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293
boy.jpg

被收容前的SCP-3293

项目编号:SCP-3293

项目等级:Keter 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SCP-3293被收容于一个标准人形收容间中。由于其过去违反规定的记录及其异常特性,SCP-3293未得到任何标准便利设施。SCP-3293将被置于持续监视之下,并且每天须对收容单元进行搜查。经许可进入的研究员被鼓励拜访SCP-3293以强制其服从规定并保持其精神振作。

发现的任何SCP-3293-A实体必须予以没收并报告给Iles博士。此前的SCP-3293-A实体可以在异常项目E区的502室找到。任何人员计划对SCP-3293-A实体进行研究必须得到Iles博士的许可。

目前的收容程序正在审查之中,在得到伦理道德委员会的批准后也许会进行修改。

更新收容措施:SCP-3293已被无效化。详情见附录3293.4。 原来位于俄亥俄州哥伦布市的Wells一家将继续处于持续监视之下。

描述: SCP-3293是一个六岁的白人男性,原名Cooper Wells,来自美国俄亥俄州的哥伦布市。SCP-3293的异常效果表现在它看起来似乎能够随心所欲地从普通物体中创造出复杂而难解的机器和技术。

SCP-3293被归类为第二类现实扭曲实体,其能力范围仅限于其直接周围1SCP-3293似乎并未意识到其能力的异常性质,也没有意识到其起源; SCP-3293对实际的科学和技术结构了解有限,并不认为其能力是异常的。相反,SCP-3293对各种物体及其用途的想象术语似乎变成了现实,这使得SCP-3293能够创造各种能够无视自身原本结构而按其设计运作的设备。

SCP-3293因它能够轻易创造技术设备,使其能够用很少的资源实现远距离传送,而有突破收容的倾向。然而,由于 SCP-3293总是倾向于尝试返回其父母家中,几乎在每次收容突破事件中都很容易被重新收容。详情请参阅附录3293.3。

附录3293.1:发现过程
SCP-3293是在俄亥俄州立大学内部的基金会特工报告一处哥伦布小郊区出现了不寻常且难以描述的高剂量辐射时被发现的。该事件与来自一个特定家庭的无法解释的能量回馈,使得特工们能够迅速找到并捕捉了SCP-3293。2

附录3293.2:访谈记录
注: 下面的访谈是在实行最初的收容措施之后不久,制定永久收容措施之前进行的。在这次访谈中,SCP-3293给人的印象是它正在儿童日托所中一般。

[记录开始]

Iles博士: 嘿,伙计,你好吗?

SCP-3293:看啊,女士。我做了一台电视。

SCP-3293做出了用一块硬纸板支撑的干式擦除板,上面贴着几块连着一支基金会提供的牙刷上的短短的红纱。当SCP-3293操作牙刷时,该设备像电视一样运作起来。该装置随后被收集用于研究。

Iles博士:哇,Cooper,太酷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

SCP-3293:我把这根电线接到,呃,不是长电线,是短电线,因为我没有长电线,但是我把它接到了咬恐器3上,然后就可以打开它了。

Iles博士:太棒了,伙计。你今天在看什么节目?

SCP-3293:我,呃,我在看阿甘妙世界4

Iles博士:我明白了,酷。Cooper,能跟我说说你那天做的东西吗?

SCP-3293:(大笑)笨蕉刚刚摔到地上了!

Iles博士: 我看到了,是啊。 但是,嘿,你当时做的东西呢? 它是做什么的?

SCP-3293:哦,那是一个饼干提供机。5 我想,"也许我只是想要一块饼干",于是我做了一个饼干寻找机,把它插到一个物品提供机上,做了一个饼干提供机。 但是,但是然后,呃,有个先生来了,他把饼干提供机拿走了。

Iles博士:啊,好吧。 但是Cooper我想知道——

SCP-3293:你认识那个先生吗? 如果他把那还给我,我拿回来的时候会给你一块饼干。那个先生也可以来一块。

Iles博士:当然,但是你是怎么做出饼干提供机呢,Cooper?

SCP-3293:嗯?

Iles博士:嗯,你知道你做饼干不能只用袜子和——

SCP-3293:不,这是一个饼干寻找机,然后我把它插进了物品提供机里。

Iles博士:但是,它甚至没有电源,伙计。

SCP-3293:哦,对哦,我忘记加电池了!只要装上电池,它就会变成一个,呃,啊,嗯。我想是饼干提供机,但是更多的饼干?

[记录结束]

附录3293.3:收容突破

在几次不同的机会下,SCP-3293能够通过创造装置传送出Site-81,或是通过创造装置来强行突破站点安装的安保措施的方式来突破收容。这些装置包括“隐形帽”、“缩小枪”、“曲速毯”和“挖洞鞋”等等。 然而,SCP-3293每次突破收容后都会试图返回其父母Dave和Kathy Wells的家中。

伦理道德委员会最初批准了Iles博士的提议,将Wells夫妇征召为E级人员,以便加强收容,此时Wells夫妇认为SCP-3293目前因身患一种罕见疾病而被隔离。最初,这使得SCP-3293在征召的头三个月里完全停止了任何突破收容的尝试。

然而,在18年2月14日,E级人员说服 SCP-3293试图突破封锁,在收容突破后的审讯中将妄想症和厌倦供认为此次尝试的原因。伦理道德委员会否决了立即处决E级人员的提议,转而选择对Wells夫妇进行记忆消除6,以虚假身份和记忆重新安置他们。

这导致了更多的收容突破,但是SCP-3293仍然遵循最初的突破模式,试图返回Wells家。由于这种行为模式,SCP-3293通常很容易被镇静并重新收容。最终,SCP-3293开始制造装置,使他能够定位父母所在地并以非寻常的方式前往该处,但他们已不认识他且通常会立即通知基金会安插在当地警察中的人员。

经过几次突破收容而被记忆消除后的Wells夫妇将他移交当局的尝试后,SCP-3293的情绪状况开始严重恶化。收容措施的增设加剧了这种情况,特别是在限制它获得任何它可以用来创造异常科技装置的物件的协议生效后。最终,SCP-3293变得孤僻,对基金会工作人员充满敌意,不得不在喂食和睡眠等时段对其使用镇静剂。

Ostermann博士

正如先前收容突破事件表明的那样,SCP-3293对其收容区域内的人员构成重大风险。它已被证明无法适应所在环境,且现在会攻击任何携带临时武器进入其接待室的人员。

在 SCP-3293能够被送往高度安全的keter级收容牢房之前,我建议修改目前的特殊收容措施,以尽量减少收容突破的风险,并通过持续施用镇静剂来在不使项目无效化的同时保持其精神状态稳定:

特殊收容措施:SCP-3293将被收容在Site-81一个经过改装的隔音人型收容间内。该收容间内必须无任何物体存在,包括住宿和所有形式的娱乐物品。不得向SCP-3293任何衣物或其他个人物品,并且其行动必须受到限制。

每日三次,SCP-3293将被给予适宜的食物通过喂食管被饲喂,同时接受镇静注射。进入SCP-3293所在的收容间施用镇静剂的人员必须迅速进入收容单元,以避免SCP-3293以任何形式接触任何用于镇静的设备7。所有进出收容单元的人员必须确认所有设备所在处,以防留下物质材料供SCP-3293操纵。

附录3293.4:无效化

2018年6月17日,在一次例行检查期间,SCP-3293于人员进入收容间准备对其实施镇静时藏在收容间门后,并攻击工作人员。 SCP-3293使用从一名工作人员身上取下的一串钥匙迅速制造了一把临时的电击枪,将两名工作人员击昏。在迷路和虚弱的恐慌中,SCP-3293试图快速创造一个装置来逃出收容区域。收容间内的音频设备录下了SCP-3293在此期间不断重复"回家"的语句。

然而,不知是有意而为还是意外,被创造出的装置开始发出过度的嗡鸣声和明亮的光芒,引起了SCP-3293的显著结构变化。该实体的四肢开始迅速增长,几处地方受到损伤,面目严重扭曲。它的皮肤开始成块脱落,眼睛极度鼓胀充血。它的下颚向下垂去,程度之大似乎其再也无法合上嘴巴了,它的话语也变成了不甚清晰的声音。当时意识清醒的收容人员与这个实体搭话,设法使这个显然处于惊慌状态的实体退回角落中。在其他收容人员进入收容间之前,SCP-3293制造的装置发生了剧烈爆炸,炸死了SCP-3293和负责收容的两名工作人员。

两名收容人员的尸体被按照《基金会议定书》埋葬,而SCP-3293实体的尸体在解剖后被焚毁8

事件发生后,SCP-3293被重新归类为neutralized。

附录3293.5:收集到的异常装置

分类编号 描述 用途 发现地址
3293-A-1 连接在粗钍反应堆上的简易烤箱,主要由空锡罐、一个手电筒和一台没有其他功能的笔记本电脑构成。 一个为SCP-3293提供零食而制造的面包机。 初期收容站点
3293-A-4 一根粘在空火柴盒上的塑料制成的“可弯曲吸管” 。 其作用类似于手持移动电话。 初期收容站点
3293-A-6 一双套在标准床头灯上的棉袜。 制造饼干。 收容间
3293-A-9 三个用鞋带绑在一起,固定在毛巾上的钢制床垫弹簧,用于戴在头上。 远程传送装置。 收容间
3293-A-14 连接在拖把末端的标准凉鞋,末端如剃刀般锋利。 一种铲土装置,似乎可以挖穿任何物质。 收容间
3293-A-21 绑在聚苯乙烯泡沫塑料杯上的一柄塑料勺。 与3293-A-4用途相似,但仅可以呼叫SCP-3293的初期收容站点。9 收容间
3293-A-22 已损毁的未知装置。10 该装置似乎能消除任何经过记忆消除的人类所受的影响,在SCP-3293无效化大约5小时后停止活跃。11 收容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