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24-JP
1024-cc-library010000812.jpg

使用火焰喷射器驱逐以后朝向Site-8181方向的SCP-324-JP

项目编号:SCP-324-JP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324-JP生长的地域被划定为Area 324-JP,需在其周围半径1km以内设置围栏,并散播掩盖故事“大规模山体塌方”以使周围居民不会靠近。围栏内需设置5名警卫人员巡逻,一旦发现入侵者应立刻拘留,进行记忆删除后释放到围栏以外。为防止Area 324-JP的面积扩大,每天需派10名D级人员割除至少500株SCP-324-JP。

描述:SCP-324-JP是与普通的向日葵(Helianthus annuus)近似的菊科管状花亚科向日葵属植物。其本体基因未见异常。SCP-324-JP生长在████县████市████山中一片面积约4公顷的开阔小丘上(该地域被划定为Area 324-JP),目前已确认有██████株。

无论季节如何,SCP-324-JP全年都会开花,无论温度和天气如何,SCP-324-JP总是处于非常好的增长状态。没有种子产生,SCP-324-JP会突然从空地发芽并长大,直到它在大约10秒内开花。在其产生时,花盘面向太阳,如果什么都不做,方向就不会改变。每天约有500株SCP-324-JP产生,并逐渐扩大Area 324-JP的面积。如果Area 324-JP内部存在密度小于16万株/公顷的区域,则会在该低密度地区产生,而不是扩大其面积。Area 324-JP的面积一旦扩大,即无法阻止SCP-324-JP产生。即使用塑料圆顶完全遮盖住SCP-324-JP,或在地面设置铁板,亦无法阻止Area 324-JP的面积扩大,唯一有效的方法是每天割除至少500株SCP-324-JP。

SCP-324-JP可以通过从相当于花的根部的花柄切下,或者使用燃烧等方法使其全株遭受80%的损伤来驱除,若一株SCP-324-JP被驱除,其切下的花与残留在地面的部分也马上变成褐色并枯死,失去其异常性。如果SCP-324-JP被通过切断方法驱除,驱除其的人会出现幻听到了从SCP-324-JP传来的各种年龄和性别的人的尖叫声的现象。同时驱逐者为中心半径10m以内的SCP-324-JP会将花盘正对驱逐者并随之转动,每驱逐一株,该范围蔓延10m。只要驱逐者还在该范围内,SCP-324-JP的活动将会持续,而超出范围以外的停止活动,解除该动作则需要经过24小时。

若使用火焰喷射器驱逐SCP-324-JP,其发出的尖叫不再是幻听,而可以被录音设备记录到,这个声音最大可达到110分贝。尖叫声与割除方法驱逐时相同,来自各种年龄和性别的人,随着SCP-324-JP燃烧而持续。一株SCP-324-JP起火后,其周围的植株会立刻伸长其茎,将起火的植株包围而形成半球形穹顶,在该穹顶内形成无氧状态以灭火。该穹顶会在10秒以内形成,并且在灭火结束后恢复原来大小。此外灭火结束后,Area 324-JP内的所有SCP-324-JP将会正对向其纵火的人物。该动作持续72小时,即使纵火者离开SCP-324-JP同样会持续,目前已经确认纵火者即使在Area 324-JP以外███km的地方该动作仍然会持续。

驱逐SCP-324-JP的人物将被其给予负面精神影响,该效果是否与SCP-324-JP有关正在调查中。而通过精神鉴定的结果,进行过驱逐工作的人精神状态已与杀人时期极其近似,此外,通过调查,若原本为杀人犯,或为D级人员,则受到的精神负荷较小。

SCP-324-JP即使不浇水也不会对健康状态产生影响,但若向其浇水,其会上下摇摆叶子、左右摇晃花盘,浇水者亦会出现听到了各个性别和年龄的人的笑声的幻觉,多数情况下该幻觉具有放松的效果。若是一名曾驱逐过SCP-324-JP的人正对之,则不出现该现象。

附录1:观察记录324-JP-A01
日期 内容
20██年7月13日 派出D级人员割除SCP-324-JP。每当割除时,面向D级人员方向的SCP-324-JP的数量就会增加,如果多个D级人员彼此的范围较近,则会朝向更近的D级人员的方向。据D级人员报告,每次割除时都会听到人类的尖叫。他同样报告尖叫声与临死的痛苦喊叫无异。
20██年7月15日 为防止Area 324-JP的面积扩大,前一天在其周围设置了宽5m、厚1cm的铁板。但SCP-324-JP越过铁板包围区域产生,在地面设置铁板只能促进其扩大面积,这一天拆除全部铁板。
20██年7月27日 尝试使用火焰喷射器驱逐SCP-324-JP。结果是在起火过程中山中响起了并非幻听的数百声尖叫,并存有音频记录。未燃烧的SCP-324-JP植株忽然伸长并形成穹顶,并在15秒内扑灭火焰。虽然它们在同伴的危急时刻做出相当敏捷的动作,但被剪除时却不可思议地没有进行任何抵抗。灭火后,所有的SCP-324-JP均朝向使用火焰喷射器的特工██站立的方向。由于此次事件,附近的居民报告“听见了很大的尖叫声”,所幸因为处于山区,只需进行少数人的记忆删除即可。该次事件后禁用火焰喷射器。
20██年7月30日 火焰喷射器事件以后,仍旧有根的SCP-324-JP一直朝向特工██的方向。特工██同样报告“仿佛有很多视线盯着我”,进入神经过敏状态。希望该状况不会长期持续。
20██年8月1日 SCP-324-JP在今日中午时分不再朝向特工██的方向。特工██经心理咨询后返回Site-8181。此处距Site-8181有██km远,但所有的SCP-324-JP均正确地朝向Site-8181的方向。
20██年8月7日 尝试使用大型收割机驱逐SCP-324-JP,由研究员操作收割机驱逐了500株。负责的研究员报告经常有听见尖叫声的幻听,但是实际上并不像使用火焰喷射器时可以听到,驱逐的效率变得更快了。今后可以讨论采用此方法。
20██年8月9日 前天进行SCP-324-JP驱逐的██研究员自杀。虽然SCP-324-JP对其的影响不明,但确实损失了宝贵的研究人员。暂时停止使用大型收割机,仍采取到目前为止的使用D级人员手工割除的方法。
20██年8月10日 在Area 324-JP一部分被塑料薄膜覆盖的地区内部释放了200只菊方翅网椿象1以确认SCP-324-JP对害虫的反应。
20██年8月17日 释放菊方翅网椿象后一周,未观测到SCP-324-JP的变化,不但如此,根本看不见它们的影子。使用害虫驱逐SCP-324-JP的方法失败。
20██年8月18日 今天发现到了SCP-324-JP的新性质。D级用提供的瓶装水给SCP-324-JP浇水时,它们发出了孩子似的笑声,高兴地左右摇晃。这笑声好像只有浇过水的D级才能听到。在驱逐结束后,这个D级又一次浇水,但好像没有反应。
20██年8月31日 今天SCP-324-JP的样子很奇怪。今天8:43左右的时候所有的SCP-324-JP忽然全都对着某个方向垂下了花盘,一动不动。然而那个方向并不是D级割除它们的方向。以防万一,要求附近的基金会设施派遣机动部队,SCP-324-JP收容区附近的基金会设施目前处于戒严状态。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20██年9月1日 到现在,SCP-324-JP们还低着头。除此之外的事情还没有发生。失眠的日子好像会持续。
20██年9月2日 发现了一具已白骨化的男性遗体。是在对Area 324-JP进行详细调查时发现的,肉体已经化为尘土,考虑到季节因素大概是在这里很长时间了。遗体穿着破烂的白衣,是研究员吗?很快Site-8181的伙伴们出动并将其回收了,所以不太清楚。另外注意到在遗体被移出Area 324-JP时所有的SCP-324-JP都是朝向它的,这次它们都低着头。
20██年9月3日 SCP-324-JP们的反应回到通常状态。但是,本来就很奇怪。现在虽然认为那个白衣男子可能是原因,但是没有关于遗体的详细情况上报。不管怎样,暂时还是保持戒严状态吧。
20██年9月10日 SCP-324-JP无变化,本日起解除戒严状态。

附录2: SCP-324-JP被发现后的20██年9月2日,在Area324-JP中心地带发现一具已白骨化的男性遗体。遗体穿着破烂的白衣,白衣胸口处刺绣着日本生类创研的logo。白衣存在多处弹孔与血迹,对应部位的肋骨也被子弹击碎。此外遗体曾被多次移动过,一些骨头已经缺损。此外在白衣的口袋里发现一个钱包,钱包当中有若干现钞与一张照片,照片内容为SCP-324-JP和一名给SCP-324-JP浇水的正在笑着的男子,背面有使用标签打印机打印的日期、检材编号以及手写的文字,其内容如下:

20██年4月12日 实验体 A-010-D21
 
求求你 不要杀了这些孩子们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