录。完整报告可通过向计划主管申请获得。

记录日期: 2/1/13

录像开始

库兹尼索夫被看到在调整摄像头,同时其他的成员正在从人体冷冻中苏醒。

莫罗: 这样,我们和家乡之间就多出7亿光年了。对我来说啥感觉都没有啊。

休厄尔: 有点害怕,有点惊讶。所以这是不是确凿的表明我们已经进入那异常了?

库兹尼索夫: 回答正确,我倒也没感觉出有什么不同的。

莫罗: 看眼外面吧。

莫罗拿起了相机并显示了太空船外部的景色。那是一片漆黑,没有任何可见的恒星或银河。

莫罗: 这看起来就吓人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三人保持沉默.

休厄尔: 你们觉得在这么外面的地方能有什么东西?

库兹尼索夫: 谁知道呢?我们来干的活就是要搞明白它嘛。

录像结束

记录日期: 2/2/13

录像开始,看到库兹尼索夫坐在摄像头前方。

库兹尼索夫: 这里是帕鸟-9任务的领队米克海尔 库兹尼索夫。开始进行第一天的任务报告,我们这已经碰上了个硬茬。我们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证明以及测量地球边上的卫星所接收到的异常修谟指数,但是我们的康德计数器在此似乎并无法正常运作。这里,我们所读到修谟指数波动频率以及幅度极高,不论是从接近零到荒谬的上百。但如果说我们跑出这么远却因为个山寨康德计数器…呵。这得是什么样的悲剧啊。

看到库兹尼索夫顿了顿,然后望向观察口外。

库兹尼索夫: 不过,感觉这块地方总是…有点古怪。我们会继续进行更多研究的。我想,今天就先说这么多吧。

录像结束。

记录日期: 3/13/13

录像开始,看到三名成员全围在某种像是盒子一样的东西。看到库兹尼索夫正面对着摄像头。

库兹尼索夫: 所以,我们今天醒来时看见外面有个盒子。

莫罗: 在这毛都没有的太空外面飘来飘去。就那么待着。

库兹尼索夫: 我们刚刚才回收了这个东西并且现在就要打开它了。诸位都别怂啊,没啥大不了的。

紧张的暗笑声从众人中传来,库兹尼索夫站到弹出口旁。莫罗将盒盖小心地打开,并看了进去。

莫罗: 这是个额…CD。我们该不该跑一下?

库兹尼索夫: 来呗. 用个隔离了的电脑,什么也没连着的。

莫罗运行了CD,其则在电脑上打开了一个视频。随着库兹尼索夫点了点头,他点击了播放。

视频播放出了库兹尼索夫领队的模样,坐在摄像头前。

库兹尼索夫: 卧槽?

视频-库兹尼索夫: 这是帕鸟-9任务的领队米克海尔 库兹尼索夫。第35日的报告。依然没有任何减缓异常增长速度的迹象。我们也依旧没能获得任何有用的数据因为我们还是没办法把我们的计数器弄好。一样,我们会看看我们能做什么,为了我们每个人的利益。此致。

视频到此结束。

录像结束。

记录日期 3/21/13

录像开始,看到库兹尼索夫又一次坐在摄像头前。

库兹尼索夫: 这是帕鸟-9任务的领队米克海尔 库兹尼索夫。对第47日的任务进行报告。在过去一周左右的时间里,我们已经收到了12多个关于我所讲述异常情况的录音。

库兹尼索夫叹了口气,看到挠了挠他的后颈。

库兹尼索夫: 我们还是没有向答案靠近一步。所有其他版本的我自己看起来都比我知道的多那么一点,因为他们都提到了有关于停止SCP-3200的事。要是现在这版本的我能有他们知道的一半就好了…嘿。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没有的,康德指数器还是无法工作。还是不知道为什么。

库兹尼索夫向后靠去,挠了挠脸。

库兹尼索夫: 莫罗认为我们是看到了来自于其他宇宙的东西,这也就解释了那些东西的来由。托马斯相信说在这异常周围的现实有什么东西不对劲,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康德指数器不工作,但对于原因我们则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总结起来就是:我们有的就只是一大堆啥也不是的东西和一堆问题。今天就这些了。

录像结束

记录日期 8/6/13

录像开始。看到库兹尼索夫把头扣在双手中,抬起脸并望向摄像机。

库兹尼索夫: 今天标志着我们回收了第38个有关于我自己的录像带。我们已经弄到了38个不同的密封舱,每个都含有我自己对着摄像头讲话的录像带,就像我现在这样。但他们没一个是一样的。在每个视频里,我都会穿不同的衣服,日期是不一样的,我有不同的发型,各种各样的变化。而我则一点都不知道这该死的是因为什么。

库兹尼索夫倾入摄像头

库兹尼索夫: 使我最担忧的是我们还没有任何有关于SCP-3200在干什么的详细信息。我们很确定这是一片奇怪的时空之类的地方;莫罗坚持认为说这里的时空极为细薄,并允许了宇宙之间的接触。但除此之外,我们根本就是不知道这里在发生什么。更糟的是,我们开始发现的不再只是密封舱了…比如说尸体之类的东西。我的,休厄尔的,莫罗的,和一些其他我从来没见过的人的。有的密封舱使用了我从未见过的科技,甚至是其他的我完全无法理解的鬼东西。

库兹尼索夫打了个颤。

库兹尼索夫: 这里的什么是非常不对劲的。它感觉像是本来就放错了地方。它没有所属的。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我们能在这找到的。今天就到此结束吧。

录像结束。

于9/7/13,库兹尼索夫领队在试图回收另一个录影带时突然消失。他在两天后也就是9/9/13重新出现,极度脱水且虚弱。其他成员报告称库兹尼索夫在其进入昏迷之前录下了这段信息。

我们真是愚蠢。这虚空并不是一片时空被破坏了的地区;它即是那撕裂的源头本身。时空自己正在将它自己分裂而我们看到的则是来自过去与未来的每条时间线的回响。

时间是一条衔尾蛇,一次又一次的吞噬着自己,仅为再度重生。

我已看到一切。过去我们试着阻止它的每一次时间,过去我试着阻止它每一次时间。以及未来。这发生了一次又一次,直到我们弄明白了。

一遍又一遍又一遍的往复,我们试了又试又试的修复着它。所有时间被糅合回了一起直到我们成了唯一的存在,紧接着一切又化为乌有。撕裂在现实的每一处上开了越来越多的洞,而异常的出现也越来越快,收容仅仅是在拖延着那不可避免的逼近。那不可避免的对蒙尘石板的清洗。

我看到了所有的时间线。而我们还没能阻止它们中的任何一个。

Bogoroditsa.1 我们已没入深渊,而以上帝为证,它憎恨我们。

这是保存在太空密封舱中的最后一份记录事件;鉴于帕鸟-9的原定结束日期已过,远征队被判定为已丢失。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