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件3333-IV

附录3333.4.I:重收容努力

在探索III的事件后,SCP-3333内的实体(编为SCP-3333-1)杀死或冒充了全部位于临时观察站3333内的人员。没有紧急信号被发出,探索III没有继续便结束。SCP-3333-1实体继续伪装着对SCP-3333的观察和探索,并在一月之内持续申请获得人员和装备。此计策直至一名后勤助理在遇害或被顶替前发出紧急信号后才被发现。再收容队伍抵达SCP-3333,发现其已被完全废弃。超过50名人员损失。

考虑到可能有大量SCP-3333-1实体被释放,包括某些没有冒充为基金会成员的实体,专项特遣队Lambda-1("Haths/Hath Nots")已被创立,对SCP-3333-1展开研究、捕获和无效化。

附录3333.4.II:修订收容措施(当前为2039/04/20)

于2039/04/02,从Williams博士的手机处收到一份加密信息。似乎并不是从SCP-3333内部发来;然而其确切位置无法辨识。

信息内是Williams博士的下列记录,几乎肯定是其在逃离MTFMod-0时记录,信息内容如下,建议慎重考虑后参阅。

Aardman博士

下列内容由Williams博士在SCP-3333在其手机上记录。

[开始记录]

视频开始于探索III之后过了一会儿。Williams博士正在攀爬SCP-3333的梯子,相机在她体侧。她正呼吸粗重,似乎在逃脱什么。可听到下方传来枪声。

Williams博士攀爬约10分钟,然后停下休息。她将相机放在桌上,用椅子挡住了下层的地板门。她坐了下来。

可见她全身是血,面带恐慌,手拿一把枪。她看向镜头开始说话,然后开始哭泣。哭了约一分钟后停下。

Williams:它们抓到我们了。干的太漂亮了。含糊得恰到好处,谁敢和老练的MTF争论夹尾巴逃跑的事?当然我也对他们不太认识,所以有什么不对劲我能和谁说去……

咔哒声传来。有人在试图穿过地板门。Williams拿起枪指向地板。

声音:Williams博士?Williams博士!这里是MTF Alpha-3!我们收到这里发出了紧急呼叫!我们被这里的人员攻击了!出了什么事,博士?[敲打]让我们进来,博士!

Williams:[恐慌]退— [咳嗽]退后!我— 我不会上当!

Alpha-3:Williams博士!拜托!如果你不让我们进入就把你视作敌人了!

Williams:[大喊]退后!

几根手指从地板门下出现开始托举。Williams跑来脚踩手指。一阵压碎声后手指被踩扁,仍然卡在门中。在其从门上往回扯时传出撕裂声。Williams对着门上方开了两枪,拿起摄像头又开始攀爬。

Williams博士攀爬了一分半钟,沿路关上地板门。然后停下呕吐并哭泣了十分钟左右。

之后,Williams继续攀爬了超过12小时直至倒地。她昏迷了约两小时,随后尖叫着醒来。

Williams:[尖叫声]我—还在这里。[停顿]我好渴。[停顿]我应该带上点的。

SCP-3333外部开始下雨。Williams开始发笑。

Williams拿起镜头,走向外面试图饮水。过了一会儿她吐了一口回到屋内。

Williams:咸的。

Williams继续攀爬一小时。

SCP-3333的门传来敲打声。

Williams立即停下拿出手枪。她呼吸粗重,双手颤抖。

又一声敲打从另一侧传来。

Williams转过身,D-4f68a正站在门边。他极度憔悴,靠在门边。他的皮肤干燥、龟裂且溃烂,几乎碎成几片。他试图开门。把手将门锁住,他无法打开。

D-4f68a:[刺耳的声音]让我进来,博!

Williams:滚回去!

Williams从门边退开,用枪指着D-4f68a。他继续推门。

D-4f68a:拜托博,让我进去!外面没水了!

Williams:不— 你不是— 他从来不叫我博!一次都没有!

一阵沉默。

D-4f68a的面部开始完全松弛。

D-4f68a:我从没真正的看过他。从你还是孩子起,我一直觉得你的眼睛很漂亮……

D-4f68a用拳头打破了门窗玻璃,没有流血。他伸进手转动把手,Williams开始射击。D-4f68a开门跑向Williams博士。Williams向D-4f68a开枪五次。一枚子弹击中腿部,他倒在地上,开始在地上翻滚。他的皮肤仅有部分跟随动作,似乎有东西在他体内滑动。Williams又开了五枪。一枪击中手臂,没有流血。他的手臂看起来是平的。D-4f68a试图翻身爬走;他的手臂像橡胶一样扁平地拖在身后,手臂中没有支撑。Williams大叫。在D-4f68a的胸口有一大团扭动物体。D-4f68a的其余身体瘪了下来,完全没有活动。D-4f68a体内发出巨大的拍打声。Williams开枪四次。两枪击中胸口。一阵撕裂声传来,相机掉落在地。Williams继续开枪,弹夹已经射空。一声干脆的巨响传来。Williams捡起摄像机。她看起来面带惊愕。Williams放下摄像机开始呕吐。她再次拿起摄像机,朝向D-4f68a的尸体。有一大团黑色物体靠在破碎的窗户边。其中再往外流出透明的胶状液体。它没有活动,似乎已经死亡。该实体的确切生理难以辨认;它似乎长有厚实的半透明翅膀。一层皮肤掉在地上,已经撕碎。

Williams:这— 这是— [停顿]

Williams博士又一次呕吐。然而她只是干呕了几秒。

Williams:[快速而低声]人心的最深处有一种迷信,关于启蒙和高处,无知和深处。我们在此,在天空的城堡中,在浮空的山上;一座神柱,递归的栈,在顶端我们什么都没发现,一个死掉的世界,未能实现的诺言……[停顿]我只想-我想回家……

Williams继续攀登几分钟,一路锁上地板门。她停了一会儿开始大笑。

Williams:……我终于挺过来了,Annette!我在这里……。Annette……

Williams开始哭泣。

几分钟后Williams镇定下来继续攀爬。大约半小时后,她来到了SCP-3333的顶层。

Williams博士打开手电,照亮了Suntop山瞭望站,没有其他物体可见。没没有声音或外部光源。

Williams:你好?[停顿][大喊]你好?

一阵沉默。Williams声音没有回音。没有回答。

Williams:这上面什么都没有。从来没有。漂浮的文字,幽灵山…哈。不过我居然还指望着。我想。

Williams在SCP-3333顶层走动了几分钟。

Williams:这里就是什么都没有。完全没有。

Williams博士坐下,把相机放在桌上。

Williams:我想喝水。

远处传来脚步声。

Williams:[低语]噢该死……

脚步声逼近。声音节奏凌乱而蹒跚,每一步都重拍着地面。偶尔会停下,发出如同有人撞到家具或墙壁的厚重声音。

Williams:[低声]不,不……

专家0号的躯体出现在镜头中。其肉体发生不规则地拉伸,全身肿瘤畸形;部分肉块已经脱落,显示出其内部空无一物。其头部耷拉,下垂到了胸口。整个身体抽搐着移动,没有目标或方向感。Williams似乎因气味而干呕。

Williams:[大喊]ANNETTE!

实体蹒跚走入房间。Williams开始后退逃跑。实体转身看向脚步方向。有什么东西进入了头部,令其出现结构和外形,抬立起来。其眼耳周边有擦伤。实体试图说话,发出湿腻的咯咯声。

Williams:[大喊]ANNETTE!

Williams开始哭泣。实体将结构从头部移走。内部结构完全崩塌,头颅掉落下来。Williams举起枪试图射击实体。枪没有子弹;Williams仍然试图射击。枪卡壳。Williams继续哭泣。枪仍然卡壳。Williams跪倒在地,丢掉了枪。实体靠近。它走动、移动都很困难;它蹒跚前进,全身肿块畸形。专家0号的躯干在扭动着;如同有东西被缠在其中想要脱出。

Williams:对不起。

撕裂声传来,专家0号的肉体裂开。这对其内部的实体来说很困难;皮肤很牢固,内层的脂肪也很难排开。一根锋利的刺针从裂口中射出,刺穿了Williams博士的皮肤。Williams倒下。刺针似乎含有瘫痪物质。专家0号的皮肤继续撕裂。巨大的黑色实体从中爬出,丢弃了皮肤。其长有厚实透明翅膀,胸口有一巨大的吸盘附肢。它似乎没有任何可见的眼睛。它的皮肤极薄,可见到裹某种粘性流动体液中的器官,但没有骨骼。它靠近Williams,翅膀在移动时发出沙沙声。它触到Williams,将附肢插入伤口内。吸吮和滴水声传来,Williams半流体的器官和骨骼被完全吸出,出现在实体背部,最后只剩一层皮肤。实体仍然与皮肤相连,并弯曲身体滑入伤口内。皮肤随实体调整而抖动。实体填充成了Williams的外形。实体起身,关掉了摄像头。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