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310

oldman2.jpg

SCP-3310漂浮在火山口湖国家公园的火山口湖中。背景中所见陆地为巫师岛。

项目编号:SCP-3310

项目等级:Archon1

特殊收容措施:鉴于不可从火山口湖2中移走SCP-3310,收容措施必须集中在防止SCP-3310的移动受阻引发的激活事件上。SCP-3310永远不应从湖中移走,如果它的自主移动受到限制,它应立即被从限制中释放并回到在火山口湖中自由漂浮的状态。

潜伏在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United States Parks Department)中的基金会特工将负责监视火山口湖的状况。他们将负责阻止对SCP-3310任何形式的物理干扰,并防止或减轻任何激活事件。这些人员可以直接从已在火山口湖国家公园工作的公园管理部门员工中招募。

潜伏在火山口湖公园的特工须利用其行政职权来阻止任何形式的潜艇探险活动。如果基金会人员无法完全阻止一次潜艇探险活动,他们应转而避免探险活动中对SCP-3310的束缚行为,取而代之的是鼓励通过其他方法规避SCP-3310所在区域。

如果火山口湖周围出现异常活动或异常的天气模式,潜伏特工将立即确认SCP-3310的状态是否为漂浮且不受阻碍的移动。如果SCP-3310受到阻碍,潜伏特工须立即释放SCP-3310。

若发生激活事件,潜伏特工应搜索任何在事件中具现的SCP-3310-Γ实体,并采取任何必要的手段以阻止上述实体到达火山口湖,直到激活事件终止。

描述:SCP-3310是一个9米高的树桩3,漂浮在火山口湖中4。SCP-3310异常地能够直立漂浮,且在任何特定时间,都有约1.2米高的顶部保持在水面之上。如果将其从水中移出后送回,SCP-3310将自动返回此状态。

在无异常的天气模式中,SCP-3310会环绕火山口湖漂动。对这种运动的限制将导致两种截然不同但可能具相关性的异常现象,称为SCP-3310-Σ和SCP-3310-Γ。此前,激活事件是由于从火山口湖中移出SCP-3310引起的,但最近的激活事件发生在SCP-3310留在湖中时(参见附录-A)。在直接触发条件终止后,这两种异常现象都会消失。

自1894年以来,基金会和美国安保收容倡议已经记录到七次SCP-3310激活事件。

SCP-3310-Σ是火山口湖周围出现的异常天气模式。这些天气模式的性质和强度在不同的激活事件之间有所差异(参见附录-A),但通常似乎是针对或直接阻碍SCP-3310-Γ实体。

SCP-3310-Γ是火山口湖周围地区几种未知实体的具现化形式。在具现后,所有SCP-3310-Γ实体将试图前往火山口湖。在所有已记录的激活事件中,没有SCP-3310-Γ实体成功抵达火山口湖。这些实体行动背后的原因,以及实体抵达火山口湖后的影响,目前还不得而知。(相关理论化的解释,请参阅附录-C。)

SCP-3310-Γ实体的确切性质随着SCP-3310的每次激活事件而变化,但通常被描述为深灰色,半透明的形态。SCP-3310-Γ实体在激活事件间的形态各不相同,但每个激活事件仅与一种类型的SCP-3310-Γ实体相关联。

历史:SCP-3310是在美国安保收容倡议于1894年旨在确认可能有关火山口湖周边地区的“幽灵飞艇”报道时发现的。5美国安保收容倡议(ASCI)人员注意到SCP-3310的异常,并且无意中触发了第一次激活事件。

两年后的1896年,SCP-3310被平民地质学家Joseph Diller发现。他记录下该物体,并向与其同行的测量团队中的其他几个成员提及此事。于1902年,他的调查结果被公布,其中提到了SCP-3310。

作为应对措施,鉴于因地处国家公园内而增强的安全和保护措施将使SCP-3310更容易被收容,ASCI加紧游说活动,推动政府在火山口湖和周边地区建立国家公园。这一行动取得成功,并建立了火山口湖国家公园。

目前,SCP-3310的存在属于公共知识。由于1988年发生的事故,SCP-3310与SCP-3310-Σ事件呈相关性的知识也是众所周知的,但被认为是迷信或巧合。基金会已通过散布误导性信息,以解释SCP-3310不断浮动并保持直立的异常性质,并将阻止任何试图研究SCP-3310和SCP-3310-Σ之间关系的严肃科学活动。

在民间社区中,SCP-3310被称为“湖中老人”,被视作火山湖国家公园中的一个小型旅游景点。SCP-3310已先后在多个新闻和娱乐节目中出现,并且有一定的知名度。

附录-A:已记录的激活事件
1894年9月6日激活事件
原因 SCP-3310被ASCI从火山口湖中移除,当时认为其唯一的异常属性是直立漂浮并位移。
Σ事件 浓雾立即在巫师岛上显现,然后开始迅速蔓延,并覆盖整个火山口湖和周围的森林。
Γ活动 ASCI人员观察到数量不明的人形实体。这些实体的确切外观无法辨别,但被描述为与解剖学上的正常人类存在明显差异。6
重新调整 在观察到火山口湖周围天气模式的即时性异常变化后,ASCI人员申请将SCP-3310送回火山口湖水域。三十分钟后获得许可,SCP-3310被放回火山口湖。一旦SCP-3310处于直立浮动位置,浓雾就开始退回巫师岛。
1900年5月4日激活事件
原因 SCP-3310被ASCI从Crater Lake中移除,以重新记录其异常属性,并制订新的收容策略。
Σ事件 暴风雨云在火山口湖上方出现,产生了异常高的降水量。一小时后,记录到3米(3000mm)的降雨量,导致火山口湖国家公园大规模洪水泛滥。
Γ活动 一个巨大的蛇形实体(SCP-3310-Γ-2)被发现正往火山口湖方向移动。但它无法快速穿过暴雨产生的泥浆。
重新调整 在看到SCP-3310-Γ-2逼近火山口湖后,ASCI人员决定中止测试并将SCP-3310送回火山口湖。SCP-3310在被移出后约45分钟被送回。
1917年8月19日激活事件
原因 SCP-3310被新成立的SCP基金会从火山口湖中移除,以再次确认异常属性。
Σ事件 火山口湖周围的风速开始呈指数增长,在湖周围形成涡旋。当SCP-3310被送回火山口湖时,风速达到每小时120公里,预计在接下来的30分钟内将达到每小时300公里。
Γ活动 一个大型鸟类实体,估计翼展为5至6米,被视为试图飞向火山口湖,但无法在极端空气速度下维持飞行并反复撞向地面。
重新调整 一小时后,基金会人员将SCP-3310送回火山湖。
1945年12月3日激活事件
原因 SCP-3310被从火山口湖中移出,以便在发现巫师岛上的一处铭文后测试其异常属性。(见附录-B
Σ事件 暴风雨云在火山口湖上方出现,并且异常多的雷击开始袭击周围地区。在移出后的一小时内,每分钟估计发生200次雷击。
Γ活动 目击到大量的犬状实体一起奔向火山口湖。大多数此类实体直接遭到相关SCP-3310-Σ事件的闪电打击。
重新调整 一小时后,基金会人员将SCP-3310送回火山口湖。
██日,█月,1988激活事件
原因 平民研究人员将SCP-3310绑在巫师岛的东岸,以便安全地进入火山湖潜水探险。7
Σ事件 当SCP-3310停泊在巫师岛岸边时,暴风雨云就出现了。当SCP-3310被解开后,它们消失了。8
Γ事件 数据删除
重新调整 平民研究人员屈从于迷信说法,并选择解开SCP-3310,而不是按计划继续进行潜艇探险。基金会在SCP-3310周边的安保措施提升。
1996年5月21日激活事件
原因 SCP-3310漂进了自然的暗礁并被卡住了。
Σ事件 暴风雨云出现在火山口湖之上,开始降下冰雹。冰雹尺寸非常大,直径从3厘米到30厘米不等。
Γ事件 一小群共五个血肉实体被发现,估计肩高约2.5米,朝着火山口湖方向行进9
重新调整 基金会外勤人员Lance Owens迅速确定了SCP-3310是异常现象产生的原因,并在激活事件发生后15分钟内成功释放SCP-3310。
2005年7月28日激活事件
原因 SCP-3310被缠绕在火山口湖中的渔网上。有关SCP-3310在此事件发生前不久的情况的更多信息,请参阅附录-D
Σ事件 潜伏人员没有立即注意到天气模式。后来对玛扎马山的地质分析表明,在激活事件发生时,出现了短暂的火山活动。
Γ事件 一个巨大的人形实体,估计大约8到10米高,被发现走向火山口湖。该实体没有受到轻型武器射击的明显伤害,并继续向火山口湖方向移动。
重新调整 基金会外勤人员Lance Owens迅速确定SCP-3310是异常现象的原因,得以在激活事件开始后的5分钟内将束缚SCP-3310的渔网切断。

附录-B:Pangloss的注释
1945年11月30日,在巫师岛上的一块巨石上发现了以下的注释和对SCP-3310的艺术描绘。

一些墓碑标志着死者沉眠的地方,而另一些则是为了束缚住死者。Llao的是后者。
- Pangloss

附录-C:战术神学办公室的报告

mtf.png

由战术神学办公室编写

主题:Llao和火山口湖

日期:1945年12月15日

报告:战术神学办公室的调查表明,Llao是美洲原住民Klamath部落神话中的神明,该部落是火山口湖周边地区的土著居民。在这个神话中,Llao是地下世界和怪物之神,并与天空和动物之神Skell为敌。Llao被描述为已陨落,祂的遗体被封印于火山口湖中。

以下内容是来自Klamath神话原文,已翻译成英文:

Skell和Llao是最强大的神,彼此交战。Skell统治着天空,并统治着动物众灵。Llao统治着地下世界,并统治着怪物群灵。

有一天,Llao和Skell互相争斗。Llao在两者中更为强大,更具攻击性,祂击败了Skell并杀死了祂。祂掏出了Skell的心脏,然后回到了祂的神座马扎马山。

Llao邀请所有的灵体来到马扎马山,以庆祝他的胜利。甚至为Skell效力的动物众灵们也来了。Llao举办了许多比赛和庆典来庆祝这次伟大的胜利。

其中一场比赛是争抢Skell心脏的运动。在比赛期间,动物众灵得以从怪物群灵中偷走心脏。它们带着神的心脏,从庆典活动中逃离。

怪物们试图捕捉动物众灵并夺回心脏。然而,这些动物更快更敏捷,带着心脏成功逃脱了。随着心脏的回归,它们得以进行仪式并让Skell重临。

Skell恢复了生机,再次挑战了Llao。这一次,祂没有输掉并成功消灭了Llao。祂将Llao撕成碎片,然后将它们扔进火山口湖。在那里,怪物们会因相信它们是Skell的碎片而分食掉它们。然而,当Skell将Llao的头颅扔进湖中时,怪物们认出了它。Llao的头颅变成了巫师岛。之后,Skell又将Llao的心脏扔进了湖中。

怪物群灵,在失去主人的绝望中,随风消散,再也看不到了。动物众灵开始以凡人的形态走向世界,他们统治世界直至今日。

此外,战术神学办公室注意到火山口湖周围地区的Akiva辐射水平很高,表明该地区可能存在神性或类似实体。这些读数在最近的激活事件期间飙升,表明当时可能存在活跃的神性实体。

战术神学办公室的官方建议是,应立即停止对SCP-3310的进一步测试,并应尽一切努力防止未来激活事件发生。此外,我们建议应该通过任何必要的方式阻止SCP-3310-Γ实体抵达火山口湖。最后,鉴于对SCP-3310的主动收容似乎对共识现实有害,我们建议将SCP-3310的项目等级从Safe重新分类为Archon。

附录-D:现状

记者:外勤人员Lance Owens
事件日期:2005年7月24日
事件严重程度:
西格玛类型:不定
伽玛类型10不定
事件持续时间:正在进行


我不确定这是不是这种报告的正确格式,但我不确定我该怎么做。这就是我被告知在“老人”被卡住时应记录的东西,但没有人告诉我,如果我需要提交别的东西时我应该怎么做。我只是被告知如何处理3310,这是我与基金会的唯一互动。如果这种格式是错的,我很抱歉。

没有SCP-3310的激活事件,但是在火山口湖周围发生了一些我认为不寻常的奇怪事情。这是一堆你无法确定其意义的小东西,琐事和零碎信息,你知道吗?它正在发生,我觉得我不得不说些什么。

我想我应该从第一件事开始:火山湖周围的天气最近变得异常,即使“老人”在湖中漂浮得很好。没有像西格玛事件那样大范围的现象,这只是一些小事,我不知道它们是否意味着什么。

最近气温很奇怪。上周的一天,气温飙升至华氏90度11,远高于此处的平均气温。温度在那里保持了大约一个小时,然后在我们的气温恢复到华氏六十多度的正常水平。这不是第一次发生这种情况,请注意:几十年来,我们每年夏天都会出现几次这种情况,而冬天则会出现相反的情况。

也有一些奇怪的天气出现。三个星期前,在七月份下了一英尺厚的雪。七月的降雪在这里并不奇怪,但这次降雪比我们习惯的要大很多。我出去找那个“老人”,我发现“他”在火山口湖中间,一路漂来,很正常。雪继续飘落,它似乎是正常的降雪,除了不该在每年的这个时候降下。我一直看着“老人”,“他”一直很好。

我认为可能还有一些与伽玛事件有关的奇怪景象。再说一遍,我想说“老人”在这些目击事件发生时已经安全地进入了火山口湖,而且我们已经证实了整个事件并非因为“他”的自然运动被搞砸了。

自从96年的那次激活事件以来,常能听到狼群在满月下嚎叫。声音嘹亮,你可以在数英外听到嚎叫声。只有一个问题:火山口湖或周围的任何地区都没有狼。在最初的一个晚上,我决定出去看看情况。

我下到湖边,看到几十只巨大的狼,如轿车般大小,齐声嚎叫。它们没有意识到我在那里,只是站在那里,在水边嚎叫。它都是灰色和模糊的,就像Ash向我描述的伽玛现象一样。我回去拿枪,但当我回来的时候它们已经不见了。

从今年夏天的开始,公园里出现一些露营者,我和Ash住在营地,以确保没有任何不良事件发生。那天晚上,我们从某个地方听到了某种低沉的嗡嗡声。露营者说这是一个不明飞行物,但我们知道的它不是。嗡鸣声越来越响,但我们不能离开营地去检查,因为我们必须留意露营者。

嗡鸣声越来越大,然后,一个黑色的物体飞过营地,向远处飞去。我跟着它追赶,而Ash留下来守护着露营者们。我跟踪了它几分钟直到一个无法通过的小径,此时我决定去检查“老人”。

我来到湖边,驾着船,寻找“老人”。“他”在湖上安静地独自漂流。整个场景都很美好祥和,直到黑色物体飞过我们然后坠入水中。这是最奇怪的事情,它没有破坏宁静的水面,只是像撞到混凝土表面一样被反弹出来。没有喷出水柱,也没有爆炸发生。那东西只是又飞起来并离开了。

我不想让自己看似在此得出了结论。我一直没有报告这件事,因为它似乎与“老人”无关。但最近我一直在想——我们真的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对吗?我不知道实验室里是否有一些书呆子能将这整个事件拼凑在一起,就算这么做过你们也没告诉过我。如果Llao正在试图摆脱禁锢,或者正在变得更强大,或者其他什么呢?

我最近看到的东西,似乎表明“老人”未能完成它的工作。我的意思是,十年前有一次完整的激活事件,在它仍然在火山口湖中时发生。我还得知当初ASCII12对它的束缚实验并没有得出一个结论。这或许意味着最近某些事情正在起变化。一系列诡异又轻微的天气扰动,只是表明某些东西正越来越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