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284

项目编号:SCP-3284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当前没有有效收容SCP-3284的方式。工作人员们可将自己的收容措施提案上交至高级研究员Anna O'Neil博士进行审查。根据O5指示,否决取消项目Keter分级的建议,直到设计出有效的收容方式为止。

在未进行实验时,SCP-3284应放置在Site-272的303K号收容室内的锁箱中,同时指派D级人员轮班看守,单次值班时间不超过5小时。

描述:SCP-3284是一颗直径约为2.5厘米、重67克的轴承滚珠。它具有无法以任何方式收容的异常特性。

迄今为止,所有试图控制住SCP-3284的方法都在15分钟内失败了。在大多数情况下,这种失败似乎是自发的。有证据表明,连锁性的故障事件总是出现在实施收容之前。在其余的情况中,即连锁性故障不太可能出现时,SCP-3284将展现出异常的瞬移能力,能够自动出现在收容区外最多10米的地方。

只有SCP-3284本身才具有这些异常效应,因此其他项目或实体无法稳定地通过它来脱离收容。

发现:SCP-3284的异常性质最初是在Site-272对一个实验性收容室进行常规测试时发现的。安装了SCP-3284的门内结构多次出现故障,同时在其他机器上进行的试验也得到了类似的结果。最初,人们认为它的异常效应是导致它所处的机械结构发生破坏性的故障;然而,在对其展开数次收容并且没有动用机械或电气设备时、却仍然持续发生收容失效后,对项目的描述更新为当前版本。

简略实验日志B:更新描述之前记录的原始实验日志已归档于文件3284/04A。当前的完整实验日志可在文件3284/04B中查阅。

实验3284/01B
测试方式: 控制试验。
收容方案:SCP-3284被安装在S272-037号实验性收容室的外部气闸门的铰链上,即其原始位置。
结果:由于先前未发现铰链陶瓷板的开裂,铰链在气闸门关闭时立刻出现故障。派出维修小组拆除铰链时,SCP-3284从铰链上掉落,在地板上滚动到大约3米开外。
笔记:虽然和先前的故障情况不完全一致,但这次测试的结果也符合初次发现时就已经得到的经验。 -Dr. O'Neil

实验3284/02B
测试方式:基础控制程序。
收容方案:把项目锁入一个标准保险箱(密码式)。
结果:约四分钟后,保险箱的密码键盘突然受到一瞬间的电力冲击,导致它接收到输入了正确密码的反应。保险箱的门被开锁的力量弹开,SCP-3284滚落至地板,随后箱门闭合并重新进入上锁状态。现确认电涌是由于键盘内的错误接线造成的。
笔记:目前很难确定SCP-3284的异常性质是否是以某种方式导致了故障,并使它们看起来似乎一直就存在;或者仅仅只是利用了已经存在的故障。 -Dr. O'Neil

实验3284/05B
测试方式:基础控制程序。
收容方案:把项目锁入一个标准保险箱(生物识别式)。
结果:约十一分钟后,保险箱的生物识别扫描仪识别到了一个正确的视网膜并开锁,开锁的力量再次把箱门弹开,随即监控设备记录到了一个金属物体落在混凝土地板上的声音。六秒钟后,保险箱的箱门再次闭合,然后重新上锁。最后SCP-3284被发现位于测试室的一个角落,同时处于摄像头与观察区域的监视范围之外。录像显示,锁被解开之前曾有一只普通的家蝇落在了扫描仪上。
笔记:我进行了争论,也将有关苍蝇的部分写进了报告,但最终还是决定坚持科学的严谨性。苍蝇长得像视网膜或者以某种方式将视网膜标记到扫描仪表面的可能性简直无限接近于零,虽然应该不是绝对不可能。我现在又想到在收容室周围发生这么多机械故障和收容失效的可能性也是一样。更别提还是同一颗滚珠。 -Dr. O'Neil

实验3284/010B
测试方式:观察性收容。
收容方案:命令两名D级人员和两名安保人员在室内对项目进行肉眼观察。
结果:为了测试纯粹的肉眼观察结果,室内的安全摄像头是关闭的,因此所有测试结论全部来自D级人员和安保人员的汇报。现已确定,在大约7分钟后,四个观察者同时移开了对SCP-3284的注意力1,项目在这段时间内瞬移到了走廊上。
笔记:看来即使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物理收容方式也会受到SCP-3284的异常影响。但我想知道它怎么知道它正在被看着? -Dr. O'Neil

实验3284/012B
测试方式:观察性收容。
收容方案:与3824/010B相同。但这次室内配备改造式的隐藏安全摄像头网。
结果:14分钟后,Site-272管理部门的一次临时断电导致摄像机停止工作2.3秒,随后摄像机通过内部电池重新启动。但SCP-3284已经重新出现于一个位于摄像机网覆盖范围之外的地点。
笔记:即使摄像机被藏起来,它们还是被感觉到了。这一系列新实验纯粹是为了测试SCP-3284的感知范围,一旦我们弄清楚如何真正控制住它,或许会很有意义。 -Dr. O'Neil

实验3284/016B
测试方式:现实浓度检测与收容工作。
收容方案:把项目放进一个标准Euclid级收容室内。内有四台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和一台康德计数器。
结果:约2分钟后,收容室的门锁系统和照明系统同时出现故障,在17秒后恢复。在此期间,SCP-3284重新出现在走廊上的一个观察范围外位置。检测表示,在收容SCP-3284之前,项目的休谟指数为51.3、收容期间为50、突破收容后为50.9。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始终保持运作,但没有被激活。
笔记:休谟指数都在标准的现实浓度计数之内,并且稳定锚也没有试图阻止异常事件的发生。这次测试不仅没有帮助我们了解SCP-3284和它的能力,反而提出了更多的问题,更别说在未来可能出现的新问题了。我将要求为SCP-3284的实验和收容预算提供更多资金。 -Dr. O'Neil
否决。这东西确实带有风险,但鉴于它突破收容的范围连10米都没有,这风险很小。 -站点主管Yarborough

实验3284/20B
测试方式:高级收容程序。
收容方案:把项目放进一个改进的Euclid级锁盒,将其放置在一个标准Euclid级收容箱中,并存放在一个的标准Euclid级密闭室内,派出两名安保人员看守。
结果:约10分钟后,所有的机械结构都出现了毁灭性的故障,使SCP-3284完全不受阻碍地滚到了收容室外的走廊里。Thompkins警官和Elwood警官试图阻止SCP-3284,但由于Thompkins踩到了一块先前没有注意到的湿地板,Thompkins撞到了Elwood。二人受到轻伤,SCP-3284直接从他们的身边滚走。
笔记:无。

实验3284/21B
测试方式:极端收容程序。
收容方案:将项目包裹进一块50cm3的混凝土块中,并将其放置在一个改装Keter级收容箱中,再将该箱存放于272-07B地堡的一改装Keter级收容室内,派出五名安保人员看守,同时使用改装的隐藏式安全摄像头网进行观察。
结果:无。该实验根据站点主管的命令取消。
笔记:所有这方面的进一步实验都将被否决。虽然SCP-3284理应被分级为Keter,同时也可以理解,试图控制本质上不可控制的物体可能是一项令人沮丧的任务;但SCP-3284对基金会、对常态或者对人类的威胁并不大。SCP-3284的研究与收容预算将与最初保持一致,建议研究团队进行创造性的思考,而不是提出简单粗暴的解决方案。 -站点主管Yarborough

实验3284/27B
测试方式:持续性重收容。
收容方案:把项目锁进一个非标准Safe级锁箱,放入一个非标准的Safe级收容室。派出一名D级人员看守。
结果:在大约1到15分钟的随机间隔内,SCP-3284会重新出现在收容室内的某观察范围外地点。通过辨认在先前实验中听到的金属撞击地板声,D-22930能够针对每次事件发出报告,并快速找到项目将它放回锁箱。实验循环进行三小时,确认无意外发生。
笔记:看来我们已经找到了一种方法,可以诱使SCP-3284“认为”它已经逃脱,但其实没有。概念上的收容似乎是它的弱点,希望这种情况持续下去,直到我们设计出一个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案。 -Dr. O'Neil

附录3284-001:事故3284/72发生之后,本文档现需修订。当前版本应被视为已过时,直至另行通知。详情可见事故报告3284-72A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