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257
3257Suitcase.jpg

SCP-3257,其上的标签已被移除

项目编号 #: SCP-3257

项目分级: Safe

特殊收容措施: SCP-3257应被收容在Site-77的一个保险箱内;所有SCP-3257-B的实例都应被保存在Site-77的一个人体冷冻柜中。人员在涉及SCP-3257-B的实验中必须身着I级生物防化服。
为了使SCP-3257-B与西斯廷大教堂的交互实验或对SCP-3257-A的采访更便捷,基金会与教廷和罗马市市议会合作在西斯廷大教堂的地下建造了临时实验室3257(Provisional Experiment Room 3257 ,PER-3257)。PER-3257具有通风设施,且可通过一条位于意大利罗马的地下通道到达。使用PER-3257的申请需从基金会在教廷的联络人处获得批准。在实验或采访得出结论后SCP-3257-B需被送返至Site-77。

描述: SCP-3257是一个银色的塑料旅行箱,其上的标签写明它位于梵蒂冈城内的西斯廷大教堂。SCP-3257的内部一片漆黑,凭视觉无法看清箱体最深处(即使用额外光源照射)。

SCP-3257-A是附着在SCP-3257上一个有智慧的意识体,在SCP-3257被打开时能以人声说话。SCP-3257-A无法感知SCP-3257受到的视觉或听觉刺激。SCP-3257-A所说的语言为曼德语,法语和拉丁语。

SCP-3257-B是天主教法国-马里教派的一名神父Dominique Dubois被重组的身体。Dubois最近被查明在2013年██月██日于一次由伊斯兰教极端组织█████发动的恐怖袭击中失踪1

SCP-3257-B中的一切器官均无正常功能,即使它们属于一具无异常的人类身体。SCP-3257-B在最初被发现时为骨骼碎片,皮肤及其余各种组织碎块的混合物(详见报告)。SCP-3257-B在接近SCP-3257或西斯廷大教堂时会分别展现出两种不同的异常特性。

SCP-3257-B的任意碎块(无论体积)均可被完全放入SCP-3257内,并会在进入的过程中逐渐消失。除此之外,SCP-3257中的SCP-3257-B碎块不会增加SCP-3257及其余内容物的总质量。此效应对任何非SCP-3257-B的物质均不适用,即使它们被固定在SCP-3257-B上。

若在SCP-3257内装有SCP-3257-B的碎块时将其打开,上述碎块将以3.5m/s的平均速度弹射而出。当SCP-3257内SCP-3257-B的总体积大于SCP-3257的体积时这个速度将指数增长,在此情况下SCP-3257-B会进一步碎裂。而在西斯廷大教堂中时SCP-3257-B碎块将自发地漂浮至空中并彼此连接,重组成Dubois的身体;最后上述碎块将通过细胞增殖来修复之前遭到的损伤,同时有无异常的白烟产生2。白烟的体积随教堂中SCP-3257-B碎块的总体积增加而增长。

此外,在西斯廷大教堂时SCP-3257-B受到的刺激可被SCP-3257-A感知。此效应可以使基金会人员与SCP-3257-A的交流更便利。以下是SCP-3257-A的一些语言内容:

3257F.jpg

Dominique Dubois

天主告诉我我会在本笃十六世(Benedict XVI)退位之后成为教皇。我并无冒犯之意,但他这个年龄的欧洲人普遍缺乏信仰。显然火炬应被传递给更有资格接过它的人。我一开始还不确定,但后来我看到我主直接降临于我面前。很少有人能获此殊荣。

我脑海中甚至有了几个即位时可用的名字。天主建议我考虑考虑它们:亚历山大五世(Alexander V),犹金五世(Eugene V),洪诺留五世(Honorius V),阿纳斯塔修斯五世(Anastasius V)。看上去五是我的幸运数字。

我只是需要些时间。我知道我在一个箱子里。这样不太舒服,但我不在意受这点苦。教会的领导人们总要经历许多挑战,现在轮到我了。 一旦我到达西斯廷大教堂,我就将浮现在众人眼前,立于红衣主教们中间。当然了,我不是红衣主教,但乌尔班六世(Urban VI)也不是。 我很确定他们会将此视作奇迹。我将对他们讲述我漫长而艰苦的人生历程,包括主如何任命我领导他的信徒,将我直接带至梵蒂冈。他们可以怀疑我,但他们不能怀疑主。主对我承诺过的。

报告: SCP-3257在2013年██月██日于马里廷巴克图市被发现。它原本被█████成员所持有,但他们在保护SCP-3257时被击毙。马里国家警察认为SCP-3257内有█████在马里北部进行恐怖活动时所需要的工具而将其打开,SCP-3257-B在此时高速弹出,造成█人死亡,██人受伤。基金会根据关于SCP-3257发出人声的记录成功将其截获。

附录 3257-1: Site-77主管Shirley Gillespie和基金会在教廷的联络人█████ █████红衣主教(即后文中的 PoI-32125)的电子邮件通讯记录。

我查看了最新一批在CODE HEAVENLY PEARL KEY下清点的SCP,其中SCP-3257位于西斯廷大教堂,因此我认为这件物品和那些被称作SCP-3257-B的物件(事实上应该说是“整个SCP-3257-B”)应该立刻被带到西斯廷大教堂进行进一步研究。来吧,我们就别浪费时间了。

愿主与你同在
█████ █████红衣主教
教廷联络人

致█████红衣主教

谢谢您的提议。但考虑到枢机会将要就教皇选举举行秘密会议,我们将在新教皇当选后再进行实验。除此之外,我们在这里还应该保持极度谨慎。我们尚未知道这项异常会在西斯廷做什么。

Dr. Shirley Gillespie
Site-77 主管

Shirley,别管枢机会了,我坚持认为你应当允许将这件SCP带来。

█████ █████红衣主教

即使PoI-32125坚持要求将SCP-3257送至西斯廷大教堂,他并没有更多的举动。

PoI-32125在新任教皇弗朗西斯 (Francis)于2013年3月13日当选后撤回了他的请求并向Gillespie主管表示了抱歉。相关电子邮件内容如下:

致Shirley

我为之前的几封邮件感到抱歉。你是对的,你的团队应当遵循收容协议。说实话我也不清楚是什么让我在那是时提出要求要把一个我们对之知之甚少的物体放到枢机会的秘密会议上展示。我大概只能怪罪自己的年龄还有我那糟糕的健康状况3

再见了。

愿主与你同在
█████ █████红衣主教
教廷联络人

至2014年██月██日,PoI-32125已在美国南部的██个地点被目击到,这些地点或与第五教会有关。进一步调查仍在进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