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SCP-3309 - 化为泡影之时,我们去往何方

SCP-3309:化为泡影之时,我们去往何方

作者:PhamtomGuyFloppyPhoenix does not match any existing user name

这一Skip在论坛上引起了相当大的争议,因为很多人已经厌倦了所有的meta。然而,我继续毫无讽刺意味地宣布,树叶之屋是我最喜欢的书,所以,废话少说,这里就是SCP-3309。


1. 来自超形上学部门的通知

我们在打开它时能够看到一个友好的警告,它面向打开所有试图访问文件的人员,它描述了

一个与多个子叙事层交织在一起的不可预测的叙事异常。

唷!如果“超形上学”这个词还没有给你提示,"叙事"是我们在这里处理故事的一个赠品。Pataphor/pataphysics已经在这个子板块上讨论过了——pata是超越meta的下一个层次,meta的meta,换句话说,我们将在这里遇到真正的奇怪玩意。在基金会的背景下,形而上学关注宇宙的本质,而超形上学关注的是下一个层次,即基金会宇宙甚至它所有的平行宇宙都被限制于其中的那个叙事结构范围内的事实。

(注意,在普通人中,对作品自身媒介的引用通常仍然被称为“meta”。“Pata”,如果你是它的粉丝,它是一个有用的方式,用来描述这一切是如何从基金会的角度出现的——从他们自己内部形而上学的一个层次——如果你不是,它就是一个向读者表明你是多么艺术和自命不凡的方式。就像我之前说的:争议性。)

超形上学部提供了一个接种疫苗,这样你就不会经历“叙述改写事件”。那是什么?一旦我们对异常现象有了一定的了解,解释起来可能会容易一些。所以就此继续:


2. 事物本身

从收容程序中,我们看到SCP-3309影响了其他异常,他们的文档以某种方式涉及其中(因为RAISA认为归档很重要),一旦异常受到影响,他们的人员不仅被重新分配,而且会被就此遗忘。必须完全切断与受影响异常的联系。

异常本身实际上非常简单:在其文档末尾出现一条神秘消息(SCP-3309-1)后48小时,异常就会自动消失。

如果你不是该作者又想重写该文章,可在此帖回复申请。请先取得作者的同意。

好吧。所以在这一点上没有必要拐弯抹角:SCP-3309是SCP wiki的标准删除过程。当一个页面的评分下降到-10以下时,工作人员在论坛上发布上述通知,给它一个小的回复宽限期,并收集所需的工作人员投票,然后这篇不足的文章就消失了。但从基金会的角度来看,在宇宙中,这种异常现象也会就此消失。至关重要的是,它和其他异常现象之间的联系也骤然断裂,这导致人们担心这整个东西可能会破坏他们的网络安排。

但是等等!伦理委员会在某种程度上意识到他们或许可以利用这整个过程。他们决定在SCP-4463上进行测试,这是一个未知过程,它正在慢慢地把亚利桑那州变成一片沼泽。它的文件被编辑成包含大量错误和不一致叙述,你难道不知道吗,整个东西被删除了,甚至没有人记得它的存在。基金会已经成功地将这个系统玩弄于股掌之间,让我们替他们干脏活,3309被重新分类为Thaumiel。

如果这是skip结束的地方,那么它可能已经被删除了。它基本上已经如此:这个想法与旧3991有很强的相似性,在
旧3991中,O5(这点只是暗示)重写了一堆文章,看起来像那种未经论坛成员评价就发布上来的差劲作品1,并促使管理员们删除它们。人们不喜欢这个3991,这点确实是事实。但是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3309已经达到了+1252,这可能和我们的小男孩研究员Smalls有关。


3.你杀死了 Smalls

在道德委员会的测试完成后,作品里有一条身为研究员之一的Adamo Smalls留下的讯息,他似乎对自己所取得的成就深感不安。这对他来说似乎太容易了——所有这些事情都过去了,没有任何后果,除了直接的研究团队之外,似乎没有人记得他们做了什么。他沉迷于那种消失、那种忘却的想法。有些东西怎么就这么消失了。也许任何东西都可以如这样一般,化为泡影。

在他的一位同事注意到研究人员Smalls没有参加测试后不久,他也不再出现在行程表中。而且他的名字也再没有在项目文件中出现过。另一个同事认为,也许第一个同事疯了,因为他们未曾和任何叫Smalls的人一起工作过,从来没有。在你意识到之前,第一个同事也化为了虚无。

看来使用3309可能会有一些非常微小、相当微小的副作用。

研究人员Smalls说到点子上了,你看——一旦异常被删除,它们会去哪里?如上所述,它们在常规删除帖子中被进行归纳/摘录。换句话说,它们最终出现在论坛上。他也是。

一个极度困惑的Smalls在论坛上“醒来”,他似乎觉得这是一种无形的虚无,并开始寻求帮助。管理员立即指责他的“角色扮演”行为,而另一位用户则抱怨meta文章“最近太过时了”。起初,他似乎认为3309抹去了基金会的所有,但后来意识到他才是那个被抹去的人——他的存在主义噩梦成真了。

最后一个帖子选项在底部,已经出现的标题是“除了你自己,没有人真正记得你。”如果你试着输入一些东西,信息的第二部分就会出现:

所以问题依然存在:你值得记住吗?


4. 真正的怪物是我们

让我们倒回去。为什么Smalls被“删除”了?上面那个超形上学部的警告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如此担心并让研究员远离受影响的异常现象?

Smalls很清楚,当异常消失时,它就是这么消失了。它的一切都就此化为泡影,包括人们对它的记忆,因为它从一开始就没有发生。如果一名研究员的大部分职业生涯都花在了这上面,那么这些也会随之化为无形。如果一个研究员的整个职业生涯,他们唯一的记录,全都容纳在一个受影响的异常中……嗯,他们可能有麻烦了。

当然,这不可能是通用的,因为如果没有人能记住或观察到它的效果,就不会有3309的文件。显然,他们已经发现,他们可以通过把人拉出来并转移到其他异常中来“拯救”人们,实际上是将他们锚定在一个“真正的”异常中,防止他们被完全删除。

所以让我们把叙事缩小到Smalls。是什么让Smalls陷入麻烦?你注意到他的研究笔记了吗?……有点花俏?他基本上是把日记记录在官方记录上,这在这里被普遍认为是不允许的。当Calzaroli开始意识到有些事情不对劲时,他将Smalls描述为“我们最杰出的模因学家”,并在他的论坛帖子中确认他有“99%的认知抵抗值”。他也很年轻。对于一个存在主义恐慌的人来说,他仍然相当啰嗦。

Smalls不仅仅是一名研究人员。他是一个玛丽·苏

注意,当他认为基金会消失时,他并没有立刻把它全部描述出来。他看到它的一部分逐渐变暗。但我们知道这一切都没有发生——3309抹去了他,但基金会只缺少了一些琐碎的东西。他真正看到的,是他自己逐渐失去了与这些部分的联系,当他被从这些部分中抹去的时候那些与之相关的概念领域。想象一个像Bright或Clef这样的角色,在wiki中到处都是对他们自己的引用,他们被插入各种各样的文章和故事中;然后想象一下,作为一个社区,我们决定不喜欢这个角色,不需要他,如果我们删除所有对他的引用,wiki会更好。一点一点地,我们找到了他出现的每一个地方,并修改了它们,把他排除在外。

这就是发生在Smalls身上的事情。我们摆脱了他。但如果我们对这种表面上的自负郑重其事起来,Smalls就不仅仅是网页上的一堆文字:他是真实的。我们剥夺了他与现实世界的任何联系,但他的意识仍然存在,它受到伤害,它感到困惑,它不知道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

回顾一下这条无辜的文字,这是最后一条信息,管理员的帖子宣称删除投票已经开始,“意识到你所爱的人会忘记你”。这就是这篇文章真正的意义所在,也是它超越了wiki机制的一个简单的meta噱头,而赋予其额外深度的原因。我们都有生存恐惧的能力,害怕宇宙不在乎你,害怕你最终会化为乌有——这就是俗话说的,当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也离开人世时的“第二次死亡”。那么,更糟糕的是,意识到你的消逝不是因为一个冷漠的宇宙,而是因为宇宙积极地决定没有你会更好。你不值得回忆。你永远并非如此。

这是我们的责任。毕竟,这是整个超形上学概念不可避免的后果:如果我们定位的基金会是现实世界中存在的内部自我的叙述,内部包含着真正存在且能够观察和对叙事反思的人,那么我们就需要在道德上对所发生的一切负责,不仅仅是我们放在wiki但可以编辑其内容以进行修改的内容。3999讲的是当一个邪恶实体掌握了编辑和重新定义的权力时会发生什么;仔细想想,3309几乎更糟,因为没有人有任何折磨Smalls的直接意图。我们只是不再需要他了。我们除掉了他。我们仍然在这样做,每一天,对每一个由一个不受欢迎的差劲作品创造而出的可怜角色。而且他们能感觉到这件事正在发生


太长了,就此结束吧,简而言之:每次你进行meta,神就会杀死研究员Smalls。除非你是上帝,而且你正在这么做。你就是那个怪物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