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23
uhhDc.png

SCP-323 in a temporary testing chamber.

项目编号:SCP-323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323应该被放置在91号站(Site 91)的一个17m x 17m x 3m的混凝土控制单元里。对象应该被限制在房间中央的一个体积为一立方米,拥有8.8cm厚透明装甲的容器中。容器内衬有安装了电子锁的单向绝缘板。容器应该被从内部照亮,同时其周围要保持较暗的环境,以增强单向绝缘板的效果。该房间需要不间断的远程监视,所有的活动迹象都应该被上报。

除了检查限制措施的完好性之外,任何人员不得进入SCP-323的控制单元。限制措施应该每隔一周被进行检查,任何损坏都应该立即得到维修。所有进入SCP-323的控制单元的人员都应该由一名武装的保卫人员陪同,并且不得停留四十五分钟以上。SCP-323周围所有的语言和文字交流都应该用除英语和法语以外的语言进行。

当SCP-323突破收容并且有SCP-323-1实体形成时,人员应立即从91号站点疏散并封锁设施。在部署远程单位消灭SCP-323-1实体后,武装人员可以进入设施重新建立对SCP-323的收容。

描述:SCP-323是一具未知的鹿科动物的头骨。长55cm,宽27cm,高31cm。从scp-323的左右两侧各长出一根高35cm的鹿角,尖端间距46cm。SCP-323体现出户外暴露导致的损坏痕迹,包括腐蚀斑、伤痕和风化。其顶部脱色且缺少一块下颚骨。头骨的背面存在一个近似居中的椭圆形缺口,高25cm,宽23cm,通入内部16cm。该缺口体现出被工具雕刻的特征,或许为石器造成。

SCP-323展现出对听觉、触觉和视觉刺激做出反应的能力。测试结果显示SCP-323拥有近似于其他鹿科动物的视界,并且对50m之外的视觉刺激做出了反应。 对象对一些特定人员的针对性,多次突破收容的尝试和对英语或法语的使用者的暴力反映暗示其拥有一定程度的智力,然而这一点并没有得到验证。

SCP-323能够进行一定程度上的运动,特别是小规模的动作和震动。在多数情况下,对象仅会在受到不同刺激时发生运动,例如在有人员在其收容室中时,会在被碰触或转动时移开。同时SCP-323也表现出了做出更加大幅的动作的能力,例如刺向其周围的人员和再三的试图突破收容装置。

SCP-323能够在周围其大约15m的范围内施加一种影响力。在此范围之内暴露约一小时以上的个体会产生食人的冲动和暴力的爆发,并导致判断能力被削弱。大约74%的个体在达到此状态后会试图将他们的头部伸进SCP-323背面的缺口里,并设法使他们的口部不被遮盖。如果个体无法做到这一点,则会在周围的坚固处打磨自己的头部,直到个体的头部能够与SCP-323背面的缺口契合、个体失去意识或是个体死亡。一旦个体成功的戴上SCP-323,该个体将被分类为SCP-323-1。

在佩戴SCP-323后的十分钟以内,SCP-323-1会经历剧烈的物理改变。SCP-323-1会经历快速的脂肪、毛发和色素的流失,随后出现手部末端指骨的断裂,牙齿异常生长和类似冻伤所导致的,皮肤急剧变黑的症状。此外,SCP-323-1还表现出了比普通人类更强的力量和承受痛苦的能力。然而,SCP-323-1对于物理伤害的抗打击能力与其接触SCP-323之前依然相同。
SCP-323-1的新陈代谢会急剧增长,使之需要持续的热量摄入。在没有在执行自卫本能的情况下,饥饿感将会在15到30分钟之内出现。为了维持其加速的的新陈代谢,SCP-323-1会积极的搜索并猎食其他个体。当SCP-323-1无法获得足够的食物时,会尝试以其他方式维持生命,包括减少移动、分配已有食物和自食。SCP-323-1仅以人类为食,据推测SCP-323-1可以通过取食其它食物生存,但是拒绝这样做,即使其够获得这些食物。据悉在追击其它个体时,SCP-323-1偶尔会使用其佩瓦语、波塔瓦托米语、克里语或原个体的母语做出陈述。无法判断这些陈述和关于这些语言的知识是SCP-323造成的异常影响的效果还是它们本身便起源于SCP-323。

SCP-323于09/12/97在加拿大的萨斯喀彻温省拉龙日湖被发现。一个名为██████ █████的未知群体在通过定期的谋杀人类个体并将其作为“缓和剂”饲喂一名活躍的SCP-323-1。调查显示有██人被卷入了事件中,这些人在被审查后被进行了记忆清除,同时一个有关不知名连环杀手的故事被传播出去作为掩护。该名SCP-323-1被怀疑为异常事物,在被运送往91号站点的途中死于饥饿。

已知的死亡人数与SCP-323-1个体的存在时间并不匹配。据推测SCP-323在被收容之前曾产生过多名SCP-323-1个体,然而目前还没有找到有关SCP-323-1寿命的确切证据。

对SCP-323-A的采访记录:James Namagoose,一名参与了为饲喂SCP-323-1进行的谋杀的人员被带来接受关于SCP-323-1的调查。Mr. Namagoose在询问之后和过程中表现的异常平静。

在询问完成,SCP-323被收容之后,Mr. Namagoose被进行了记忆清除并重新送回他所在的群体。

Dr. ███████:请告诉我你的名字。

Namagoose:James Namagoose。

Dr. ███████:请告诉我你在谋杀中参与的内容。

Namagoose:我负责帮助把尸体搬去给温迪戈吃。

Dr. ███████:你对它有什么了解?

Namagoose:有一个克里人的故事,在战争时期,他想要控制温迪戈,从而让他的族人得到优势。那只是个故事,长老知道的更多,但是我们是安全的,所以没有问。

Dr. ███████:你是什么时候遇到它的?

Namagoose:有一天晚上,我听到村子里到处是喊叫声。一个怪人从树林里走出来,在我们面前杀了我们的朋友。有时候它会更多的盯着你,尝试和你说话,而不是杀人。它对我说“pe misto”,“过来吃吧”。它让我感觉骨头都凉了。

Dr. ███████:然后呢?

Namagoose:然后我觉得我好像能听懂它的话,那个温迪戈。我觉得我们可以和他走,就像我们死后都对和他走那样。在我被要求杀人的时候,想着这些能让我平静下来。我没有逃跑。

Mr. Namagoose闭上眼睛,缓慢的呼气,几分钟后他继续了谈话。

Namagoose:我有的时候会看着我自己。我能在自己的意识里听到他的声音,我能感觉到他在用我的眼睛看着我。这让我能看着那些人死去的样子,我希望这能够传给我的家人。

Dr. ███████:谢谢你,Mr. Namagoose。

最终记录:目前与SCP-323或SCP-323-1接触的人员身上还没有发现与Mr. Namagoose类似的精神影响。进一步的研究尚未被部署,然而,鼓励工作人员上报进行与以上两者有关的工作时感受到的任何非典型感受。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